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超级神仙书友最新章节 → 第四十七章 局长的愤怒

超级神仙书友最 第四十七章 局长的愤怒

    离开的杨洛依毫不担心王韬安危。

    说实话,杨洛依正琢磨着,万王韬玩的太过火,该怎么给师父擦屁股呢。

    修行了王韬所授秘籍,杨洛依切身体会到,高深的功夫,已经远远超越普通人类认知范畴,甚至那已经不能称之为功夫,称为修道更合适?

    生在警察世家,杨洛依能接触到许多神秘尘封案宗,当时觉得奇诡无解的案件,此时看来,有小半,不过是修道者为之而已。

    还有大半无法理解,想必是自己修行不够,无法触及足够高度。

    杨洛依心中隐隐兴奋,胸臆中有股,修行到更加强大,揭开更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想办法给王韬打掩护。

    这时候就看出有个爹能拼的好处了。

    杨洛依想了想,打电话给吴所长,请假调班,决定回家看看。

    好长时间没有回家,为了师父王韬,多多少少还是跟父亲说点话吧!杨洛依轻轻叹气,她很爱父亲,但还是不能原谅他。

    要不是父亲心扑在工作上,很少关心妈妈,妈妈也不会病逝离开。

    杨洛依心中痛,尽管她内心深处明白,就算父亲天天陪伴在妈妈病床旁,癌症也是无法治愈,但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原谅父亲没有在妈妈最后的日子陪在身边。

    小小的杨洛依,当时独自人,面对妈妈的离开。

    夜深了,蓝白色警车关闭警灯,奔驰在凄冷夜色中。

    大学路派出所,吴所长刚挂掉杨洛依电话。

    杨洛依可是派出所里的姑奶奶,想要调班,吴所长还能说什么?正琢磨着该怎么跟杨大局长打报告,加深下感情,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来电显示是分区刑警队徐队长。

    都是系统内的人,块吃饭喝酒还是有过,多个朋友多条路嘛!但要说有多大交情,那就呵呵了。

    姓徐的这是干嘛呢?

    吴所长不明所以,接电话:“喂,老徐啊?最近挺好吧……哦,是是是,哈哈哈,哪里哪里……我得谢谢你啊!好好好,兄弟我明白,明白……有空起坐坐啊!”

    挂了电话,吴所长抹了抹额头细密汗珠,总算知道杨洛依这姑奶奶又作了些啥。

    这姑奶奶为了那个王韬,居然以权谋私,把杨硕杨局长搬出来,带走刑警队的嫌疑人。

    姓徐的这个电话打过来,倒不是兴师问罪,他也没那个胆子,而是变相邀功,意思是自己把人让给杨洛依,既是卖派出所个面子,更是卖了杨局长个脸面,让自己在局长大人面前美言几句呢。

    当然,吴所长也不指望杨洛依把王韬带回所。为了王韬,都能把关系僵硬的老爹搬出来,就可以看出王韬在她心目中的位置,这时候早完好无损送回家呢,还请假调班,没准正自荐枕席呢。

    吴所长越想越觉得大条。

    杨局长的指示是让教训教训王韬,事儿还没办好,杨洛依这姑奶奶反而越陷越深。

    不行,得立即报告杨大局长。

    吴所长忙不迭拨通杨硕手机,组织着语言。

    杨硕忙了大天,照例是十点半左右到家。打发贴身秘书回家,杨硕疲惫的坐在客厅沙发闭目养神。

    家里保姆在准备夜宵,空荡荡的家里,显得特别安静空旷,毫无人气。

    “李妈,依依今天回来没?”杨硕闭着眼问道,虽然知道那个千篇律的答案,杨硕每天都忍不住问次。

    “没呢。”李妈将饭菜端上餐桌。

    杨硕的叹息李妈没听到。

    私人手机蓦地响起来。

    知道这个号的人可不多,杨硕看,是大学路派出所小吴,就知道肯定跟闺女有关,铃声都没响第三下就接起来。

    “小吴啊,依依还好吗?”

    听着电话,杨硕和煦表情逐渐消失,眉峰严肃起来,不怒自威的气势,就连电话另头的吴所长都能感觉到,说话声音越来越小,唯恐出错。

    杨硕把电话换到右耳,有点不满意:“对于这种社会害虫,你不是给我保证,定会将其绳之以法么?怎么现在反而让依依打着我的名头,给他开脱罪名!”

    吴所长个哆嗦,连忙发誓:“杨局您就放心吧,保证跑不了那小子,任何违法犯罪者都不会逍遥法外,您就等我好消息吧!”

    “抓点儿紧,和谐社会可不是等来的!”杨硕心情不好,直接挂断电话。

    本来想着,闺女年纪尚轻,吃点亏长点心,也不算坏事。

    但没想到曾经秉性正直,瞧不起钱权交易社会阴暗面的闺女,居然堕落到此等地步,为了个男人,生平头次用自己权势威胁恐吓。

    杨硕越想越气,心头憋着股邪火。

    火气正无处发泄,门口响起钥匙声。

    杨洛依也没敲门,直接打开门锁推门而入,脱下外套挂在衣帽架上。

    看杨硕在沙发中间正襟危坐,板着面孔,杨洛依明显愣。想了想还是得稍微哄哄父亲高兴,破天荒第次主动搭话:

    “爸,还没吃宵夜呢?正好我也饿了,咱们起吃吧。”

