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超级神仙书友最新章节 → 第五十七章 鸿门宴

超级神仙书友最 第五十七章 鸿门宴

    虽然不爽,但人家田亮脸皮厚,王韬也没办法。

    “田亮跟你到底什么关系,怎么死缠烂打不要点碧莲呢?”王韬忍不住问道。

    冯箩边画眼线,边郁闷道:“田亮他爸田大磊,年轻时候是我老爹的学生。田大磊这人处事圆滑八面玲珑,这些年跟我老爹断断续续有着联系,逢年过节送点礼啥的。田大磊虽然不是好人,但我爹念着师生情谊,也没生分对待。”

    “然后老娘我不是年龄也不小了么。”冯箩表情特无奈,“老头子直挂念着我终身大事,田大磊带着他儿子田亮去过我家几趟,把儿子推销给我爹,老头子就特热心牵线搭桥,非要让我跟田亮处对象试试。”

    王韬恍然大悟,合着田亮这小子是奉旨谈恋爱,怪不得脸皮贼厚不怕拒绝呢,原来是有老爷子在背后撑腰。

    “老爷子这眼光有点不行啊,田亮那小子坏的流脓,老爷子怎么相中他的?”王韬怀疑起科大扫地僧眼光来。

    冯箩聂斜着眼瞅王韬:

    “田亮虽然有富家大少通病,沾花惹草膨胀自大,但除此之外,人又帅嘴又甜,把我爹哄得很高兴,还很勤快,到我家抢着干活,尤其是追妹子很浪漫,小情调玩的那叫个溜,要不是老娘单纯看他不顺眼,也算是个挺完美的男友。”

    瘪瘪嘴又补充了句:“比你是真强多了。”

    “那你咋还老拒绝人家呢!”这王韬不能干啊,田亮那瘪犊子哪里比自己强了,“田亮那种花心大少,其实就是想占女人便宜,比哥差远了。”

    冯箩噗嗤笑出声,啐了王韬口:“呸!你还有脸说呢,人家田亮追我那么久,连手都没碰下,你这流氓算什么,你就说说还有什么便宜没占过老娘的吧?”

    呃,王韬顿时语塞。

    卧槽,不能跟女人斗嘴啊,跟女人没有道理可讲,王韬干脆不言语了。

    这感觉不对啊,怎么像是自己跟田亮争冯箩呢?

    这剧情大大不对啊,自己只是帮冯箩摆脱田亮的纠缠,可没想过横刀夺爱!自己可还是有个正牌女朋友苏青墨呢。

    呃,虽然青墨没有承认,但岳父大人苏沐风可是在酒桌上语重心长的把苏青墨托付给自己了,还嘱咐自己要在学校好好照顾她呢。

    话说自从青岩古镇回来,自己这些天直忙着校园杯比赛,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突发状况,到今天已经周没有跟青墨见面,还真有点想她呢。

    也是自己这男友不合格,怪不得人家青墨不承认男女朋友关系,这家伙,经常个把星期不联系,哪个女孩儿都受不了这种冷落吧?

    王韬觉得亏欠了苏青墨,琢磨着明晚约出来看个电影啥的。

    到时候能牵着手压压马路,那真是幸福到要死。

    王韬想得出神,脸上漾起微笑。

    突然耳根子疼,冯箩甜甜微笑着,同时死命揪着王韬耳朵:“看你笑得那么浪,是不是又在想苏青墨那个妞儿?”

    “哎哟疼疼疼!”王韬歪着头咧着嘴,知道冯箩这疯婆娘又生气了,“姑奶奶诶,小祖宗,可别拧了啊,耳朵快掉了!”

    冯箩也真是奇葩,看苏青墨也不顺眼,见杨洛依就掐,就这暴脾气,真的适合当名光荣伟大的人民教师吗?

    “哼!”冯箩理都不理王韬,扬长出门而去。

    王韬手忙脚乱锁门跟上去,现在王韬都习惯了,兜里随时揣着冯箩公寓备用钥匙,省得这婆娘发疯有什么突发状况,比如现在,门也不锁包也不拿,甩手就走,还得苦逼的王韬拎包又锁门。

    “哎冯老丝儿,你父母家在哪里啊?”

    冯箩脚踩高跟,还走得贼快,王韬在后面紧赶慢赶,见冯箩也不开自己小宝马,径直往小区深处走,有点奇怪。

    冯箩不理自己,王韬也学乖了,老老实实陪着冯箩走路。

    转过大半个小区,这里已经是小区深处,跟科大校园的野湖已经接壤,湖边上坐落着七八栋苏式小别墅,看样子有些年头了,应该是当年苏联老大哥工程师们设计施工的。

    冯箩径直走进座别墅院内。

    王韬算是明白了,合着老爷子就是住在这别墅内。冯箩公寓和别墅同属科大范围内,步行十几分钟就能到达,冯箩这婆娘居然还搬出去单住,看来独立性很强啊。

    “爸,妈!你们亲闺女来了!”冯箩进门就是嗓子,娇嗔着撒娇。这在大大咧咧冯箩身上,还是挺少见的。

    “闺女你可来了,你是不知道你爸,直在念叨你呢。”人未到声先到,个五十余岁阿姨迎出来,满头黑发精神矍铄,体态还不显老。

    “阿姨好。”王韬恭恭敬敬打招呼。

    冯箩妈也不管亲闺女了,立刻上上下下打量王韬,那模样,活脱脱丈母娘看女婿眼神,看的王韬都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你就是王韬吧?小伙子不错,有精神!”冯箩他妈估计是初步满意,点点头热情道,“快进来快进来。”

    王韬尴了个尬,这感觉,剧情要彻底失控。

    科大扫地僧老爷子正在客厅沙发上看报纸,头也没抬:“来了啊。”

    王韬更尴尬,打招呼:“老爷子好。”

    冯老抬起头,眼神戏谑:“咋样啊小伙子,老头子我打闺女屁股,你看她敢说半个不字吗?”

