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429章雌雄辨

三界战神最 第429章雌雄辨

    怪人一语道破玄机,众人心这才疑惑渐散。

    一时僵持无语,洞除了灵元泛起的白光,连一点呼吸之声都难听见,怪人打破沉默:“小子,既然你身份不愿与老身说起,也且由你,来,速速替我解了这‘灵元石头蛊’,我好助你们逃离这地底深渊。”

    “我怎么救你?”天心忽然想起,小灵音寺前那两只灵吼必须要自己以本体五行之力,才能解它们“石头蛊”封印,现在只怕自己五行剩一,根本无能为力,何况若自己一出手,还不是向对方表明了他五行之体的身份?

    暗自思量,怪人声音又传耳:“小子,你抬头来看,可看见那东、南、西、北四方之位,分别有多罗咤,毗琉璃,毗留博叉、毗沙门四道暗表,你只需一一取下,我自能脱身。”

    天心朝四周顶望去,果然,四方正位,垂落四条黄布,面隐隐约约写满蝇头小字,亦或画满异形图案,看来,这便是怪人口的四道暗表了。

    “这可如何是好,救与不救,对方身份不明,唯一可以断定的是,他口口声声‘墨笛老贼’,也该是灵泉山的对头,只是,只是……万一他不光只是对头这么简单,更是三界大凶,自己一旦帮他脱困,不说三界日后将乱,只怕眼下一旦翻脸,自己一行四人,皆有伤在身,万万不是他的敌手,到底该怎么办!”天心忧心忡忡,两难抉择。

    杨潇然也有同样的顾虑,他见天心为难,只能出言道:“前辈,你究竟是何人,为何被困于此,还请明示,这样一来,我们救你,也无愧于心。”

    “小丫头,你心眼倒多,老身的身份,又怎好随随便便示人,不过,让我猜一猜你们落此深渊的经过,若我所猜不错,那一定是咱们经历相同,墨笛老贼便是我们共同的敌人,你们救我,也等于自我救赎,何乐而不为之。”

    杨潇然点头道:“也好,那前辈且说说看。”

    怪人略一沉吟,灵元之那一颗小小的脑袋轻点,开口道:“若我猜的不错,墨笛老贼新婚将至,你们当这两个女娃娃,一定也是老贼的妻妾,平日里只怕有些性格,不满他频频放纵,喜新厌旧,多吹了一些枕边之风,想劝老贼一心一意,收起**本性,可惜你们错了,老贼性淫,与生俱来,你们的谏言,只会勾起他的杀心,只是老身有一事不明,往日都是下来一女,亦或一女一男,从未有过两女两男……”

    “你胡说,师父不是这样的人?”辰星忍无可忍,这怪人在墨灵溪面前这般诋毁她的父亲,他一声大喝,出言打断了对方。

    “你是墨笛老贼的弟子?”怪人冷笑一声:“你今日陪葬,定是与这两个女娃娃平日交好,怎么会执迷不悟,还替那老贼开脱。”

    辰星怒道:“住口,你可知道她们是谁?”

    怪人“咦”了一声道:“难道不是你师父待娶之妻?”

    辰星望了杨潇然一眼,咬牙道:“这位杨姑娘,的确是师父新婚之妻,只是这位……”

    “哈哈哈……”怪人忽然狂笑:“原来如此,那老身便明白了,我说怎么今日蹊跷,同时落下两个女娃娃,不必说,原来是新娘子逃婚,旧娘子相助,惹怒了墨笛老贼,逃的好,逃的妙,你很合老身口味!”

    天心也悄悄朝一边墨灵溪看去,只见她暗咬着嘴唇,一言不发,脸色铁青,却听的聚精会神,显然是藏有心事。

    辰星听对方越说越离谱,想要再出言。

    墨灵溪毅然抢先开口道:“辰星,你住口,听他说。”

    “啊!灵溪……”

    墨灵溪打断他道:“你听他说完!”

    因为她的心,已经隐隐察觉到不祥,一生之,她最搞不懂的是,为什么她口叫过的‘母亲’,一直要暴毙而亡,父亲,则一直续弦不断,今日这深渊之下,怪人口,不正是一点一点的,在解她的困惑吗?若是由他口,更能打探到自己亲生母亲的下落,也不无可能,爹爹究竟还有多少秘密不为人知,她决定不再替他遮掩,单单从他小灵音寺,出手伤自己的那一刻,她的心,早心灰意冷。

    怪人仰头笑罢,这才又道:“你们这一新一旧,定是同仇敌忾,惹怒了墨笛老贼,他骗你们今日小灵音寺祈福,你们不知是计,分别带了贴身的弟子前来,谁曾想,正午艳阳过顶,你们于那庙古树前了老贼陷阱,掉落这深渊之下,喂食水貔貅,好在这小子背后有宝,你们才捡了一命,成为这百年以来,唯一水貔貅口下的幸存者,更有机会面见老身,知晓这前因后果。”

    天心听他说完,心忽然明白,这哪儿是在说他们一行的遭遇,明明是“他”自己的遭遇,如今画皮换骨,娓娓道来,但是观“他”境遇,“他”一定不是由小灵音落下,而是被墨笛老贼事先困于此地。

    杨潇然也猜测出其的大致原委,她看了一眼天心,二人相视凝望,同时点头,天心刚想问出他们心的疑问,墨灵溪又抢先出言:“前辈,你是男是女?”

    四人死死的盯着那灵元之,背向他们的那一颗小小脑袋,许久,一声悠悠叹息:“你们猜的不错,老身也曾经是女儿身?”

    “啊!”虽然都早有猜测,此时由对方亲口而出,还是不约而同,齐齐震惊,所有的不明与困惑,瞬间都清晰明朗起来。

    “既然知晓我的身份,小子,你还不动手救我?”怪人又是一声长叹。

    天心望向其他三人,杨潇然与墨灵溪同时点头,单凭对方女儿之身,墨笛结发老妻之名,本该相救。

    辰星虽然还有犹豫,但见墨灵溪允诺,他也只能点头答应。

    天心话不多说,双臂攀爬而,先取东方多罗咤,后取南方毗琉璃,接着西方毗留博叉,最后北方毗沙门。

    四道暗表被一一而取,那黄表落地,忽然皆化为一阵青烟而散,消失的无影无踪。

    本书来自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