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超级神仙书友最新章节 → 第十五章 再次打脸

超级神仙书友最 第十五章 再次打脸

    深夜十点。

    科大东门外,泊着辆棕色的保时捷卡宴。

    窦博成右脸敷着冰袋,看起来已经消肿了。

    “日他妹的王韬,敢抽老子耳光!三次!本少今晚上就让你身败名裂遗臭万年,你的名声会在科大彻底烂大街,到时候看看青墨是选择你还是选择老子!哎呦疼疼疼,你他妈不会轻点?”

    窦博成身边个浓妆艳抹女生,正小心拿着冰袋在他脸上摩挲,听见提到苏青墨,这女生脸不高兴。

    “窦少,你答应人家的爱马仕包包,可别忘了啊。”

    窦博成把手伸进女生衬衣内,揉捏着柔软丰满的胸部:“玲子,你还信不过本少吗?只要你今晚表现好,把王韬整到局子里去,明天我就给你买那只爱马仕。”

    这个妖艳女生叫蒋玲,科大播音系的学生,颇有几分姿色,是窦博成前女友。窦博成知道蒋玲是什么货色,也没有把两人感情当真,交往几个月玩腻了之后,就断了联系,蒋玲对窦博成甩了自己敢怒不敢言。

    窦博成为了陷害王韬,用只爱马仕包包再次轻易收买了蒋玲。

    蒋玲在窦博成身上蹭来蹭去,大表忠心:“窦少你就放心吧,人家可是表演系,专业演员呢。”

    正说着,李勇拉开车门钻进车厢。

    “窦少,我看的清清楚楚,王韬鬼鬼祟祟钻进树林里了。”

    “好,干得不错!”窦博成表扬句,又使劲摸了蒋玲屁股把,“该你和石牟上了,给我演好喽,李勇,你随时准备报警。”

    “你就瞧好吧窦少!”石牟和蒋玲推门下了卡宴。

    “妈的还是本少聪明!”窦博成得意洋洋,忍不住夸自己,“这下把王韬名声整臭,别说苏青墨了,就算凤姐也不会看上他了,让他辈子单身狗吧哈哈!啊哟疼~”

    “那是,窦少英明神武无人能及啊。”李勇大拍马屁。

    石牟和蒋玲进了小树林。

    石牟把外套脱,浑身王韬的盗版装束,套上丝袜装作逃跑姿势。蒋玲拿出手机啪啪啪拍了些照片。

    “玲子,剩下的交给你了。”石牟转身跑回卡宴,换衣服准备会儿抓流氓。

    蒋玲酝酿了下感情,被轮般尖叫起来,偏偏又娇滴滴的腻歪:

    “救命啊抓色狼啊!”

    边叫边扯自己衣服,衬衣短裙都撕巴了。

    王韬那速度,爆发起来博尔特都不是对手,撇下杨洛依和抢劫犯,飞般从碎石小径奔出来。

    他妈的,抓住那个变态狂,定把他变成多多兄弟,赵医生的阉割技术还是很靠得住的。

    跑到呼救处,只有孤零零个女生,衣衫不整,雪白丰满的大在夜风中颤巍巍抖动,王韬有点懵逼,这是什么鬼?难道那变态狂已经逃跑了?

    说时迟那时快。

    蒋玲看到王韬,挺着e罩就往王韬怀里蹭,同时死死抱住王韬。

    竭嘶底里嚎起来:“快来人啊,我抓住流氓了!来人啊我抓住流氓了?”

    王韬时被大迷惑住了,没有反应过来落入了蒋玲的魔掌。等等,我这是被诬陷成流氓了?还要被抓现行?

    王韬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

    这诬陷简直了,精妙绝伦啊,如果不是今晚全程有杨洛依陪着,人赃俱获,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可惜了这忘情投入的演员,看这因恐惧扭曲的脸颊,其中又有被猥亵时所承受的羞愤耻辱,颜艺精彩,简直能拿奥斯卡小金人。

    “流氓在哪?流氓在哪?”

