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超级神仙书友最新章节 → 第二三零章 冯箩不给

超级神仙书友最 第二三零章 冯箩不给

    袋子之中,是冯坤的私人物品。

    有两三件脏衣服,还有水杯、纸笔,些照片小摆件之类。

    其实办公室里冯坤大部分个人物品,已经被十九局给焚烧处理掉,这种机密部门,出于保密考虑,不可能将个人物品送还给家属。

    当初冯家人就只是接到个冯坤为国捐躯的通知而已,给个证书、笔丰厚抚恤金,就算完事。

    袋子里这点冯坤生前使用的私物,是放在配给他储藏柜里,这才没有被及时处理掉。

    冯箩如葱玉指颤巍巍拿起那张照片。

    这是张老照片,黑白色的画面上,个小男孩笑得正欢,手里拿着条蛇吓唬个小女孩,小女孩咧着嘴抹眼泪。

    就像现在的冯箩,泪流满面。

    冯箩抱紧冯坤脏旧衣服,贪婪嗅着衣服上浅浅汗味儿,那是哥哥的味道。

    “呜哇!”

    再也忍耐不住,从无声流泪,发展到嚎啕大哭。

    边哭,边用小拳拳锤王韬胸口。

    “好宝贝儿,不哭不哭,我疼你!”

    王韬将冯箩抱在怀里,轻轻拍打后背安慰,这个疯婆娘平日里疯癫癫没正行,其实都是掩盖自己对于至亲之人的思念。

    看似大大咧咧,其实生人勿近,拒人千里之外。

    夜深人静时候,也是把思念寄托到撸啊撸游戏中,以沉溺网络的手段,让自己远离悲痛。

    王韬能够走进冯箩生活,除了撸啊撸的联系,更关键是王韬长相,与冯坤有那么三分相似,否则的话,王韬辈子也进不来冯箩这小窝啊!

    呃,虽然科大众多男生梦寐以求能跟冯箩共处室,但王韬真不觉得是什么荣幸。

    脏衣服垃圾满屋子乱扔,bra内衣随处可见,完全不像冯箩展现给外人的性感女神形象,邋遢到要死啊!

    冯箩像只猫咪,蜷缩在王韬怀里。

    那些积淀下来的思念,压得冯箩喘不过气来,看到王韬拿来这些遗物,睹物思人,终于找到个突破口,彻底爆发出来。

    什么形象也不顾了,把鼻涕把泪,嚎啕大哭,哭的都吹鼻涕泡了,在王韬身上抹把,再继续哭。

    把王韬哭的心惊胆战的。

    就那高分贝嗓音,不知道的还以为被入室盗窃然后弓虽女干呢,王韬总担心门被忽然撞开,见义勇为的邻居进门用棍子狂砸自己。

    王韬心里也明白,让冯箩发泄出来是最好。

    轻轻拍着她脊背,抱着这个傻妞。

    这哭天昏地暗,足足哭了半个小时,冯箩才逐渐收了神通,云收雨歇,哽咽啜泣着,大眼睛哭得红肿如桃。

    “姑奶奶,好受点了吗?”

    “哼!”

    冯箩使劲锤了王韬胸口拳。

    王韬咧咧嘴,就冯箩这点小力气,完全没有什么杀伤,反而让人心中荡。

    王韬略微沉吟,还是不愿意打破冯箩最后丝希望,说道:

    “其实,冯坤现在还不定就牺牲呢。”

    冯箩恶狠狠白了王韬眼:

    “你连我哥的遗物都拿回来了,居然还用这种鬼话骗我,到底是安的什么心!哼,别以为我感觉不到,你在想坏事情!”

    冯箩说着,抬起屁股,使劲往下墩了两下。二兄弟就算昂扬坚硬,也终究是血肉之躯,王韬被冯箩墩得龇牙咧嘴。

    疯婆娘不哭了,王韬自然心思转到其他地方,谁让她那么随意,真空睡裙就往怀里钻,那么大领口,衣服弄得皱巴巴,王韬都看到粉红晕色好不好!

    再被冯箩丰满柔软臀部坐着,能没反应吗?

    冯箩脸蛋儿绯红如血,墩了两屁股见王韬凶器没有收敛,也只能无奈接受这种流氓行径。

    此时的她特别想呆在王韬怀中,不愿意离开,索性就坐在上面,巨龙跳跳,感觉特别好玩,居然咯咯咯笑出声来。

    冯箩破涕为笑,王韬心中也轻松些。

    拿出冯坤那枚命牌,珍而重之递给冯箩:

    “小祖宗呀,你看这枚玉牌,是修行界神秘手段炼制而成,能够感应主人生死状态。冯坤的命牌虽然破裂不堪,但也没有破碎,这说明冯坤还活着啊!”

    冯箩眼眸之中升腾起明亮的光芒,那是称之为希望的东西。

    声音都有些颤抖:“你是说,我的哥哥有可能没死!?”

    “是的!”

    王韬无比坚信点点头,虽然心中也不大相信,但死马当活马医,先安慰好冯箩再说。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既然知道是南无派个长老提走重伤濒死的冯坤,那循着这条线索追踪下去,迟早能知道真相。

    “谢谢你!”

