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超级神仙书友最新章节 → 第五十九章 阴差阳错的男朋友

超级神仙书友最 第五十九章 阴差阳错的男朋友

    老爷子左个贤侄,右个贤侄的,王韬还真有点受宠若惊。

    看老爷子皱皱巴巴张老脸,都笑的开花了,怎么看怎么透着股和蔼可亲。跟王韬印象中和学生们插科打诨,嬉笑怒骂的科大扫地僧,差距不要太大。

    老爷子今天精神不大正常啊,所谓有其女必有其父,这笑里有毒啊!

    王韬胆战心惊,小心应付到:“老爷子您有啥吩咐直说,只要我能够做到,那肯定义不容辞。”

    听王韬信誓旦旦的话,老爷子算是有了点谱,怎么说这小子也是对箩箩有意思,以后就是翁婿关系,是家人,见面还得叫爸呢,王韬还能驳了自己这小小面子不成?

    冯老越看王韬越顺眼,年纪小点无所谓,女大三抱金砖嘛,闺女嫁给她,那日子肯定过得红火,尤其是以后自己心痒难耐,想要赏玩这《送子天王图》,乖女婿还敢对老丈人说个不字不成?

    冯老越想越得意,捋着灰胡子,笑眯眯说道:

    “既然如此,那老夫我就厚着脸皮开口啦。《送子天王图》这种奇珍异宝,贤侄你能带过来让老夫欣赏,按理说,老夫就该心满意足了。可是呢,像这种登峰造极的艺术珍品,只看今天晚上,实在是不能解馋。贤侄你看能不能通融通融,将此画多滞留在寒舍几日。三天,三天之后,老夫亲自登门奉还!”

    王韬听这个,脸上露出诧异神色。老爷子挺明白个人,怎么今天犯起糊涂来了?

    冯老看王韬脸色变化,心中咯噔声,凉了半截。

    转念想,这倒也不能怪王韬这小伙子。这种举世珍品,无价之宝,真拿出去拍卖,那就是好几亿人民币起步,岂能轻易借给他人欣赏?

    就算王韬再喜欢箩箩,也不可能随随便便把价值数亿珍宝交给自己啊!

    冯老苦涩笑,这种强人所难的要求,就不应该提出来,搞得现在大家都尴尬,心中生出芥蒂,反而不美了。

    冯老张张嘴,准备说点什么,把这件事揭过去。

    王韬蓦地开口:“老爷子你这不是开玩笑么!”

    冯老苦笑,确实是自己孟浪了。也是自己心痒难忍,见到稀世画作,就如把美酒佳肴摆到老饕面前,心里跟猴抓样浑身不得劲,非得好好享受番不行。

    王韬面露不愉,明显是因为冯老的话超出自己想象,继续说道:“这就是您老的不对了。”

    “是是是!”冯老还能说什么,只得连连称是。

    王韬有点生气:“老爷子您刚才那话,不是明显瞧不起我,在打我脸吗!”

    冯老有点懵,自己提的要求只能说过分,跟瞧不起打脸什么的,并不沾边吧?

    王韬义愤填膺:“您说要把我的礼品奉还,这不是打脸是什么?我王韬送给您的东西,那就是送给您了,您要是对我不满意,直说便可,说什么三天之后送还给我,这不是在侮辱我吗?”

    冯老傻眼了。

    田亮和田大磊也傻眼了。

    王韬这傻逼是发烧烧糊涂了吧?田亮虽然不晓得《送子天王图》真迹的具体价值,但大小也是个富二代,从小耳濡目染,也比较关注国际上古董文玩拍卖信息,没办法,有钱人圈子玩的就是这个。讲真,字画这玩意完全不如撸啊撸好玩,但田亮处在这圈子,为了不让人瞧不起,多多少少也了解些信息。

    齐白石的副《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曾经拍下四亿多人民币价格,而《送子天王图》其名声与艺术价值,可是和《清明上河图》都不相上下,真拿出去拍卖都是以亿起价,成交价十几亿几十亿都不稀奇!

    就是这么副稀世巨作,王韬这煞笔,真的要白送给冯老头儿?

    田亮完全理解不能,就算冯箩是他妈金逼镶钻,也不值这个价吧!

    田亮田大磊父子二人,看傻逼样看着王韬。

    相比二人,冯老作为这幅画作的馈赠对象,更加震惊!

