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430章母女相认

三界战神最 第430章母女相认

    东、南、西、北四方禁锢被取,天心稳稳落地,四人齐齐抬头望向那巨大的灵元之。()

    只感觉那如小小黑点般的脑袋,忽然左右摇晃,众人眼前一花,那黑点破出灵元之外,在空翻起一个筋头,伴随一阵似哭的凄厉笑声,有拂面之风刮下,一个身材矮小,好似三岁孩童般大小的东西落地。

    天心与杨潇然等人刚想看个清楚,一点白芒暴起,空化开四道,分射他们而来。

    天心虽然体内灵修不在,但是腿脚尚健,加之离火之精本速度无双,一眼瞧出不妙,鱼跃扑出,挡在了杨潇然的身前。

    只感觉全身一紧,他顺势将杨潇然一下扑倒,想要站起,已经不能,因为全身下下,道道白光前后流动,好似绳索一般,将他团团困住。

    杨潇然惊叫一声:“前辈,你……”便看见了那怪人的模样,她瘦面枯槁,稀松两缕残发,一件破袍遮体,手脚皆被藏在其,那一点白芒,正是她口吐出,此时四人,除了自己被天心所救,辰星与墨灵溪,也被那白芒所困。

    “不错,女娃娃的确是三界绝色,那老竹鼠挑人的眼光,还是有的!”怪人迎着杨潇然的目光,也看清了她的长相,更加看的出,眼前这三人,除了天心还有蹿下跳的本事,其他都是伤残一片,对她毫无威胁可言。

    “前辈,说好的我们帮你脱困,你助我们逃出生天,你何故出尔反尔?”杨潇然哪里顾得对方的赞美。

    怪人盯着她道:“不错,可惜三界之,人心不古,我当日正是轻信了我最信任之人的话,才落的如今这般地步,何况你们,与我非亲非故,我又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故意前来试探我的?”

    天心被杨潇然慢慢扶起,也看清了怪人的模样,他哈哈大笑一声:“夫人,你不必惊慌,我们也是身受那老竹鼠的陷害,你若不信,我也没有办法。”

    怪人面色一变:“小子,你猜出了什么?”

    天心摇摇头道:“也不算猜出,只不过都是夫人句句相告而已,你当日一定是受了墨笛老贼的诱骗,才落的今日下场,我们也正是如此,他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舍得下手,何况我们与夫人你。”

    “亲生女儿?”怪人一声惊呼,忽然扭头朝墨灵溪看去,她自然也是聪明绝顶之人。

    “啊……你……你……你怎么长的与老身一个模样?”此话一出,墨灵溪忽然满眼泪花。

    天心与杨潇然明明看的亲切,这怪人身高不足三尺,且长的有说不出的丑陋怪异,墨灵溪则清新美貌,虽然不如杨潇然般三界绝色,但也是天地之间,一等一的容颜,若说两人长的一模一样,只怕会叫人笑掉大牙。

    但是怪人这一句说出,却无人敢笑,因为所有人的心,都隐隐察觉到了事情的始末。

    “你是娘?”墨灵溪大大的眼睛不敢有一点眨动,生怕错过了什么。

    “你生辰多少,左胸可有一点朱砂痣。”怪人干涸的眼神当,似乎也隐隐湿润。

    不等墨灵溪开口,怪人忽然一张嘴,又一道白芒射出,墨灵溪身的束缚顿时冰解,怪人急道:“你快些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墨灵溪忙一步一步拖着那一条伤腿,往那怪人身旁爬去。

    天心等人大为不解,怪人明明知道墨灵溪有伤,何故她不主动前,偏偏还要墨灵溪自己往前。

    杨潇然出神的望着怪人那空落落的破衣衫,忽然,她伸手一捂嘴巴,低头在天心耳边道:“天心,她被削成了人彘!”

    天心一惊,顿时醒悟,难怪这怪人看的如此恐怖怪异,原来那一身破衫之下,她的双腿双脚,早被人砍去,所以才落的三尺余高,还有一颗戒备之心,不出意外,这该是墨笛老贼的手笔了。

    墨灵溪爬到怪人身前,轻轻为她将自己的胸前衣襟拉开。

    怪人一眼便看到了墨灵溪雪白的胸间那一点朱红点痣:“女儿啊……你果真是我的女儿!”

    “我的生辰是……”墨灵溪小声而道,终于她也放声大哭:“娘,这些年你到哪儿去了,我想你想的好苦!”

    怪人老泪纵横:“女儿,你快些抱抱娘!”

    墨灵溪迫不及待,张开双臂,一把将她的母亲抱入怀,忽然,又闪电般的一把将其放开:“娘,你的手呢?”

    看着墨灵溪惊恐的双眼,怪人咬着那已经出血的嘴唇,狠下心道:“被你爹爹砍去了!”

    墨灵溪又一下瘫倒,她慌忙去掀母亲身的那一件破衫,果然,底下也是空空如也,这老妇,自己的亲生母亲,只有腰以半截,当真活的不易。

    墨灵溪发疯似的,又冲去,深深的将母亲抱紧在怀,久久不愿放开。

    哭的累了,泪也流尽,墨灵溪端详着母亲的脸庞:“娘,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和爹爹,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断腿断臂,削我成人彘,困于这深渊百年,此恨可深,此仇可大!”怪人咬牙,字字吐出。

    墨灵溪不再接话,母子相见,好多事其实不急于一时,母亲受的痛楚,已经太多,让她多在幸福之呆一会儿,也是好的。

    “娘,放了他们吧,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墨灵溪看见了还被缚于地的天心与辰星。

    怪人一一望了他们一眼,开口道:“灵泉山的弟子,我一个也不能相信,除了你,我的女儿。”

    “娘,他们不是灵泉山的弟子?”

    “那他方才口口声声维护墨笛老贼,口称师父,你是我的女儿,难道也来欺我耳聋眼背!”怪人一指辰星。

    墨灵溪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母亲,辰星已经抢先出口:“夫人,我是灵泉山弟子不假,师父与夫人之间的恩怨,我一无所知,夫人因为师父而迁怒弟子,弟子不敢有怨言,但是他们两个,却真的不是我灵泉山的弟子。”

    墨灵溪见关键时刻,辰星居然肯为天心与杨潇然开脱,不由对他投去一眼,这一眼当,既有对他今日的暗赞,也有对他往日的改观。

    辰星看在眼,心美滋滋的,此时已经别无他求,天心方长舍身救杨潇然的一幕,已经让他汗颜,他本来离的墨灵溪也近,偏偏没有那样去做,无形之,天心也在慢慢改变着他,爱,其实无时无刻不在。

    本书来自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