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历史扳道工最新章节 → 第294章 震慑攻心

历史扳道工最 第294章 震慑攻心

    宋军官兵们都沉默着,冷硬的面孔上没有丝毫表情。

    “我还想被深深地滋润,而能够滋润我的,只有你们宋人的血了。”完颜宗翰大声说。

    声长啸传来,完颜宗翰不由自主的转头望去,看到孙珲飞身到了宋军帅旗之上,只手高举着颗头颅,另只手则举着折断的完颜宗望的军旗。

    孙珲似乎看到了这边发生的情况,猛地将手中的头颅插在了完颜宗望的军旗上,向这边抛了过来。

    带着人头的军旗落在了完颜宗翰的脚边,看到那颗沾满了血污和泥土的人头,完颜宗翰时间手足冰冷。

    那是完颜宗望的头。

    此时宋军已经完成了对剩下的数万金军的包抄,孙珲振翼飞下,对着拥挤在起的金军喷起火来,时间到处都是惨叫哀号之声。

    张叔夜忽然笑了,笑得很轻松。

    “我来这里并不是要跟你们争论谁对谁错,”张叔夜挺直了身子,仰望天空,低声说,“回去告诉金主,如果他识相,便赶紧让出城来,退出燕云十六州,滚回老窝去!否则,我们便杀光金人!”

    完颜宗翰失魂落魄的上了匹未死的金军战马离去,仅存的几十名铁浮屠正在不远处等待他,他们每个人的马鞍后都扛着战死者的尸体,他们必须把这些珍贵的铠甲武器运回去,虽然看起来已经没有什么用了,短时间内他们甚至训练不出什么人可以穿着这些铠甲,使用那些武器作战。

    张仲熊看着完颜宗翰离去的背影,心里微微动,抽出腰间的长弓,对准完颜宗翰的后脑,他的弓术还算不错,这个距离上足以命中。

    “熊儿,你要干什么?”张叔夜的声音响起。

    张仲熊缓缓收弓,把弓和箭都扔在地下,“这个人精于用兵,我们不该放他回去。”

    “我说过让他走,就必须兑现自己的许诺。”张叔夜沉声道。

    他看着完颜宗翰行的背影,“我知道你急于对他下手,是担心他影响今后的战事,但现在放他走,会有好处,太原城里的金人见他战败生还,会无心守城,试图逃走。如果我们连他也杀死,他们会明白没有活路,有可能死战到底,不会向北逃窜。对于我们未必是好事。”

    “孩儿明白了。”张仲熊意识到自己想的简单了,不由得满面通红,向父亲躬身抱拳道,“孩儿未遵军令,还请父亲责罚。”

    “你还是好好想着,怎么多向孙仙人学学吧!”张叔夜的目光转向了战场。

    三日后,太原城。

    完颜吴乞买和金国将军们急匆匆地登上城墙,放眼望出去,数万宋军在南门外集结。他们打起了上万面红褐色的大旗,地上像是铺满了层鲜血。

    “他们是要……攻城?”完颜吴乞买心里颤。

    那日败阵之后,残余的金军退回了城里,只带回了昏厥的完颜真珠,宋军出人意料的没有趁机攻城,他们在距离城墙两百步的地方勒住了战马,放任金国溃军入城。其后的整整天,完颜吴乞买都在金帐里和贵族们议事,夜以继日。坏消息不断地送进金帐来,接近十万人的大军,活着回来的只有不到五千人,铁鹞子骑、拐子马、铁浮屠三部精锐皆毁在这战里,完颜娄室、完颜银术可、完颜活女、耶律余覩等将俱都阵亡,而完颜宗望没能撤回来,有人看见他被孙珲以铁弹击穿了身体,并给斩下了头颅插在他的军旗上。整夜太原城里都是哭声,几万人失去了家人,金军的战力真正被摧毁了。完颜吴乞买讨论不出结果,没人能告诉他该怎么办,将军们和官员们时沉默,时暴躁地疾走,场面度失去控制,而凌晨的时候,传来了宋军在城南再次集结的消息。

    “哪来那么多红旗?”萧庆说道,“难道他们昨夜是要染这些红旗?”

    “他们是要攻城!该让所有能动的男人都集中到南门来,带着弓!箭越多越好!”完颜希尹说。

    “不,他们不是要攻城。”完颜宗贤摆了摆手。

    名宋军骑将带马而出,推进到距离城墙两百步停下,仍在普通角弓的射程之外。

    “大宋张宣抚令,送完颜斜也将军回城!”他高声说完,掉头返回本营。

    “他们要把谁送回来?”完颜吴乞买愣。

    宋军本阵裂开了个口子,个人影被从里面推了出来。他低着头,在雪地上蹒跚而行,像是随时会倒下。完颜吴乞买渐渐能看清他的脸了,那确实是都元帅完颜斜也,他的亲弟弟。但是完颜吴乞买心里没有点高兴,完颜斜也身后,拖着条长长的链子,组成那条链子的,是无数人头。那些头颅的辫子彼此系在起,头系在完颜斜也的脖子上。那条残忍的链子不知道有多长,看起来只要完颜斜也步走下去,那链子永远不会断,每环都是个死去的金国人,城外有几万金人的尸体,宋人如果愿意,可以叫完颜斜也拖着那链子走到死,都能割来新的死人头颅续上。

    城头上片死寂,金国武士们把头低了下去。

    “呼鲁,你带几个人下去,城门开就把完颜斜也将军引进来。”完颜吴乞买对亲卫呼鲁说道,他的声音里带着丝颤抖。

    “不能开城!”萧仲恭大声说,“还看不出来么?这是宋人的诡计!我们旦开城,他们就会趁机进攻!”

    “不会,要攻城昨天就攻城了,”完颜希尹说,“张叔夜不像是个喜欢玩这种招数的人。”

    呼鲁带着几个人匆匆下城,随着城门顶上的木绞盘发出刺耳的摩擦声,闸门被缓缓提到呼鲁胸口的高度。呼鲁按着佩刀的刀柄,矮身闪了出去,在地上奔跑几步,把抱住完颜斜也。他几乎怀疑完颜斜也不是个死人,身上没有丝热气,外袍浸透了血,被冻得铁样硬。完颜斜也木然看着他,让呼鲁想起了将死的鱼。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