    冯老浑身颤抖,好不容易扶着桌案坐到太师椅上,颤巍巍拿起茶杯,抿了口正宗的雨前西湖龙井,喝到嘴里却感觉跟白开水样,还不小心呛了口。

    “贤侄啊,你说实话,你这幅画,是不是在家里偷出来的?家里大人知道吗?”冯老眼神复杂,颤抖着问王韬。

    在老爷子眼中,王韬已经化身为京城超级巨富世家的公子哥,穿身地摊破烂都是为了低调装逼,跟冯箩好上之后,为了哄女朋友高兴,就把家里珍藏的画卷偷出来,估计根本就不知道这幅画的价值吧!

    王韬被问懵逼了,实话实说道:“老爷子您就爱开玩笑,我爸妈哪懂得啥字画啊,您放心吧,这画不是盗墓倒斗,不是走私偷渡,绝对是正经途径得来,您就放心大胆收下吧!”

    王韬这都解释好几遍了,冯老还是不敢相信。

    冯老内心也是矛盾重重,既想日日夜夜观摩欣赏,又着实没有魄力收下如此无价之宝,挣扎了又挣扎,最终还是说道:“不行,这礼物太贵重了,贤侄,你的心意我心领了,但是这《送子天王图》,你还是自己好好收好吧!”

    “这……”王韬也是左右为难,讲真,王韬知道古董文玩很值钱,从吴道子手中拿到这幅画的时候,心里估摸着顶天几百万吧,只要把冯箩这疯婆娘哄高兴,让她能不虐待自己,花几百万也是值得的。

    但听到老爷子说出价值几亿起步时,王韬是真心动了。

    吃土穷的苦,别人不知道哇!

    为了几万块钱奖金,王韬被冯箩奴役了多长时间啊!

    为了句必有重谢,王韬帮了美女总裁蒋璇多少回啊!

    可是赚钱真的好难!王韬到今天还欠着大熊千块钱呐,分钱难倒英雄汉啊,好几亿得是多少钱啊,有了这钱,老子立马迎娶白富美出任ceo走上人生巅峰啊有木有?有木有!

    大声说出来有木有!?

    呃,不过这事儿吧,最好还是得跟冯箩这女魔头商量下。

    “老爷子你等下啊。”

    王韬溜烟儿跑出书房,在厨房外探头探脑,冲冯箩招手。

    冯箩莫名其妙,举着两只湿漉漉白皙手掌走出去:“干嘛?”

    “那啥,小祖宗诶,我送了礼物你老爹执意不要,我能收回来吗?”王韬瞪着眼睛,萌萌哒脸期待。

    冯箩根本不上当:“我老爹喜欢吗?”

    “喜欢。”王韬不敢撒谎。

    冯箩眼珠瞪,似嗔似怒:“喜欢你还收回来,是皮痒痒了还是下半辈子想当太监?”

    王韬哆嗦,又溜火烟儿跑回书房。

    “老爷子,您不用推辞了,只是幅画而已,在我手里是明珠投暗,在您手里才能展现出它本身的魅力啊!”王韬大义凛然挥手,其实心在滴血,老子的好几亿软妹币啊!“既然送给您,我是不会收回的!”

    冯老莫名其妙,王韬这跑进跑出干嘛呢?还是连连推辞:“不行不行,要是别的东西也就算了,这实在是太贵重了。”

    “什么太贵重?”原来是冯箩看王韬神色有异,跟着王韬过来,这婆娘就是霸气,双手叉腰,“爹你就收下吧,这画再贵重,有您闺女贵重吗?您就放心大胆收下,王韬敢崩半个不字,老娘我……呃,看我不收拾死他!”

    既然连冯箩都坚持,冯老也不矫情了,畅怀笑:“好!那这幅画就暂时保管在我这里,等你们大喜日子,我再当做嫁妆还给你们!”

    “爹,你说什么呢!”冯箩跺脚,又跑回厨房去了。

    王韬更是懵逼,怎么回事,就是幅画而已,怎么连大喜的日子都出来了?这老爷子跟冯箩个德行,喜欢乱抓女婿么?话说当初冯箩就是抓自己当男朋友挡箭牌拒绝田亮,难道老爷子也是玩的这手?

    冯老倒是不以为意,王韬对冯箩言听计从,为了她连如此无价之宝都能送出,想必是爱到极深,冯老收下礼物,那就表示他接受了王韬。

    旁边田大磊和田亮老大没趣。

    这怎么没两句话,田亮这个冯老认证男友就被王韬给取代了呢?而且步登天,连大喜的日子都出来了。

    不过田氏父子也这没话说,田大磊扪心自问,王韬要是拿着价值十好几亿的《送子天王图》给自己下聘礼,就算没闺女,田大磊也能将儿子田亮嫁给他!

