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六四七章 拿得起放不下

诡三国最 第六四七章 拿得起放不下

    受到青州黄巾的影响,兖州如今黄巾的势头又开始泛滥起来,这让张邈很是头痛。虽然现在张邈还是陈留太守,但是其族弟的广陵太守却被徐州牧给另外任命了他人取代了。

    “这个老匹夫!”张超说起这个事情来就有些牙根痒痒。

    之前讨董酸枣会盟的时候,徐州牧陶谦就托病不出,让袁隗的太傅掾袁绥四处奔走联络,装聋作哑,佯装不知,然后等张超带兵走后就刚好身体康复了,就顺势将广陵太守的职位收到了手中,静观其变。

    现在看到酸枣之盟流产了,皇帝被西迁,山东联军吃了几次败仗之后明显毫无进取之意,徐州牧陶谦自然也不客气,就以张超擅离属地为名,削了张超的太守职位,使得张超现在只能在张邈的属地暂留。

    张邈皱眉,这些话,说次可以,老是唠唠叨叨就没什么意思了:“孟高稍安毋躁,吾亦书于袁车骑,不日将有答复。”

    在刘岱和二袁当中选择,张邈更倾向于二袁;而在二袁当中,张邈觉得袁绍比袁术更好些。

    要说原因么,张邈还真时之间说不上来,只是在他的感觉里,似乎袁绍更加的亲切点,似乎比较的可靠些……

    但是张邈的字当中有个“孟”字,所以其实这只是张邈的下意识当中的选择而已,要是光看地理位置,明显的张邈所在的陈留离豫州也是临近,要是说郡太守投靠,袁术再怎样高傲也会欢迎的。

    现在张邈烦恼的并不是张超的职位,而是曹操。现在没有太守的郡县还是有些的,只不过地理上的好坏罢了,张超只要不是太挑剔,还是没有太大的问题的,但是曹操现在就不太样了,东郡近在咫尺……

    曹操是张邈的朋友,而且关系还算是不错的哪种。

    这点没有错。

    但是现在曹操已经从个党附,有了成为方势力的趋势了。这种感觉,就像是原本身边的小弟,现在居然成为了和自己平起平坐的大佬了……

    “孟高,汝观孟德如何?”张邈说道。

    张超挑了挑眉毛,略有些不明白张邈的意思。

    张邈缓缓的说道:“刘兖州心胸狭隘,无容人之量,若孟德立足东郡,必然与刘兖州相争也……”

    张邈的话已经很明显了,现在刘兖州任命了东郡太守,袁车骑也任命了东郡太守,两个真假太守之间必然相争,谁真谁假,谁才是真正拥有这个名头,谁才是真正合理合法的继承者,已经不是什么最重要的问题了,而是看最后谁能存活下来。

    因此两者之间必有争。

    就像后世西游记当中的真假美猴王,其实佛祖并不定知道谁是真的谁是假的,但是既然本领样,那么只要有个去陪着去西天取经就可以了……

    真假重要么?

    活下来的那个自然就是真的了。

    张超思索了阵,然后说道:“孟德毕竟是袁车骑所令……”先不说刘岱这厮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但是说现在自己的官职着落都仰仗袁绍,难道还转脸就去怼袁绍的派出来的人?

    当然,张邈问的问题的远远不止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不过很可惜,张超并没有完全能够听得明白。

    张邈垂下眼帘,微微瞄了瞄张超眼,默然无言。

    算了,还是自己拿主意好了,这个族弟,能力是还可以,但是在智略还是略有欠缺,要不然也不会轻易的就被徐州那个老匹夫给耍的团团转……

    问题的重点不是刘岱,也不是袁绍,而是曹操啊!

    这个曹操曹孟德,并不是个可以让人省心的人,在酸枣就是上窜下跳,鼓动着要进军洛阳,济北相鲍信也不知道是受了其什么蛊惑,竟然起来劝说自己,综合考虑之下,张邈还是同意派了部分的兵力给曹操。

    然后呢?

    兵败汴水。

    曹操回来之后,竟然毫无羞愧之意,反倒四处宣扬“关东联军日日置酒高会”,仿佛是因为联军置酒,曹操才慨然孤军奋战至败般……

    难道之前置酒的时候,你个曹操曹孟德就没喝过口?

    更何况鲍信听信了曹操的唆使,导致惨败,损兵折将,不是也没有说过些什么?反倒是跟在鲍信身后的曹操有这么多的话?

    因此众人也没有给曹操什么好脸色,曹操因此也灰溜溜的离开了……

    没想到现在居然又回来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曹操现在就已经是改换门庭了。

    原本曹操是陈留人士,得张邈多方照拂,不仅免于被朝廷的追拿,还可以在家乡募兵,严格讲起来张邈算得上是曹操的上司,但是作为下属的曹操项干得太用力……

    在雒阳当城门校尉的时候如是,在任济南相的时候亦如是,没想到到联军之后还是如是,只是不知道接下来在东郡会不会还是这样?

    现在的曹操,等于是脱离了张邈的关系,傍上了袁绍这根大腿……

    袁绍的腿比自己的粗,这点张邈没有意见,但是问题在于曹操离开自己转投袁绍的时候竟然连个招呼也不打,这就有些让张邈有点膈应了。

    张超本身性情较直,也没理会张邈的沉默,而是自顾自的在翻看着最近驿站传递过来的邸报。

    张超捏着份邸报,摇了摇头说道:“青州糜烂至此……”

    青州是产海盐,汉代虽然航海技术不是太强,远航外海捕鱼什么的还是少了些,但是盐这个东西自然也是暴利之物,久而久之在青州就有不少的盐商,为了逃避国家税收和官府的压榨,自然就趁着黄巾之乱聚集了不少的亡命之徒,纵横乡野。

    这也是为何其他区域黄巾平定了,反倒是青州好像越演越烈的样子的原因之。这也就是虽然青州乱成了锅粥,但是在青州的些大县城,还是照样过日子,去青州贩盐的商人,也照样可以走……

    张邈瞄了眼,说道:“青州十室九匪……嗯……”

    张邈忽然在心中有了点隐隐约约的想法……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