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圣杯战场最新章节 → 第三十七章:新的开始,决裂

圣杯战场最 第三十七章:新的开始,决裂

    两天后……

    祁暮雪后悔了,后悔自己当时威慑么说出那样的话。自己当时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连那些都看不出来?自己的朋友自己不了解吗?自己的恋人自己不了解吗?为什么自己不信任他们呢?可是自己又怎么跟他们道歉呢?

    思考了天多,祁暮雪才打定了主意,拨通了自己最好的朋友的电话。

    “喂,婷婷,那个……”

    徐婷婷听到祁暮雪这样的声音,缓缓地松了口气:“小雪,怎么了?”

    “那个……那天对不起了,我……是我的不好。”祁暮雪还是先道歉了,“明明婷婷直都在帮我,我却是说出那样任性的话。”

    徐婷婷听到祁暮雪的道歉,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应她了,只能轻轻地咳嗽了声:“小雪,如果要道歉,还是去跟他道歉吧!”

    “嗯。”祁暮雪答应了声,“他……还在那里吗?”

    “也许吧,毕竟他现在的身份。”徐婷婷给出了肯定的回答,“而且你还要谢谢他,他感觉出来了,小雪应该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吧!平时的小雪是不会说出那样的话的。”

    “他……猜到了吗?”听到这句话,祁暮雪感觉自己的眼泪又要流下来了,明明自己最近已经哭过好多次了,但是泪水点都没有枯竭的现象。当然这次的泪水跟其他的时候不样了,这段时间都是痛苦的泪水,而这次是因为感动。

    果然,最了解自己的人,是自己的这个恋人吗?

    心中怀着这样的想法,祁暮雪跟徐婷婷简单地说了几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躺回了自己的床,试着去那个世界,找那个对于自己来说非常重要的人。

    “是小雪吗?”祁暮雪刚刚出现在圣杯战场中,就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声音。抬头看,那是个背影,是那个对自己来说非常重要的人。

    “航……对不起,那天……我不该那样的……”

    祁暮雪低下了头,她本来准备好的道歉台词,在见到对方之后,瞬间全部忘掉了,只能暂时将自己心中想的说了出来。

    杜彦航点了点头,缓缓地回过身来,直接下子将祁暮雪抱进了怀里:“小雪,这不怪你,你也是受害者。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如果你不想说我也不去问了,我只希望小雪你能够开心起来,能够继续做我最重要的人。”

    “嗯。”祁暮雪点了点头,直接趴在了杜彦航的胸膛,这次感动的泪水直接淌了出来,将少年的衣衫打湿了。

    “小雪,出去散散心吗?”杜彦航能够感觉得到,自己怀里的这个少女,最近绝对是经历了什么非常痛苦的经历,既然如此那就带她出去走走吧!也不需要走太远,只要在这附近转转就好了。

    “嗯。”祁暮雪自己心中对杜彦航有些愧疚,点了点头之后,就跟在他的身后,向别墅外边走去了。

    散步的路,祁暮雪思考再三,还是将自己前几天经历的事情全部告诉了杜彦航,包括自己直都不想跟杜彦航说的,关于他们也能够获得特殊的能力的事情。

    “小雪,其实……”杜彦航稍微有些犹豫,最后还是说了出来,“我也因为些莫名其妙的原因,获得了特殊的能力。”

    “真的?”祁暮雪愣了下,完全没有想到杜彦航也拥有了这样的能力。

    杜彦航点了点头,演示了下自己的能力。前方的棵树的树干,突然间就出现了几道如同是刀痕的伤,至于是怎么做到的,祁暮雪根本就没有看清楚。

    “我的能力基本是可以让空气在瞬间变成很多利器,同时对某个事物进行攻击了。”杜彦航这样解释道,“至于其他的用法,我目前还不太清楚。”

    祁暮雪点了点头,但是……

    “也不知道会不会还有什么变化后的能力。”杜彦航叹了口气,又说出了这样句话,不过并没有人回应。

    “嗯?”杜彦航转头看,还在身边的那个少女已经不见了。

    “小雪?”

    祁暮雪立即将自己的圣杯战场连接装置给卸了下来,从床爬了起来,飞快地跑向了电话所在的位置,拨通了个号码。

    “肖叔叔,我爸爸他们的死因是什么,您能够再跟我说遍吗?”祁暮雪有些着急地问道。

    “怎么想起突然问这个了?”电话另边传来了有些疑惑的声音。

    “肖叔叔,回头再跟你解释好吗?现在能不能先回答我的问题?”