    看看王韬的画圣真迹,再看看自己拿来的那副清代摹本,就好比坨屎跟颗大钻石摆在起,田大磊脸蛋子火辣辣,很不是滋味。

    打从刚才起,冯老就直跟王韬寒暄,把田氏父子晾在边早就忘了。

    “咳!”田大磊轻咳声。

    冯老这才想起来田氏父子还在,拍脑门:“你看我这记性,怠慢之处,大磊你可不要怪老师啊!”

    田大磊哪敢不满,看着儿子可怜巴巴的小眼神儿,觉得还是得抢救下,田大磊字斟句酌:“老师,您看小箩和犬子两个?”

    闻弦音而知雅意,冯老和煦笑,隐晦说道:“感情这种事呢,还是要年轻人们自己拿主意,咱们这些当家长的老头子,就不要操心了,大磊你觉得呢?”

    田亮听了这话,登时脸如死灰。

    他追冯箩最大的倚仗,就是冯老从中撮合二人,冯老撒手不管,冯箩这贱货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只知道围着王韬转,还有什么机会追求到她?

    田亮对王韬的恨意,愈加深刻。

    田大磊见冯老就子女婚事上打起太极,知道儿子田亮基本已经出局。这事儿其实也没多重要,成了的话亲上加亲,能成为自己工程的助力,不成嘛,儿子英俊帅气,咱田家又不缺钱,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田大磊把这事放在边,开始说起正事:“冯老师,我跟您提过的,把科大后山那块地买下来开发,您考虑的怎么样了?”

    冯老脸色肃,知道正题来了,田大磊八面玲珑,肯定不会无事献殷勤,说到底还是为了拿地的事:“你拿那块地,是要建个温泉度假会所?”

    “是呀。冯老师,不是大磊我破坏教育事业,我也是没办法,京城近郊,单单科大后山那块有温泉。再说了,建成的会所紧邻科大,也能为科大提升关注度,来会所的都是些达官显贵,以后科大要拉个赞助什么的,也更方便不是?”

    冯老神情严肃道:“大磊啊,这件事我考虑过了,我不能答应你。”

    田大磊明显猝不及防,略怔愣,随即哀求道:“冯老师,你得帮帮学生啊,上下的关系我都打点好了,就差您这科大校长点头了,您可不能卡住我啊。”

    冯老苦口婆心道:“不是我故意卡你,大磊啊,你建那会所是什么性质,咱们心里都明白,大学校园旁边有这么个销金窟堕落洞,很容易把学生引导上条歧路啊,老师我作为科大校长,教书育人是我的本职,我怎么能故意给学生们设置诱惑呢?我不能答应你。”

    田大磊不愿放弃,摆事实讲道理地哀求。

    冯老就是不松口,这是原则问题,肯定不能因为点儿师徒情谊就改变初衷。

    两人正僵持着,冯箩在客厅喊道:“老爹,饭菜好了,都赶紧出来吃饭!”

    冯老立即站起来,绝口不提会所拿地的事,哈哈笑:“不说公事了,大磊,小田,还有王韬,咱们都出去,先吃饭,先吃饭。”

    田大磊跟儿子对视眼,儿媳妇儿泡汤了,跟冯老谈话也不欢而散,爷儿俩都没有呆下去的,田大磊当即告辞道:“冯老,我们爷俩还有点私事,就不叨扰了,这就告辞。”

    道不同不相为谋,冯老也不拦着,将书桌上那副前清摹本《送子天王图》收起,重新放在礼品盒中,递给田大磊:

    “这礼物太贵重了,老头子我不能收,你们还是带走吧!”

    田大磊爷俩再次面面相觑,见识了王韬的吴道子真迹《送子天王图》,再推让这幅赝品,那也忒不识情趣,当即默默收起礼品盒。

    宾主互相客套,将田氏父子送出门外,二人坐进辆宝马七系,灰溜溜离开了。

    车厢内。

    “这个糟老头子!”后排田大磊气得狠踹靠背,“油盐不进,气死我了!”

    “爸,咱们怎么办?”田亮脸色阴沉的能滴下水,王韬所给的屈辱,他日定加倍奉还,“工程进度拖下去,韩少要不高兴了。”

    “哼,活人还能让尿憋死?”田大磊阴阴笑,“我早就做了两手准备,姓冯的老不死敬酒不吃吃罚酒,很快就有他好看!”

    :加量不加价,4000字大章,回馈冷漠灬言情兄弟的打赏,毕竟当时说要加章没有做到!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