    杨硕马上喷薄而出的怒火顿时窒,冷下去三分。这可是好几年来,闺女头次主动搭话,往常时候,就算自己发问,也是哼哼哈哈,三句能正经回答句就不错。

    想想,自己这大半辈子,亏欠娘儿俩实在太多。闺女整个童年,基本就没有自己陪伴,就算是孩儿她娘过世之后,自己也没更多的关心闺女。

    眨眼间,闺女竟然长这么大了,出落的楚楚动人,是大姑娘了。

    杨硕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苛求闺女了?就算闺女犯点小错,只要循循善诱,自己多加教导,想必很快就能走上正轨。

    “咳!”杨硕干咳声,胸腔里怒火早抛到九霄云外,努力摆出慈父面孔,“回来了啊,来来,咱爷儿俩好长时间没起吃顿饭了。李妈,再给依依盛碗虾仁紫菜汤!”

    初开口时有些异样,但毕竟是父女,血浓于水。

    杨洛依心口暖,换上舒适的拖鞋,吸拉着走向餐桌,忽然想什么,又折返回去在手袋中翻找。

    “爸,我从师父那求来粒丹药,对身体很有好处,你吃了吧!”

    “师父?对了,是叫王韬对吧,你还没给我讲过拜师具体经过呢。”杨硕是真不知道闺女怎么就跟王韬搞在起。

    之前打电话说过这事,父女俩弄得还挺不愉快。

    杨洛依少见露出兴奋面容,像个小女孩,做了件了不起的事,在父亲面前炫耀:“前段时间那个盗窃团伙案件,其实是师父帮我才能破案的,我看他挺有本事,事后特意找去学校,软磨硬泡才拜他为师!”

    杨硕苦口婆心劝道:“依依,你可要多张个心眼啊,别被不三不四的人欺骗,我倒不是反对你拜师,不过俗话说得好,师恩如父,师父也算半个爹,王韬真有那么厉害?老爸反正不相信的,不如你哪天把他领回家,正好让老爸看看如何?”

    杨洛依愣,脸颊微红:“爸,我师父可不是骗子,他是有真本事的世外高人。”

    杨硕心里冷笑,王韬这骗子也忒荒唐,最起码等七老八十再假装世外高人吧,乳臭未干毛都没长齐,冒充高人,也就只有闺女傻乎乎相信,真以为是网络玄幻小说吗?

    杨洛依将去疫丸放在餐桌上,眼神满是期冀,等待杨硕服用。

    这去疫丸在王韬看来不算什么,想要的话分分钟给瘟神索要百十粒打赏。但是在杨洛依眼中,这种乌漆墨黑药丸子,上能治愈癌症,下可消除痛经,是真正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别说千金难求,举世罕见都当得上。

    虽然无法轻易原谅父亲,但毕竟血脉情深,杨硕在杨洛依心中的重要地位,恐怕连杨洛依自己都不清楚。所以当初才厚着脸皮,从师父那多求了粒珍贵丹药。

    母亲癌症不治逝世,给杨洛依幼小心灵留下深深的恐惧,哪怕杨硕现在没什么大病,杨洛依也直担心父亲的身体。

    有这粒去疫丸,就再也不用提心吊胆了。

    杨洛依双手托腮,喜滋滋看着杨硕,再低头看看去疫丸,那意思是老头儿你快吃啊。

    杨硕捏起去疫丸打量,眼神尽是不屑:“这是什么药丸?不会是板蓝根面团子,草头医生拿来欺骗无知村妇的吧?”

    “爸!”杨洛依有点不高兴,“这是我师父的珍贵丹药,你到底吃不吃?”

    杨硕放下去疫丸,决定好好跟杨洛依谈谈:“你那个师父,生活上很是不检点,在没有完全确定他身世干净之前,我是不会吃的。”

    杨洛依脸色变,冷冷道:“爸,你派人调查我师父?”

    杨硕板起脸,冷哼声:“我不该调查他吗?十期间,他把我闺女拐走七八天不知音信,谁知道是什么传销或者邪教团伙?”

    杨洛依胸口剧烈起伏,气氛又回复到十多年来很熟悉的父女交谈场景,压住怒火:“你这是不相信我。”

    杨硕语重心长:“闺女啊,你还年轻,不知道人心险恶,社会复杂。男生对你献殷勤,你想过为什么吗?你生的好看,你爹我又有点权势,你知道他为什么接近你吗?听爹的话,凡事都要三思,否则吃亏的不是咱自己么?”

    杨洛依越听越生气,羞恼异常,父亲这还是认为王韬是骗财骗色的大骗子。

    杨洛依嚯地站起身,面无表情:“别说了!不了解的事,就不要妄下评论,我师父是有真本事的人。这粒丹药,您爱吃不吃,不吃就喂狗吧!”

    杨洛依转身就走,在门口忽然顿,没有回头,声音很低:

    “爸,还记得妈妈病重那段时间,你忙的焦头烂额的案子吗?案子太过奇诡,最后没有破案不了了之,您也被耽误没见到妈妈最后面。”

    杨硕心头痛,他当然忘不掉那例案件,导致自己没见到妻子最后面,是人生最大遗憾。没想到闺女也对那个案子念念不忘,这时候提起又有什么意义呢?

    “爸,您当时无法破案,是因为您不了解未知的力量。我师父现在把那种力量传授给我,我定会破了那个案子,告慰妈妈在天之灵的。”

    说完,杨洛依推门而去,只留下杨硕在发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