    窦博成伙似乎是不经意间路过,十分震惊的望着纠缠在起的王韬和蒋玲,表情既痛惜又怜悯,似乎是没料到王韬竟是这种人面兽心的家伙。

    王韬无语,踏马的个个互飙演技啊!

    当然,手机闪光灯咔嚓咔嚓闪个不停拍照。

    窦博成脸沉痛:“王韬,想不到你竟是这种人。你这么做,对得起青墨吗?对得起父母吗?”

    王韬不说话,看窦博成表演。

    看来今天给窦博成的教训还不够啊。不对,应该说这小子早就算计着陷害自己了!还是太仁慈了,遇到这种人渣,就得让他记住疼才管用。

    终于想起来冒充自己的家伙是谁了,不正是窦博成的马仔石牟吗!

    杨洛依押着抢劫犯姗姗来迟,惊愕的看着王韬被个袒胸的女人抱着。

    王韬给了杨洛依个眼神,那意思是看吧果然有人陷害我吧。

    “杨警官,你可以为我作证,我是清白的。我刚跑过来,这个女人就抱住我说我耍流氓,我严重怀疑这是窦博成在陷害我,你定要为我做主啊!”

    窦博成和蒋玲听得愣愣的。王韬是失心疯了吗?这里哪来的警官?

    杨洛依点点头,掏出警官证亮,声音依旧波澜不惊:“我是大学路派出所民警,这怎么回事?王韬同学正在配合我破案,根本没有作案时间,怎么就成流氓了?”

    窦博成万万没想到事情变成这样,居然会出现个娇滴滴的美女便衣警察。

    这出戏要演砸。

    蒋玲眼珠子转,把鼻涕把泪,扑进杨洛依怀里哭:“杨警官你可要为我做主啊,王韬不是今天猥亵我,是前两天非礼我,把人家全身都摸遍了,还强行跟人家发生了关系。”

    窦博成暗暗竖起大拇指,要么说专业呢,这爱马仕花的值。

    王韬怒极反笑,这不是强词夺理胡搅蛮缠吗?

    窦博成得意道:“王韬你可不要血口喷人,你说我诬陷你,你有什么证据吗?”

    杨洛依眉头皱,嘴长在别人身上,随便怎么说,关键是要拿出证据,没有证据,就算明知道窦博成在陷害王韬,也没办法逮捕审讯。

    王韬面色冰冷,煞气隐现:“窦博成,你是不是忘记今天球场上的教训了?”

    窦博成大惊失色,不由自主后退步,惊恐道:“王韬,你你,你想干什么?”

    “你不是要证据吗?”王韬冷笑,“我就给你证据!”

    说完,大步流星向外走去。

    杨洛依窦博成等人不知道王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纷纷跟着他走出树林。

    看到王韬径直向卡宴走去,窦博成有点慌:“王韬你干什么,这是我的车,你没有权利搜查。”

    王韬哪管那个?抓住后备箱把手,嘎嘣直接扯断车锁,掀起后备箱盖。

    从卡宴后备箱翻出身衣服,跟王韬穿着模样,还有双掏了两个眼洞的丝袜,扔到窦博成面前。

    把揪住窦博成领口:“说,这些都是什么?!”

    窦博成满脸惊恐语无伦次:“这这这,我我我……”

    真他妈不打不长记性啊!

    啪啪啪!

    还是熟悉的右脸,王韬直接又扇了三巴掌:“叫你陷害老子,给你长长记性!”

    噗!

    吐出两颗后槽牙,脸蛋子肿的老高。

    窦博成又惊又怕,又羞又恼,忽然转身啪啪啪同样抽在石牟脸上,边抽边说:“你居然瞒着我做这种事,还不快给韬哥认错,然后给警察同志坦白从宽!”

