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超级神仙书友最新章节 → 第四十八章 韬哥被绑架

超级神仙书友最 第四十八章 韬哥被绑架

    冯箩家。

    王韬整夜辗转反侧难以安眠。

    这尼玛,让老子睡沙发也就忍了,但是冯箩那个小妖精,故意诱惑挑逗,简直是士可忍叔不可忍,叔可忍婶也不可忍啊!

    忍无可忍,还是得忍啊……

    王韬迷迷糊糊入睡,隐隐约约觉得冯箩来到身边,性感真丝睡裙,抱着触感半真半假,周边光景似真似幻。

    这玩意,冯箩咋二话不说,钻进怀里就缠缠绵绵呢?

    王韬恍然大悟,哥这是做梦呢!哈哈哈哈,王韬狂笑不止,既然是在梦里,那就没什么顾忌了,三下五除二,就扒掉了梦里冯箩衣服。

    众所周知,般梦里意识到自己在做美梦,有很大几率会马上醒来。当然,如果是个噩梦,那就是日了狗,就算意识清醒也很难醒来。

    王韬可不能浪费机会,万两眼睁大梦醒来,啥都没干成,那可真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是以毫不含糊,扑到冯箩身上,跃枪上马就是干啊!

    正爽了没两下,感觉冯箩压在肚子上咋这么沉呢?

    眼睁,操,醒了。

    王韬无限遗憾,梦里还没爽够呢,咋就醒了呢,肚皮上还这么沉呢,待精神稍微回复,才发现冯箩睡眼惺忪,真骑在自己身上呢。

    不过现实中冯箩远不如梦里冯箩可爱,不给日,还各种挠人欺压。

    而且梦里冯箩是坐在胯上,现在冯箩是坐在肚皮上,王韬被压得有点踹不过气。

    “快醒醒,死王韬,快醒醒!”冯箩还在使劲儿晃王韬肩膀,见王韬睁眼才停手,睡眼迷蒙可怜兮兮,“外面那辆黑色本田还在呢,他们蹲了夜。”

    王韬双眼无神生无可恋,昨晚本来就没睡好,这大早就扑过来把人搞醒,破坏了自己梦里好事,现实中的冯箩,真的是个女魔头啊!

    冯箩忽然皱皱粉嫩鼻头,眼神儿也有了精神,似笑非笑:“王韬你是不是做春萌了啊?”

    “是啊梦到你了。”

    王韬下意识接口,主要是没有留意冯箩在说什么,因为他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自己肚皮上,完全没有刚睡醒时懵逼状态。

    就说冯箩这大咧咧傻妞不会穿内衣吧,丰满的屁股柔软光滑,温温软软坐在肚皮上,关键是还能感觉到点毛茸茸。

    王韬觉得血液奔流加速,二兄弟要抬头啊!

    等等,二兄弟怎么感觉有点湿湿的?

    刚刚冯箩似乎在问是不是做春萌了?好像是做了个美美的春萌耶,把冯箩这恶婆娘压在身下狠狠蹂躏了耶,然后……

    然后就特么遗了!

    似乎真的有淡淡的发射味道呃。

    冯箩抽抽鼻子,瞬间从王韬身上跳下来,眼神玩味,在王韬裆部瞟來瞟去,嘎嘣嘎嘣捏着手指:“死王韬臭流氓,你刚才说什么来着?梦见老娘了,做春萌梦见老娘,恐怕没干什么好事吧?”

    “老娘挠死你!”冯箩也不怕只穿件真丝小短裙会春光大泄,剽悍的再次扑过来。

    “冯箩你讲不讲理,是男人就会做春萌,做春萌就会遗嘛,这是科学常识,你是老师啊喂你应该懂得吧?”王韬连滚带爬躲闪,“哎我说你别再挠脸了行不?上两天挠的才刚结痂……”

    这母老虎张牙舞爪,好不威风。

    王韬怒了,喀啦啦解开腰带,准备慷慨赴死:“冯箩,你给老子助手,你再挠老子就脱裤子你信不信!”

    额擦,黏糊糊真不舒服,王韬是真准备脱掉底裤。

    冯箩脸蛋儿红,分外娇媚,王韬这混不吝流氓范儿,没准真能干出来当面脱裤子的事。

    想想又有点好笑,做春萌梦到自己,没有梦到什么苏青墨杨洛依之类的,说明自己在他心目中还是有分量的,虽然不是什么好事儿。

    这么想,还有点甜甜的。

    手指卫生间,冯箩咬牙切齿:“赶紧滚去厕所,把下面收拾干净。”

    王韬臊眉耷眼,讲真,在冯箩这倾国倾城的女妖精家过夜,结果梦啊遗被事主发现,那真是大写的尴尬。

    任两人平时相处再大大咧咧,那也别扭的要死。

    王韬爆发手速,脱下湿乎乎的平角裤衩,又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穿上牛仔裤,底下空洞洞凉飕飕,还特么真不舒服。

    王韬拎着贴身裤衩,看正面湿了大片,不知如何是好。

    日他妈的,这算什么事?人家女人偷情,把小裤裤随手扔在作案现场,那也叫段风情,自己把射了片的裤衩扔了,那叫变态吧。

    这家伙,难道要拎回宿舍吗?但特么的拎着个沾满小王韬的裤衩招摇过市,被冯箩这女神经拍到,那老子是又要红的节奏啊!不行,得找几个塑料袋包严实了。

    冯箩探头探脑,发现王韬拎着底裤发呆,左顾右盼走进来,红着脸把抢过,看也不看就扔进装脏衣服的箩筐里:

    “脏裤衩有什么好看的,就算你现在洗了也晾不干。”

    王韬懵逼,这是什么鬼?冯箩这疯婆娘居然没有嘲笑自己,反而要替自己洗脏内衣!?

