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433章人未央,无常爱

三界战神最 第433章人未央,无常爱

    五行始终缺一,天心体内那赤、青、黑、白原来只是昙花再现,全靠阴阳为土,衍生而出的假象。

    杨潇然听闻,站立不稳,要瘫倒,好在天心在一旁将其扶起,她稍作镇定,似乎感觉又有不妥,忙道:“娘娘,若是假象,也不至于坏了五行体的性命吧?”

    未央娘娘道:“五行之体,全凭五行相生相克,假五行始终是假,不能相生相克,只能暂时流转,你说他还有没有性命在!”

    墨灵溪似乎也有所顿悟,她一指天心的满身赤色道:“娘,那天心为何只剩这一身赤色?”

    未央娘娘斜眼看了天心一眼,开口道:“若我猜的不错,他定是为救你们,与那老竹鼠拼命之刻,擅自动了体内假五行,那五行灵力,为保本体不死,既然不能相生相克,便只能一一脱体而出,我观他体内,此刻怕是只剩这离火之精和不散的阴阳九玄,命不久矣。”

    天心本来也只不过顺着这怪人老太的意思,随口一猜,要说自己命不久矣,他偏偏不信,但此时此刻,这未央娘娘于这地底深渊之下,只需一根花白长发,能掐算出自己在灵泉山发生的一切,他哪里还敢大意。

    杨潇然匍匐于地,磕头如捣蒜:“娘娘,真的别无他法,我们不能没有五行之体。”

    未央娘娘摇头道:“你不必苦恼,男人多无情,这小子又是天地罕见,留他性命,不知道要苦了三界多少痴情女,早些归尘化风而去,也是好的。”

    “不,娘娘,天心不会的,他不会的。”

    “没有人不为自己,丫头,当你活到老身这把年纪,便什么都懂了,我曾经也是和一样幼稚,对所爱之人充满信心。”

    未央娘娘眼圈一红,仿佛触动了心事。

    杨潇然还想为天心哀求一条活路,未央娘娘打断她道:“不必多费口舌,我说过无救是无救,眼下我们想要逃离这地底深渊,还须依靠你与小女,这灵元乃灵泉山独有之物,你们可取之服食,炼化丹田之内,可颐养伤势,增补修为,如此这般,我们才能找老竹鼠报仇雪恨。”

    墨灵溪听母亲说的直接,是要杨潇然彻底放弃天心性命,也于心不忍,刚想出言安慰几句她。

    杨潇然已经抬起头道:“娘娘,多谢了,此地安安静静,天心若有我陪他,他一定不会孤单,恕我不能随娘娘心意,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与墨笛先生,不想再有半分瓜葛。”

    话未落,她两眼银光闪闪,在那巨大灵元的映照之下,泪水再也无法抑制。

    天心也跪倒在她的身前,一把将她的双手握在掌心,替她抹去泪痕,安慰道:“潇然,有你此话,我天心一生足矣,我要你好好活下去,老天真要亡我,也需问一问我天心答应不答应。”

    “你有办法?”杨潇然一惊。

    天心笑着点点头道:“这深渊我看也清静,你随未央娘娘和灵溪姑娘先退,留我在此静修几年,若我真是五行之体,又怎能轻易死掉。”

    杨潇然猛的将天心一把抱住,哽咽道:“事已至此,你怎么还能当三岁小孩来哄我,将你独自留于此地,只有死路一条,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记忆之的短缺,没有人会我更清楚;你的对手,也没有人我更明白,他们的可怕。”

    二人说话间,耳边有一道劲风飞过,这地底深渊,密不透气,又怎会有风,双双抬头,但见一柄短刀飞来,不及多想,杨潇然本想挡在身前,只怪她受伤之下不及天心有力灵巧,天心双臂一张,护住杨潇然全身,那柄短刃看似飞快,却只是扎破天心左臂,径直掉落地,看来出手之人意在试探。

    杨潇然见只是一点皮肉之伤,眼神之大为不解,抬头望向飞刀来的方向,原来未央娘娘见地有辰星腰间掉落的一柄短刀,她口真气一吐一呐,有心考较这一对痴情男女。

    当看见他们相互挺身,争先替对方捱这一刀,不由叹息一声道:“难道是我错了,你们真的不惧生死,肯为对方先死。”

    杨潇然抢先出口:“娘娘,世间自有真情,性命又算得了什么?”

    未央娘娘黯然伤神,忽然又重复了一遍:“难道是我错了,不,我不会错的,当年,墨笛他也是这般花言巧语,愿意为我赴烫蹈火的。”

    “娘,你与爹爹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墨灵溪看见母亲痛苦,忍不住轻声询问。

    “他不是你的爹爹,墨笛老贼若配当你的父亲,他又怎么忍心将你推下这地底深渊,喂食水貔貅!”未央娘娘几近嘶吼,神情忽然变的扭曲。

    “娘,你不要生气,我不提他便罢!”墨灵溪连连道歉,被夹于这仇恨间,她无所适从。

    “今日到此为止,我累了,你,扶我休息。”未央娘娘语气大变,对墨灵溪狠狠而道,好似对墨笛的仇恨,忽然之间,全部都转移到了眼前这个唯一与墨笛有着血缘关系的女儿身。

    墨灵溪忙拖着一条伤腿,一瘸一拐的想要前,谁知,未央娘娘一个翻身,她三尺高的身躯化为一道白芒,隐入了那灵元之后,声音才又传将出来:“你一个人进来。”

    这“一个人”所指,场除了墨灵溪,再无旁人,未央娘娘的仇恨,好似由天心与杨潇然生死不弃的那一刻起,突然又被全部逼迫而出。

    墨灵溪扭头望了一眼天心与杨潇然,见二人对她点点头,投来那两道温暖的目光,她心大是宽慰,未央娘娘既然是自己的母亲,那么,又有什么可怕的呢,假如这天地之间,亲生父亲都能亲手将自己推向毁灭,那么,没有什么,是墨灵溪现在所不能接受的。

    对了,还有辰星,她也看见了辰星,也许,只有他,才是真心真意的愿意爱自己,可是,自己偏偏以爱为挟,骗取他那么多的灵元,而又一厢情愿的悉数给了自己所爱的天心。

    爱,为何总是不能完美呢?

    墨灵溪不知道,天地下,只怕也没有人会知道,爱,其实,哪儿有完美,所有能看到的,羡慕着的,都曾经是经过血与泪的洗礼。

    人人都只看到的是美好,忽略的是痛苦,好天心与杨潇然,未央娘娘与墨笛先生。

    有开花结果,必定也有霜打花果落。

    本书来自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