    “爸!”冯箩横了老爹眼,脸蛋儿绯红,完全没有了妖精似的肆意从容,跺脚,“我去厨房帮妈妈做饭啦!”

    竟然扭头进了厨房,留王韬个人面对险境。

    “嘿嘿。”王韬只能干笑,这尼玛老头子记仇呢,这么快就发难,看来自己免不了血溅五步就此捐躯了。

    王韬还是想挣扎下,忙拿出画轴:“老爷子,我给您带了件小礼物来,请您笑纳。”

    “哟,都知道贿赂老夫了?”冯老笑的很贼,顺手接过画轴。

    老爷子正要说话,串爽朗笑声从门外传进来:“冯老师,大磊我来看您啦!”

    随着笑声,走进个西装革履,身宽体胖秃头大叔,目测五十多奔六十年纪,身边跟着那个青年人正是王韬老仇家,田亮。

    田亮见到王韬这煞神也是怔,没想到会出现在冯老这里,勉强笑,便不再看王韬。

    田亮最近被王韬整的不轻,校园杯决赛被王韬装神弄鬼,吓得屁滚尿流,险些没在对战房里就尿了裤子。

    接着帮韩少泡马子,也被王韬搅局。

    后来跟黑爵士总经理商量着找刑警阴王韬把,也是田亮的馊主意,可惜半路杀出个杨洛依截胡,还让刑警队姓徐的老大不高兴。

    新仇旧恨多了去,田亮恨得牙痒痒,不过暂且先让王韬嚣张,等韩少倒出空来,收拾王韬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敢碰少帅的女人,王韬是真活腻歪了,想必他这种档次的混混,也根本不清楚三环四少是什么境界的存在吧。

    田亮暗暗得意,却不表现出来。

    田大磊几步跨到冯老身边,紧紧握住双手:“老师啊,大磊工作比较忙,不能经常来看您,心中甚是有愧啊!”

    冯老见到田大磊,心情很高兴,老怀弥慰。毕竟,师生场,毕业之后能记得老师的学生,都只是少数。像田大磊这样,毕业几十年还记得老师的学生,更是凤毛麟角绝无仅有。

    这段师生情,颇有古代君子之交遗风。冯老也确确实实将田大磊当做半个亲人对待,否则也不会邀请其参加家宴,更不会把宝贝闺女介绍给田大磊儿子。

    “对了,老师,前段时间我偶然得到件吴道子的精品仿作,找人鉴定过,说是前清位功力深厚的画家作品。老师您也是知道我,上学的时候就没好好学习,哪会附庸风雅收藏字画,左右寻思着,反正留着也没用,这不就特意献给老师您,也算物尽其用,有个合适的归宿。”

    田大磊冲田亮努嘴:“傻小子,还不快把画作献给冯老!”

    田亮手中拿着只精美礼品盒,用缎带系了个漂亮的蝴蝶结,凭这卖相,就比王韬干巴巴攥着个画轴来强,别说缎带蝴蝶结了,连绳子都没拢下。

    田亮似乎才反应过来,忙捧起手中礼品盒,献给冯老。

    得意门生得到画作还能想着送给自己,冯老愈加欣慰,也不接过礼品盒,而是兴致勃勃说道:“走,去我书房,咱们起鉴赏下这幅作品!”

    冯老当先带路,走了两步想起来王韬,觉得不能冷落了他,停下脚步扭头道:“王韬也过来看看吧,长长见识。”

    王韬听这话,乐颠颠跟上去,对于田亮瞬间拉长脸,全当看不见。

    来到书房,冯老随手将手里王韬送的画轴放在边,然后亲手解开礼品盒缎带,珍而重之从中掏出卷画轴。

    王韬看这画轴就愣,这形式尺寸,怎么跟自己送的《送子天王图》差不离呢?

    冯老深吸口气,缓缓拉开画卷。

    还只拉开几公分,冯老就轻轻低呼声:“《送子天王图》!”

    “没错!正是画圣吴道子的《送子天王图》。”田大磊有些得意,精品的《送子天王图》摹本很少见,这件前清仿作,确实是田大磊无意之中得手,虽然是仿作,但画工精湛,几可以假乱真,花了五十多万才买下来。

    冯老拉开五十多公分,摆在书桌中央,拿着放大镜仔细观察。

    “不错,不错!是件精品。”冯老边看,边啧啧称叹,“看这人物线条和用笔,行于所当行,止于所当止,线条流转随心,轻重顿挫合于节奏,以动势表现生气,具有疏体画的特性,是典型的‘吴家样’。”

    王韬三人都是门外汉,哪懂什么艺术?只能啧啧称是,起附和冯老。

    冯老略哂笑,也不再对牛弹琴,把精神专注在欣赏画作上,寸寸抽动画卷,沉浸其中,完全忘记了周围人与环境。

    王韬有点愕然,真是无巧不成书,没想到田大磊田亮投其所好,也是送的吴道子的《送子天王图》。

    不过赝品再好,也终究是赝品,比起画圣新鲜出炉的亲笔作品,那就屁都不是。

    足足十多分钟过去,冯老才粗略欣赏完遍,站直腰杆,长长舒出口气,眉目之间十分满足。

    田亮眼珠子转,就要挑事儿:“冯老,王韬不是也送您副画作,不如也展开欣赏下吧。”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