    冯箩心神激荡,扶着王韬脑袋,给了个深深的吻。

    唇齿生香,令人流连。

    王韬抱紧冯箩,贪婪吮吸琼浆玉露,冯箩的吻十分香甜,王韬之前倒是享用过,可是出了苏青墨那档子事后,冯箩就再也不给王韬占便宜的机会了。

    欲火焚身,迫切需要发泄。

    王韬自从破了童子身,食髓知味,定力那是大大下降,此时双手再也不老实,深入冯箩睡裙下,抓住两瓣柔软弹滑臀瓣,还要深入。

    “嘤咛!”

    冯箩呼吸急促,目眩神迷,明显也是极为情动。

    但冯老丝儿定力要比王韬强上万倍,狠狠咬了王韬嘴唇口,疼得王韬抖,这才逃出王韬舌头纠缠。

    冯箩撑着王韬胸口,剧烈喘息着,咬牙切齿道:

    “死王韬,你忘了我的话了吗?什么时候我成为你正牌女朋友,才让你任意妄为,在那之前,老娘就是不给你!”

    王韬泪流满面。

    妈蛋,冯箩这个疯婆娘真是太坏了!

    冯箩害怕自己不能坚持原则,忙从王韬身上挣脱下落,坐在旁边,双手抓紧睡裙紧紧捂着双膝,歪着头顾左右而言他:

    “小混蛋,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家过年啊?”

    科大其实已经放假两天,这两天主要是陪着苏青墨参加车展,王韬就暂时把回家这事儿放了放。

    说起这事儿,王韬才想起来火车票还没买呢!

    王韬眼珠转,蓦地想出个好主意:

    “好宝贝儿,我还没有买到车票,不如你把你那台宝马z4借给我开着回家过年呗!”

    蒋璇那辆布加迪威龙太扎眼,开到村里得炸锅,还是冯箩的宝马z4,稍微低调点,比较合适城乡结合部装逼。

    冯箩有点小兴奋,用车威胁王韬远离苏青墨这主意不错呀,若是不离开苏青墨,自己就不借给他车回家啦!

    这个念头仅仅转,就被冯箩放弃,万王韬生气,为了苏青墨宁肯不用车,那自己该怎么办?

    对男人还是不应该逼迫太紧。

    话出口就变成:

    “哦,好吧,反正我过年也不开,就借给你这个小混蛋吧!”

    “小祖宗你真好!”

    王韬抱着冯箩小脑瓜,吻了她额头下。

    最终,王韬还是在冯箩客厅沙发上委屈了晚。

    海拉身体仍旧没有恢复,去那边也是徒增诱惑,干脆就在这承受冯箩这疯婆娘诱惑吧,好歹是分开睡,到海拉那里估计就真的憋不住了。

    第二天,王韬辞别冯箩,开着宝马z4小跑返回科大校园。

    宿舍里另外三个牲口已经回家,空荡荡没有人。

    苏青墨订的火车票是中午发车,王韬直接溜烟儿来到女生宿舍楼下。

    放假时间,有不少男生来帮女朋友收拾行李,宿管阿姨就睁只眼闭只眼,放王韬进入女生宿舍。

    苏青墨宿舍也只剩下她个人,王韬背着苏青墨小背包,双手各拎着只行李箱,不用苏青墨动手,个人就把全部行李搬到楼下。

    苏青墨看到那辆宝马z4愣。

    “这是冯箩的车?”

    王韬顿时觉得浑身汗毛炸,特么的!忘记了冯箩有事儿没事儿爱开车在校园逛荡,大家都知道美女校花老师开辆宝马z4,苏青墨稍微留意,肯定会记得车牌号。

    王韬手足无措不知道该说什么。

    苏青墨粲然笑道:

    “看你紧张的,是她的车就是呗,我又没说不坐。再说了你不是没有买到回家的车票么,正好开着她车回家。”

    苏青墨拉开车门坐在副驾驶。

    王韬有点懵逼,苏青墨真的是进化了啊,之前冯箩多分给她年终奖,安之若素收下,现在见王韬借冯箩车,也毫无过激反应。

    这还是当初那个看到自己与冯箩接吻就悲痛欲绝的苏青墨吗?

    反正总比苏青墨大闹场要来得好,王韬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启动引擎,王韬载着苏青墨驶向京城火车站。

    买了张站台票,王韬大包小包,直给苏青墨送到火车车厢内,找到对应的座位,这才放下心来。等到火车快开的时候,想起来还没有买水和零食,王韬又飞奔到火车站平价超市,用不平的价格买来饮料零食等,放在苏青墨怀中。

    苏青墨笑了。

    挥别苏青墨,王韬哼着歌,飙着车,优哉游哉回到科大,此时校园中人影稀疏,大部分学生已经离校。简单整理行李,吃过午饭,加满箱油,这才上路回家。

    等等,还需要接个人。

    海拉个人在京城,又是刚刚下界不久,许多事情都不懂,王韬有点不放心,还是带着起回家比较好。

    想起老妈给自己安排相亲,万不行就把海拉搬出来顶着呗,王韬还真就不信,哪个相亲女见了海拉还有信心!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