    “好吧好吧!”电话那边也听出来祁暮雪有些着急了,“他们是被同时出现的刀状物所杀,从伤口来看,是种薄如蝉翼的武器,而且所有的伤口肯定是同时间造成的,至于究竟是什么武器,我们并不清楚。”

    祁暮雪点了点头,语气突然冷了起来:“也就是说,如果有人能将空气凝成武器,也做地到是吧?”

    “话虽这样说,不过真的有那种能力吗?我记得小雪你是空气凝固的能力吧!”

    “是的。”祁暮雪点了点头,“肖叔叔,谢谢你了,回头我再跟您联系。”

    “额……好吧,小雪你也好好休息休息,不要自己病倒了。你父亲他们绝对不想看到那样的场景。”

    “谢谢肖叔叔关心,再见。”

    挂断了电话,祁暮雪全身乏力地坐在了地面。

    虽然有定可能是他,但是他又为什么这样做呢?为什么呢?

    也许是巧合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祁暮雪回到了圣杯战场。

    “怎么了,那边出事了?”杜彦航立即发现了回来的祁暮雪,关心地问道。

    祁暮雪摇了摇头:“只是突然想到些事情,回去看了看而已。”

    杜彦航点了点头,轻轻地拍了拍祁暮雪的肩膀:“小雪,不要太累了,好好照顾好自己,至少在我还不能回到你身边之前。”

    “可是,航现在得罪了那么难对付的家伙,恐怕很多年都只能以逃犯的身份生存吧……”祁暮雪这样问道。

    杜彦航沉默了,这的确是现在面临的问题,不过……

    “我相信我的同伴。”杜彦航长长地出了口气,“如果可以,我自然希望能够改变些什么,但实在不行,我们就都进来这里吧!至少这样,大家永远都不会分开了。”

    “我们就都进来这里吧!”

    “我们就都进来这里吧!”

    “我们就都进来这里吧!”

    ……

    祁暮雪的耳朵里遍遍地重复着这样的声音,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然想明白了。

    “原来是这样。”祁暮雪微微露出个笑容,“航,你成长了呢!”

    “嗯?”杜彦航愣了下,不明白祁暮雪为什么会这样说,“毕竟经历了这么多,成长是必须的,难道还要原地踏步?”

    “说的也是呢,就算是再困难的事情,也要尝试尝试。”祁暮雪点了点头,但是她的脸色明显不太好,“说不定就能瞒过切,获得成功呢!”

    杜彦航皱了皱眉,总感觉她的话里面还有其他的东西,根本不明白她在说些什么。

    “杜彦航,下次见面,我们将是死敌!”句话落下,少女的身影再次消失了,只留下了仍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少年。

    原来是这样……杜彦航这样做的原因,就是为了抹除祁暮雪在那个世界的牵挂,好让她起到圣杯战场里面生活……为了这个结果不惜铤而走险。

    至少现在的祁暮雪,已经认定了这点。

    祁暮雪看了看自己的手机,将其关机了,并且将电话卡拆了出来,扔到了边。

    至少这样,就不会有那些家伙来烦自己了吧!

    那个人竟然,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想必那些女人也都参与了吧!说不定她们早就是他的宠姬或者奴隶了呢!想到那样的场景,祁暮雪感觉自己心里非常的恶心,自己竟然有段时间,跟那样的个人在起了。

    狠狠地擦了擦自己的嘴,祁暮雪恨不得直接将自己跟他接触过的皮肤全部都揭去!看了看旁安放在楼梯的镜子,看了看里面的那个自己……

    祁暮雪抄起把剪刀,将自己的长发束。

    “咔嚓!”

    声落下,长发已经不见了,虽然因为是自己剪的,发型并不好看,但已经完全不是以前的那个祁暮雪了。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祁暮雪好像还有什么不满,心中好像还有什么想要做的事情……

    “刺啦!”

    鲜血滴落。

    镜子里的白皙的左脸,道血痕触目惊心,直接破坏了那张精致绝伦的脸。这下定会留下伤疤吧!定会吧!

    “这样就好了。”祁暮雪根本没有管脸的血迹,任凭它们滴落在地板。将带有丝血迹的剪刀放在了桌子,将把长发丢进了垃圾桶。

    那些都是不必要的东西了。长发也好,美貌也好,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个男人能够得到那些,因为她绝对不会再相信这个世界任何个男人。

    没有回头路了,这是新的开始。46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