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五二九章 不如归去

诡三国最 第五二九章 不如归去

    长安城西的一个偏僻的山中,一行人马正在静静的等候着。守候在马车边上的护卫虽然身上穿着的是普通的葛布,却隐隐透出一些彪悍的气息。

    马车并不是士人的那种华盖之车,而是普通的车厢形体。车体之上也没有任何的花纹,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不管是从哪一个角度看,都是普通到了极点的一辆车。

    可能唯一会引起他人注意的,就是车厢那似乎沉厚的门帘,就连风似乎都不怎么吹得动……

    门帘后突然爆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

    “嗨,师兄,你有病,得治啊!”贾诩懒洋洋靠在一边的车厢壁上,说道,“……唉,早说过让你多注意点身体……不过现在说这些也晚了……”

    虽然是白天,但是车厢之内光线比较不好,不过也多少能视物就是。

    李儒抱着一床锦被,包裹着全身,只露出了一张消瘦得几乎不成人形的头,头发花白散乱,也没有束,任其散乱着。听了贾诩的话,李儒挑了挑眉,也没有回话,只是从锦被里面伸出了一只枯瘦如柴的手,取过一旁的锦帕,擦了擦因为剧烈的咳嗽而喷出的点点口蜒。

    “……师兄你这是阴阳两虚啊……”贾诩念念叨叨的,“……看你现在瘦的,我要是讲话大声一些,估计都能把你吹跑了……”

    “……你可以吹一个试试……”李儒不咸不淡的说道,不过声音低沉沙哑,似乎是因为咳嗽大多导致得声带损伤。

    “呃,这个……”贾诩迅速转换了另外一个话题,“……这个董仲颖之事,我也有帮忙的啊,只不过他仍是自寻死路,我也没办法……”

    李儒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那个歌谣和道人都是你安排的?你怎么知道吕布那竖子有问题?”

    贾诩嘿嘿一笑,摇头晃脑的说道:“某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啊,行了,不开玩笑,我当时虽然觉得吕布可能有问题,但是也还不确定……”

    李儒挑了挑眉毛,想了一下,说道:“那你写了两个口,也就是纯属试探了?”

    “也不完全是吧……除了双口吕之外,也可说是进宫则无冠也……”贾诩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说道,“只不过董仲颖似乎是傻了一样……这么明显的表示都看不懂……”

    李儒又是一阵咳嗽。

    贾诩挑开了一些门帘,将脑袋伸了出去,对着车厢外的护卫喊道:“水呢?!烧个水要这么久?!”

    “……没事,死不了的……”李儒拍了拍胸口,然后低声的说道,“……相国确实是傻了,或者说他……这个事情我一直瞒着,也找了一些药给相国吃,但是一直时好时坏……”

    贾诩刷的一下把头缩了回来,说道:“……师兄之意……有人下毒?”

    李儒皱眉,说道:“早在雒阳之时,相国就略有些征兆。后来相国多数时间位于坞,加上当时长安物价腾沸,事务烦乱,我也一时没顾的上……原想着相国位于坞,又是重重护卫之下,应无大碍,却未曾想到……”

    贾诩忽然有些恼怒,将眼睛眯缝成为了一条线,隐隐露出了些许寒芒:“……那么说,师兄你这个身体……也有可能是……”

    李儒愣了一下,说道:“但是我的症状和相国不一样……”

    贾诩摆了摆手:“这事师兄你不用管了,我来察办就是,反正……哼哼……嘿嘿……”

    李儒沉默了一会,叹了口气,显得有些疲惫的往车厢上靠了靠,缓缓的说道:“行,交给你啦……反正,现在我也不想管了……不过,别把自己陷得太深……”

    贾诩嘿嘿的笑了笑,说道:“放心,师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人最怕死了,有什么事情,保证躲得最远……”

    “嗯。”这个倒是真的,李儒微微笑笑,然后有些疲倦的闭上了双眼。

    病如山倒,一点不假。

    之前还有为了董卓一番事业的这口气撑着,李儒一直都在燃烧着自己,但是现在董卓倒下之后,那种从每一根骨头缝隙里面都浸渍的疲惫和辛劳,就彻底的爆发了出来。

    西凉军就算是到现在这个地步,其实并不是一败涂地,要挽救还是有办法的,只是艰难一些而已,然而李儒太累了,太倦了,已经完全不想再像一头瘦骨嶙峋的老牛去拉这个西凉的战车了。

    对于董卓,李儒欠他一分恩情,做到现在,也算是还完了。至于其他西凉将校,绝多数人反倒是欠着李儒的恩情……

    贾诩看着李儒,目光闪动,忽然说道:“师兄你还记得进京之前,我们在渑池外的一个小山之上说过的话么?”

    李儒仍然闭着眼,沉默了很久很久,才说道:“……把那些话忘了吧……经历了这么一场,有些事……唉……我现在就只想着去找个传人,将法家的衣钵再传下去……师弟你将书典都放在哪了?”

    贾诩回答道:“一部分在榆中,一部分在襄武,还有一些在冀县。”

    李儒扫了贾诩一眼,没有说什么。

    贾诩嘿嘿笑笑,说道:“这不是正好么,反正师兄你就可以在这三个地方都待待,说不定有好苗子呢。”

    车厢外的护卫轻轻敲了一下车厢,说水已经烧好了……

    贾诩连忙接了进来,打了一碗递给了李儒。

    李儒端过碗,略略吹拂了一下,或许旁人觉得还是比较的烫,而李儒却仿佛并不觉得,大口大口喝下去之后,脸上才浮现出一点点的血色。

    贾诩避开视线,有些不忍再看。

    李儒放下碗,笑笑,说道:“好了,你我终须一别,不如就送到这里吧……啥时候觉得玩够了,就回家吧……我叫人还会给你煮牛肉,管够……”

    贾诩哈哈一笑,说道:“好!一言为定!”说完便和李儒对视了片刻,然后便一扭头,下了马车。

    一行人马缓缓的往西而去,忽然从车厢当中传出了一曲歌谣:

    “蔽芾甘棠,

    “勿翦勿伐,

    “召伯所茇。

    “蔽芾甘棠,

    “勿翦勿败,

    “召伯所憩……”

    唱到了一半,却被一阵咳嗽打断了……

    贾诩叹息一声,接着唱道:

    “蔽芾甘棠,

    “勿翦勿拜,

    “召伯所说……”

    歌声当中,人马渐行渐远,逐渐的消失在视野之中。

    贾诩一直站在道旁,眯缝着眼,良久才用很低很低的声音自言自语的说道:“我才不管是召伯还是姜望种的树,反正要是碍眼了,我照样砍了……师兄你可以忘了……我可不打算忘……嘿嘿嘿,反正师兄你继承的是法家的衣钵,而我则是……嘿嘿嘿,反正若是论建设家国我比不上你,但是……嘿嘿嘿,你未必能比得上我……”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