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五四二章 木屋五人众

诡三国最 第五四二章 木屋五人众

    天色已经较晚了,现在这个时间估计庞德公已经歇息了。今天已经是惊动了庞德公一次,再这么晚去打搅就更加的不合适了,因此斐潜也就收拾了一些自己的情绪,往木屋而走。

    到了木屋之后,斐潜虽然还有一些触景伤情,但是已经被最初听到这个事情的时候好了很多,心境也平静了不少。

    进的庭院当中,庞统等人正在天井当中,接着夕阳还有一些余辉,拿着书卷都在看书。

    庞统毕竟是少年,个头窜的比较快,比起之前,高了有大半个脑袋,正拿着一卷书简晃悠着看,见斐潜进来了,先瞅了一眼斐潜的面色,然后便笑嘻嘻的站了起来,绕着斐潜转了两圈,哈哈的笑了两声,有些得意的晃晃脑袋,说道:“莫**狐,莫黑匪乌!”

    斐潜不吭声,瞄着庞统绕过身边的时候,忽然一伸手将庞统的大脑袋夹在胳膊底下,调侃道:“好啊,你个小呆鸟,翅膀硬了啊,敢来调笑我了!”

    “啊啊!放手,你个大水鱼,又仗着力气欺负我!”庞统嗷嗷直叫,奋力挣扎着,但是虽然说庞统长大了一些,但是和斐潜这经历了军旅生活的人,这个气力完全不在同一个档次上,因此怎么也挣脱不了,引得一旁的枣祗等人也是一阵的笑。

    斐潜搂着庞统脑袋,趁着众人没有注意,便在庞统耳边说了一声谢谢,然后才放开了庞统。

    庞统哼了一声,然后跑到一边去了。

    枣祗和徐庶,以及太史明都上前一一的和斐潜见礼。

    随后便一同围拢在天井下就坐……

    斐潜看着众人的座位,忽然感觉到有一些恍惚,竟然呆了几秒钟。

    众人为之一静。

    斐潜回过神来,笑笑,说道:“没事,没事,我只是突然想起之前我们围坐在一起讨论问题的情形……这一转眼,似乎已经过了许久的样子……你们最近还有在继续讨论问题么?”

    枣祗点点头,说道:“自然是有的。”

    斐潜忽然来了点兴趣,问道:“那都讨论过什么问题?”

    枣祗说道:“你离开了之后,研讨过一阵子的郡县施政,也讨论过酸枣之盟……”

    一旁的徐庶忽然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见众人转头看他,便连连摆手说道:“没有什么,只是听子敬一说,忽然想起当时讨论酸枣之盟话题最后的赢家……”

    徐庶话音刚落,就引起了众人一阵吭吭哧哧的笑声。

    太史明则是不怎么好意思的在一旁挠头。

    “子鉴,最后这个酸枣之盟的话题是你赢了么?”斐潜也觉得有趣,有这几个才智决定的家伙一起讨论的,想必最终的答案很精彩。。

    太史明嗯了一声,然后说道:“这个,碰巧的啦,当时大家都说的挺好,然后我就说最后董相国会跑……”

    庞统在一旁拍着腿笑,说道:“没错,没错,就是这个,哎呦,笑死我了……当时我和元直将山东和山西各个将领都分析一个遍,顶不上子鉴的一句话……”

    “哦?子鉴当时怎么说的?”

    太史明吭哧了一小会儿,说道:“……我当时说,我村里两人打架,打不赢的那个肯定跑……”

    斐潜一愣,也是哈哈大笑,难怪庞统和徐庶会乐成那个样子。不是嘲笑太史明,而是觉得就像是同样面对一团乱麻,庞统和徐庶分别从这团乱麻的材质和密度分布等等问题进行了深刻的研究,然后再就各种可能性展开了讨论,但是太史明一上来随意抽了一个线头,就解开了……

    就是这样的尴尬。

    斐潜说道:“子鉴说的对!复杂的事情其实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嗯……谢谢诸位,你们的意思我明白了。”虽然说这种劝慰的方式有些特别,但是还是挺感谢的。

    庞统哈了一声,向两边一边伸出了一只手,说道:“来来,每人一颗银豆子,愿赌服输啊……”

    “嗯?”斐潜哭笑不得,说道,“你们竟然以我为赌注……说说看,怎么算的?”

    庞统一边得意洋洋的收着银豆子,一边说道:“我赌第一轮你就能明白的,元直和子敬赌的是第二轮,子鉴……小孩子,不得参与……”

    “太史明还小孩子,比你年纪都大一些吧?”斐潜摇头,说道,“想不到你还对我挺有信心的么……”

    “那是辈份,不一样的,再说你怎么说也是水鱼啊……”庞统晃晃大脑袋。

    斐潜没理会庞统的潜台词,而是说道:“既然今天大家都有兴致,我们就再讨论一个问题如何?”

    “天下?”庞统问道。

    “差不多吧,二袁。”斐潜回答。

    徐庶呵呵笑了一声,说道:“这个问题我们前几天刚刚讨论过。”

    “哦,那你们是怎么看的?”斐潜问道。

    “子敬认为是袁本初,我认为是王子师,士元和子鉴认为谁都不是。”徐庶说道。

    枣祗点点头说道:“袁公路傲气凌人,手下虽众,但是如同散沙一般,袁本初虽然只在冀州一地,但是谦逊待人,豫州之士亦多有北上者。”

    徐庶随后简明扼要的说了一句:“然王子师有大义。”

    斐潜点点头,问太史明道:“那么子鉴之意呢?”

    太史明说道:“我……我是觉得,兄弟两个打架,但是旁边一堆人看着,就算打赢了,也未必是好事……”

    庞统点头说道:“我的意思也是这个,况且二袁都表现的太过于急切了些……”庞统原本还有一些话的,但是扫了一眼斐潜,便缩回去不说了。

    倒是斐潜到现在坦然了些,说道:“于礼不符?”

    庞统点点头,既然斐潜都说开了,便也不隐藏了,说道:“虽说长者离世服丧的习俗,虽然没有成为明文约定,但是难免会引人讥讽,此乃其一;其二,至今为止,二袁均未举旗,若是之前尚可说是为了国家社稷,为了报家仇,但是现在董相国已死,却还在不停的招兵买马,这样的行为,难免就有些……”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