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历史扳道工最新章节 → 第290章 洄游之鱼

历史扳道工最 第290章 洄游之鱼

    完颜宗望只能在烟尘落下的瞬间隐约看见宋军帅旗。他知道多少人已经死去,因为足有三个千夫长带兵冲向那面大旗,却没有回来。铁鹞子骑兵们在马背上发射了密集的箭矢,但是要么被孙珲喷出的火焰摧毁,要么被他的身体挡住。

    只有那个西方武士射出的巨箭以奔雷之势击中了孙珲的身体,但并未致命。

    孙珲的喷火首次给打断了,他有些惊讶的看着嵌在胸口肌肉中的巨箭,似乎不相信这是真的。

    孙珲在这次出战之前,为防御做了精心的准备,他特意去接触了大象和鳄鱼,使自己能够拟化出这两种以皮厚甲坚著名的动物的皮肤,并进行强化,进而在身上进化出由象皮和鳄鱼皮构成的“复合皮甲”来,这也是他敢于毫不躲闪的面对金军箭雨的原因。

    和他不同的是,由于嫌这种“复合皮甲”太过难看,对自己“羽人仙姬”形象非常喜欢的叶楚楚和胡丽英坚决不肯用大象皮和鳄鱼皮,而是去接触了穿山甲,给自己增加防御的同时保证了美观,但孙珲知道,她们这么搞的防御效果是肯定不如自己的。

    现在的他,不由得担心起她们来。

    刚才那个西方武士射出的三箭全都射中了他,并且箭镞穿透了两层经过强化的鳄鱼皮和象皮,刺入到了他的肌肉当中,虽然并不是很深,但也足以让他感到痛苦,打断了他的喷火。

    而这样的箭如果射到叶楚楚和胡丽英的身上,她们只怕是难以抵挡。

    孙珲伸出手,很随意的拔掉了胸前的巨箭,他并没有马上去攻击那个射他的西方武士,而是转头望了望太原城的方向。

    叶楚楚和胡丽英现在也许已经开始行动了。

    孙珲仰天发出了长啸,又次全力喷火。

    啸声震耳欲聋,世界仿佛要在这轰响中崩塌。完颜宗望感觉到那扑面而来的烟尘里蕴含着的可怕力量,那些生龙活虎的年轻人带马从他身边驰过,走出巨大的之字形,试图绕过危险的火焰,然而队接队地落马,残断的肢体无处不是,下队武士又踩着战友的尸体咆哮着带马冲锋。

    他想起父亲跟他说起过秋天那些溯流而上去湖中产卵的鱼群,它们要经过危险的川溪,那里等候着狡黠的猎人们,那些各种各样的水鸟、熊和危险的肉食鱼群等待着它们年之中最丰盛的筵席,熊在河滩上等待,水鸟在水面上游荡,肉食鱼群沉在水底,张着嘴,露出锋利的牙齿,等待着这些肉味鲜嫩的鱼。没有畏惧也没有迟疑,它们知道它们历尽千辛万苦从大海深处来到这里是为了什么,只有短暂的几天激流涌动的川溪平静些,它们必须往无前地冲过猎人们布下的网。任凭熊的利爪起落,水鸟和肉食鱼群把多数的同伴从身边叼走撕碎,它们只是拼尽了全力往前游,每前进寸就更接近目的地,那里有个温暖、满是水藻的湖泊,在那里幸存的鱼儿会代替它死去的同伴们产下成千上万的卵,来年春天这些卵孵化,小鱼不仅像它们的父母,也像那些没能从猎人手中逃脱的鱼。这就是战场上残酷的生存法则,在这里,任何个人的命都不重要,只要最后个人能够爬到敌军的将旗那里砍断旗杆。是死在半路的千千万万人的手为他举起那斩旗的刀。

    “这就是为将的道理,就算你知道那些都是活生生的人,你却必须忘记这点。为将的人,每次下令都会有人因你的令而死去。但是所有的令箭都必须投掷出去,”父亲这么说的时候眺望着落日下的远山,“这就是所谓‘杀伐决断’。”

    这就是杀伐决断,面对着屠场般的世界,懦弱的人是生存不下去的。

    他回头看着正在崩溃的左右翼,他们正在相互靠近寻求支撑,他看到兄长完颜宗翰的那面所到之处震惊百里的大旗在烟尘中堪堪就要倒下,每次掌旗的武士被利箭穿心,立刻就有人扑到完颜宗翰的背后,再把那大旗竖起,宋人骑兵带马围着他们奔跑,箭矢如雨,左右翼化作了圆形阵,死死地保护着阵心的兄长和他麾下的不到千人的骑兵。

    那是他们的旗,他们杀敌的长刀,他们是要去那个温暖湖泊里产卵的鱼。

    “败退者斩!”名千夫长在大声咆哮。

    完颜宗望猛地回头,看见名铁鹞子武士惊恐地捂着两耳吼叫,从战场上不要命地往后逃。他的指缝里渗出鲜血,大概是两耳都在孙珲发出的雷霆般的巨响中聋了。那名武士就要从完颜宗望马侧驰过,完颜宗望的心猛然抽紧。

    他知道军令的严肃,他如果此时不斩下这个武士的头,下面不会再有人冲锋。但那是张何等年轻的脸啊,只有十六七岁,大概是刚刚接过了父亲的刀和铠甲,成为了名效忠金帝的铁鹞子武士。完颜宗望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得出他是真的害怕,个十六七岁的大孩子,看见那么多人就在他的身边化作横飞的血肉,他理所当然地害怕。那样就要砍下他的头么?完颜宗望的手腕僵硬,脑海忽然片空白,这个间隙,那名武士在完颜宗望面前闪而过。完颜宗望意识到这是个巨大的错误猛地回身时,看见那个大孩子的头从脖子上滚落下来,无头的尸首膝盖弯曲,扑倒在地上。斩下他头颅的刀握在千夫长手里,那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冷厉的脸上不带丝表情。

    “我带队再冲次,再有两队好弓手从左右包抄。”千夫长说道,“让那个妖人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喷火。”

    完颜宗望在那个男人铁样坚硬的面孔前只能点头,“谢谢,本该是我动手。”

    “理应为二殿下效劳,”千夫长看着地下那个大孩子的头颅,“我们温迪罕家的男人不能是懦夫。”

    完颜宗望没有来得及说话,葛博西罕和葛尔宾安从左右闪出,“我们带弓手从左右包抄。”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