    石牟脸无辜,窦少这是要舍车保帅啊。

    连连哈腰给王韬鞠躬:“对不起韬哥,我是猪油蒙了心才想陷害你,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小的回吧!”

    转头又冲杨洛依鞠躬:“杨警官我要向组织坦白,我认罪,我伏法。”

    窦博成脸谄笑:“韬哥你看,我真不知道手下作出这种事啊,都是我管教不严,您别往心里去啊!”

    王韬有点方,窦博成能屈能伸,也是个人物啊!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王韬还能说啥,交给杨洛依处理呗。

    乌拉乌拉。

    警笛声在安静的夜传出很远,出警110也赶到现场了。

    微胖的常警官带着俩年轻小伙,下车就看到杨洛依,笑着问:“这是怎么回事啊小杨?”

    杨洛依挥手:“都带所里去,连夜做笔录整材料!咦,王韬同学你怎么流鼻血了?”

    “没事没事,这两天吃的有点上火。”王韬目不斜视,多亏了千里眼之泪,轻而易举找到窦博成栽赃的证据,当然,也没忍住多看了杨洛依几眼。

    来到派出所后,涉案人员都要做笔录。

    虽然嫌犯石牟已经认罪,但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王韬需要提供下前面几晚不在场的证据。

    没办法,只好给冯箩这女神经病打电话,铃声响了好久才有人接,冯箩睡得迷迷糊糊:“……王韬你这混蛋,打扰老娘睡觉……不给出个合适理由,老娘明天撕了你!”

    王韬无奈,刚说了自己在派出所,这婆娘直接挂断。

    这你妹,太不够朋友了吧,好歹带你上钻4了,这点忙都不帮!

    王韬冲常警官笑,试探着拉关系:“那啥,要不明天再录,姑奶奶睡得正爽呢。”

    “没关系。”常警官示意了解,“你这笔录只是走个流程,大晚上睡的正香谁也不愿意被打扰。”

    两个人有搭没搭闲扯。

    正聊着,办公室大门砰声被撞开,冯箩披头散发就冲进来,声音急切:“王韬你没受伤吧?犯了什么事?是不是田亮报复你了?”

    看到冯箩心急如焚模样,眼角还带着泪痕,王韬心中软,十分感动,冯箩来这比110处警都要快,可见心里有多么担心王韬。

    王韬感动的鼻血都流出来了。

    这尼玛,千里眼之泪的效果还没过去呢。

    是看冯箩,还是看常警官大腹便便的模样,这抉择好艰难啊!

    冯箩见王韬好好的,囫囵个儿没有缺胳膊少腿,破涕为笑,小拳头使劲锤王韬肩膀:“你可吓死我了。”

    足足折腾了个小时,凌晨点,杨洛依从审讯室出来,手里拿着厚厚叠打印材料,古井不波的面孔也稍带喜色,看来收获不小。

    杨洛依跟王韬握手:“首先为之前怀疑你道歉,然后谢谢你的帮助,破了这个案子,科大的女生晚上也能安心走夜路了。”

    冯箩依然不满:“你怎么会怀疑王韬猥亵女生,就算他真的饥渴难耐,只要眼睛没瞎,也会先冲我下手吧。”

    擦,疯婆娘这是说好话吗?

    不过杨洛依还真是哑口无言没法反驳,风情万种的冯箩她看了都惊艳,比蒋玲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见杨洛依吃瘪,王韬暗爽:“杨警官,如果没事就再见吧,困死了。”

    两人出了派出所,冯箩拿出车钥匙。滴滴,辆白色宝马z4车灯闪。

    “哟,看不出冯箩你还是白富美啊,居然开宝马z4。”

    冯箩阵沉默,许久才说:“这是我哥买给我的礼物。”

    “你还有个哥哥啊,怎么没听你提起过?”

    冯箩再次沉默,车厢是敞篷模式,夏末的凉风飕飕吹过。

    “他死了。”

    :走过路过的兄弟们收藏下啊~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