    冯箩脑袋没被门夹吧?这怎么转性了啊,这还是那个最爱看自己笑话的冯箩吗?

    “这件t恤也太脏了,领口都黑了。”冯箩转身到客厅,将王韬穿了周的t恤也扔在箩筐中,然后找出件干净的t恤,扔给王韬,“你先穿我哥这件吧。”

    随即眼神瞟向王韬裤子。

    王韬有点傻眼,冯箩温柔起来,还真是让人战战兢兢的,把抓紧裤腰带:“裤子就算了,现在真空,不能脱啊。”

    “不换拉倒,当老娘愿意看你光屁股呢。”冯箩狂翻白眼,走进卫生间开始刷牙洗漱,边含混不清的说,“那辆本田还没走呢。”

    王韬套上t恤,隐藏在窗帘后,掀开条小缝偷瞄。

    果然,黑色本田安静停在路边隐蔽处,车窗贴着太阳膜,看不清内部。

    王韬寻思着是不是使用千里眼之泪窥探下,想想还是算了。王韬对自己的自制力可是相当有自知之明,只要使用千里眼之泪,那是绝对无法压制偷窥冯箩的,到时候欲火焚身,痛不欲生的可是自己。

    而且王韬也真没把这些跟踪者放在心上,就算不用千里眼之泪,想探虚实,亲自出马就行。

    干脆装作被抓住,看看究竟是谁,搞什么鬼吧!

    王韬好奇心大起:“冯箩,你老老实实在家呆着,我出去故意逛逛。这些人要是冲你来的,估计不会理我,到时候我再回来找你。要是冲我来的,八成会对我下手,我倒要看看他们想干什么。”

    冯箩歪着脑袋在梳头,眼神儿很奇怪:“死王韬,你有把握吗?不行就叫杨洛依那死三八带警察过来吧。”

    王韬怔,蓦地想到,装作坚强无所谓,性格似乎大大咧咧的冯箩,可是曾经失去了哥哥。而她眼中的哥哥,估计就像现在的自己,同样的身怀绝技无所不能,却也因为时大意杳无音信。

    冯箩是为自己担心呢。

    王韬温暖笑,将冯箩轻轻抱入怀中安慰她。王韬能嗅到冯箩肌肤的幽香,妈蛋,冯箩这女妖精真是天生尤物,连感动都让老子玩不了,抱着就想有反应!

    为了防止被察觉,王韬浅尝辄止,放开冯箩:“别怕,我不会有事的。”

    老子背后可是有千千万万神仙撑腰呢!

    冯箩莞尔笑,万种风情,说不上是故意挑逗王韬还是天生妩媚:“我等你回来。”

    王韬不敢再呆,夺门而逃。这特么的再呆下去就彻底陷落了,准得被冯箩这小妖精遛得团团转。

    科大教师家属小区属于老旧小区,没有高层住宅楼,水儿都是六层楼房,也没电梯,只能步步走楼梯。

    楼道中冷冷清清,现在才早晨七点出头,这个年代,七点出门的人不多了。

    这也没什么天罗地网啊,王韬有点无聊,想象中拐角顶出支带消音器的枪管,脸帅酷黑衣人带走自己的情形并没有发生。

    推开早已坏掉的楼道安全门,样的雾霾天空,样的花草树木,鸟啾虫鸣,完全没有什么出奇……

    还没感慨完,安全门外视野死角里,蓦地伸过来条手臂。

    卧槽!

    王韬心中喜,终于他妈来了!

    王韬装作反应不及,被湿毛巾捂住口鼻,心里还有点小担心,这万真被药昏迷,那事情可大条了。

    但是事实证明,老君儿出品的仙丹和瘟神出品的去疫丸质量还是有保障滴,稍微呼吸口气儿,并没有不适感觉,别说昏睡感了,连打个哈欠的感觉都没有。王韬便放心大胆敞开了喘气儿,这药性甜丝丝的,还挺好闻。

    王韬琢磨着自己得配合下,翻白眼闭挺着身子往后躺,这就过去了。

    感觉有人把自己把扛起来,然后开始狂奔。

    分钟后,扛着自己的家伙气喘吁吁问:“白哥,把王韬这小子扔哪儿?”

    闭着眼的王韬心里动,这声音听着挺熟悉啊,是谁来着?

    娇滴滴的男声轻哼声回答:“当然是扔后备箱里,难不成还当大爷伺候着?”

    “快点,别被人发现。”又个熟悉声音,接着是打开后备箱锁的咔哒声,王韬直接被仍旧本田后备箱,箱盖哐声扣上。

    随后车门开启关闭,三人上车,启动引擎,脚油门离开。

    说话声隐隐约约传来,模糊夹杂着窦少什么的,王韬算是想起来了,扛着自己的是窦博成马仔,似乎是叫李勇。另个家伙更是冒充过自己猥亵女学生,当初陷害自己的石牟。

    看来切都是窦博成捣鬼啊!

    窦博成这是记吃不记打啊!王韬气的想笑,这家伙敢跟自己抢青墨,本来就横竖看他不顺眼,好好好,现在主动贴上来找打,这回是得好好教训下他!

    忽然手机震动,王韬掏出来看,是杨洛依微信:“师父,情况怎样,跟踪者走了没?”

    王韬心中动,杨洛依修炼也有段时间了,王韬能感觉到她精气神的明显变化,但具体修为怎样还没有检验,不如趁这机会考核下她的修炼成果。

    王韬回复:“我被绑架了,我发位置共享,速来救为师!”

    :跪求收藏啊~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