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历史扳道工最新章节 → 第298章 太子蒙尘

历史扳道工最 第298章 太子蒙尘

    完颜斜保明白,这些宋人发动这种两败俱伤的自杀式攻击是为了什么。

    仇恨。

    他有些懊悔没有听高庆逸的意见,劝父亲和叔叔阻止金军对占领区的劫掠和杀戮了。

    随身携带的水囊里的水很快喝光,他们又直没有找到水源,现在已经陷入了困境。

    完颜斜保抱着膝盖坐在毡毯上,愣愣地看着父亲完颜宗翰。这几天来,父亲的脸颊深深地陷了下去,原本润泽的嘴唇上裂开道道干涸的血口。

    “水……”完颜宗翰的声音轻得几乎听不见。

    在昏睡的梦境中他看见了什么?完颜斜保望着他紧闭的双眼,心中满是焦躁和不安。

    完颜斜保翻身爬起来,扒开帐篷中央地面上的浮土。向下挖了尺多深后,便露出前天晚上他埋在地下的铜碗来。两只铜碗,正反扣在起,利用昼夜间的温差,收集地下的些微水气。

    层薄薄的水珠凝结在碗底。完颜斜保用小片白布将水珠抹净,然后把这片湿布贴在完颜宗翰的嘴唇上,让他慢慢吮吸布片里的水。

    完颜宗翰缓缓睁开眼来:“斜保……”

    “您别说话。不要浪费体力。”完颜斜保说。

    “对不起……”完颜宗翰抿着湿布,轻轻地说,“我……害了你们。”

    “您别这么说!”完颜斜保蓦然大叫。

    刹那间,他只觉得股莫名的郁火冲入脑海,几天来被这趟折磨人的旅行所点滴积压起来的烦恼和愤怒,在这瞬间爆发出来。想也没有想,他便把捂住了完颜宗翰的嘴。

    蒲罕朝他们这里看了眼,便别转头去。

    完颜宗翰仍然定定地望着完颜斜保,目光中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

    完颜斜保咬牙说道:“对不住,父亲,我大概弄疼你了。”

    他抽回手,站起身来,大踏步朝帐篷的门口走去。

    “出去干什么?”蒲罕在他经过身边的时候问。

    “我去看看骆驼。”完颜斜保掀开帐篷的双层皮帘,冲了出去。

    走出帐篷,铺天盖地的风沙立刻迎扑来。尽管刻意把帐篷的门设在了背风方向,但在狂暴的风沙中,随时都有紊乱的涡流从各个方向涌来。

    那是出发前在奚人村里买来的两头大骆驼,用来装载帐篷武器干粮等等物资。此刻这两头大骆驼都将身体蜷了起来,形成半人高的屏障,部分已被连日风沙埋没。在这千里沙河中,也只有这种大骆驼才能用来载运,其他任何马匹都无法抵御沙尘暴的袭击。

    完颜斜保木然站在狂风中,任凭风沙劈头盖脸打来。没过多久,他的头发上肩膀上就被撒满了越来越厚的沙砾。不时有指甲盖大小的碎石被风挟带着,噼噼啪啪地撞在他的皮甲上。

    灰蒙蒙的天空中,除了沙子什么也看不见。仿佛就像是来到了天地的尽头。

    而他们此刻的处境,也正像是在风暴中飘摇的帐篷,四处都看不到前进的方向。

    出路,在哪里?

    阵突如其来的狂风,令踉踉跄跄的他彻底失去平衡,跌倒在地。

    完颜斜保跪在砂石地上,双手撑着地上尖锐的碎石,无力地垂下头。连续缺水的几天下来,早已令他根本流不出眼泪。

    或许此刻唯能够让他尽情发泄的,就只有喊叫。

    如同女真的各族那样,在狂风中嘶喊,让风把自己胸腔中的灵魂掏出来,播散到宇宙的每个角落……

    “那是什么声音?”高庆逸警醒地微微睁开眼睛,“风变了么?”

    蒲罕静静地倾听片刻,摇头说道:“不是。应该是我们的斜保殿下在外面发疯呢。”

    “这个感觉……不对!”高庆逸陡然站了起来,“那是什么?不可能……怎么会……”

    蒲罕扬起眉毛,把拉开帐篷入口的内层皮帘。高庆逸紧跟在他身后,迫不及待地钻出帐篷。

    两人刚走出帐篷,便惊呆了。

    不远处的地上,完颜斜保匍匐跪在地上。在他的背后,个人站在那里,双肉眼可见的巨大羽翼正徐徐舒展开来。

    “是那宋国妖人……”高庆逸呆呆的看着孙珲,“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追到这里?……”

    此刻漫天的风沙根本无法影响到这双巨翼,反而令它看上去更增添了份迷离的色彩。

    不知什么时候起,高庆逸忽然觉得周围的风沙弱了下来。

    在被这双巨大的羽翼所遮挡的区域内,股庞大的力量令肆无忌惮的沙尘暴也不得不减弱了下来,在他们所处的中心位置,赫然已经几乎完全感觉不到风暴的影响。

    连沙尘暴都阻止不了他,难怪完颜斜保要跪在他面前,将他当成神明来崇拜!

    蒲罕情不自禁的去摸腰间的刀,但他看到孙珲满含讥诮的目光,手禁不住停下了。

    数万大军都死在这个人的神力之下,他这把刀,又会有什么用呢?

    “放心,我今天不是来杀你们的,你们都不会死,我保证。”孙珲明白面前几个战栗的金人的心里在想什么,微微笑,“完颜宗翰在这里么?我想和他谈谈。”

    “我……在这里……”完颜宗翰嘶哑的声音在蒲罕和高庆逸的身后响起,完颜斜保抬起头,看到父亲摇摇晃晃的站在那里,立刻起身扑到了他的身边,扶住了他。

    “你果然没死,很好。”孙珲点了点头,从腰间的皮带上解下了盛水的皮壶,上前两步,递到了他的面前。

    完颜宗翰迫不及待的把将皮壶抢了过来,拧开盖子,拿起来便往口中倾倒,因为喝得太急,他下子给呛到了,不由得大声的咳嗽起来。

    完颜宗翰喝过几口之后,便将皮壶给了完颜斜保,完颜斜保几个人传着喝水,很快便将皮壶里的水喝光了。

    “你们断水了吧?会儿把水袋都给我,我去给你们打水。”孙珲有些好笑的接过了空空的皮壶,“不过,给你们打水之前,我有话要和你们说。”

    “请讲。”完颜宗翰喝过水之后,精神好了许多,心里感激之下,对孙珲的态度也客气了许多。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