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五二八章 暴风雨前的安静期

诡三国最 第五二八章 暴风雨前的安静期

    政客的基本技能里面,就包含了虚伪这样一个的项目,而且,必须是精通无比。不懂得遮掩自己,不懂的隐藏情绪,不懂得虚张声势,不懂的装腔神作书吧势等等的,最终都会彻底的倒下,成为他人的阶梯。

    斐潜看了看正在前方统帅前部的马延。

    毫无疑问,马延是一个杰出的统军将领,但是距离帅才似乎还有一些距离。或者说,马延在和传统的中国式的帅才,在政治这个方面,略有一些短缺。

    其实有好多事情,都潜藏在斐潜的心里,一直盘旋不去,也一直犹豫不决。

    就比如将帅这样的事情……

    华夏自古军政不分家,军政合一。军政合体,就容易产生各种独裁者,比如董卓,甚至再往后一些的曹操,当然还有其他的人……

    这样的一个人,享受着绝对的领导力和朝廷的统治力,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政令通行比较便捷,减少内耗,增加对外战斗力,可以集中高效的推动整个国家的方向,但是同样也会容易带着整个国家奔向无底的深渊。

    斐潜思索着,跟着大部队一起行动,胯下的战马几乎不需要任何的指令,就自动的,略低着头,跟着马群一起奔跑,根本不用斐潜担心前后左右的距离控制问题。

    这就是在并州,河套地区,或者是其他地区,大规模的训养马群而出产的战马,所带来的额外的好处。

    马匹经过长时间的人类驯化,对于单一马匹来说,其实散养和群养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如果针对的是战马,则群居的马匹在先天上就有优势。

    因为群居的马匹从小就习惯了身边其他马的嘶鸣声、马蹄声等等嘈杂的声响,也适应了其他马匹比较近距离的接触,最重要的是在草地上奔驰的时候,不需要任何指令,这些群居的马匹自动的就会略低下头颅,紧紧的盯着前面一匹马的屁股,在头马的带领之下,冲向任何地方……

    甚至是死地。

    马匹是天生的近视眼,在高速移动之下,它们唯一的标的物就是前面的马屁股……

    然而那些散养的马匹,已经习惯了独处,习惯了自己去看世界,因此站在队列当中就极端的不适应,它们惶恐不安,不习惯各种声音,不习惯有东西挡它们的视线前面,甚至不习惯前面那只马放的屁!

    随后就不得不要经过相当一段时间,被训斥,被鞭打,然后才懂得正视面前环境的改变,才能从一个社会马,变成一匹军队马……

    嗯,这样的两种马匹,很像一些事情和人,不是么?

    但是问题是,怎么选?

    汉帝,刘协。

    汉朝最大的独裁者,至少是在名义上的。

    可是就连斐潜自己都知道,甚至包括斐潜自己在内,有多少人是真正的彻底的服从于这个独裁者的?

    这是整个汉朝的体制,所有的政客都在这个体制内寄生存活,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现在实行的这个汉朝的体制是多么的脆弱不堪。

    大独裁者统领着小独裁者,一层层的架构从上而下,就成为整个的封建社会的结构模式,绵延了一直到了其后很长很长的时间……

    马延从前方兜了回来,询问是否需要让整个部队休息一下。

    斐潜看了看天,又往队伍后面看了看,点了点头。一开始的时候,还有几个人马跟在后面,随着斐潜带着队伍一路向北,这些跟着的人就越来越少,现在也差不多都撤回去了……

    马延返回了前部,发出了号令,逐渐减缓了速度,然后整个的部队就停下来了。

    斐潜甩鞍下马,将缰绳扔给了一旁的亲卫,径直走到了旁边的一棵树下,坐了下来,揉了揉大腿……

    在后世,自己大腿两侧的肉是软的,现在却是覆盖了一层的老茧。斐潜摇了摇头,有时候看起来似乎有一些选择,但是到了最后,往往都只剩下了一个……

    马延也走了过来,然后也一屁股就坐到了树下的草地上,靠着树干,伸着双腿。在马背上坐久了,能将腿伸直放松下,都是一种幸福。

    “诚远,我准备在前面一些就转向往东了。”斐潜轻声说道。

    马延扭过头来,也是轻声说道:“这么快?也好……不过,万一鲜卑真的南下怎么办?”

    “那就按照计划,沿着旧秦直道往上……”斐潜脱下头盔,一面伸手进去扯了扯,调整着里面的那块衬布,一面说道,“……不过冀州二虎相争会吸引大多数人的目光,甚至包括鲜卑人,所以柯比能也要防着两头老虎一转头先把自己给吃了……毕竟谁也不喜欢打架的时候还有一只狼蹲在旁边吧?”

    柯比能蹲着不动,那么步度根自然也不可能做大动神作书吧,否则步度根自己老家说不定还不用等到斐潜派兵,就被自己人给抄家了……

    因此,鲜卑大规模南下,其实可能性根本不高。

    不过有效的信息总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而很多时候,被放到表面上的都是无效的,无意义的信息,就像斐潜已经记不得袁绍和公孙瓒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爆发了冲突,或者……

    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原因……

    袁绍似乎和乌恒人有过什么协议,所以反过来,公孙瓒可能也和柯比能之间有什么协议,或者是还要加上黑山军?

    还有青州那边一块的当年声势浩大的残留下来黄巾匪……或者已经不能叫匪了,在青州有好几个黄巾头领原先就是当地的豪右,现在当然也是,只不过换了一块招牌而已,并且还不用向汉王朝缴纳税赋了……

    然后就是长安自己也会乱起来,争夺的也就是谁在前面跑,谁在后面看屁股而已。

    当这些纷乱的重磅消息相互影响的时候,水面上泛起的层层涟漪,就可以掩盖住在水下斐潜的身形了。

    “我带八百骑走……让贤良先穿中郎将的盔甲,打上我的旗号,坐镇平阳……有什么事情,就按照先前计划的来办,若是有突发事件,就你、贾梁道、黄叔业三个人商量着办!”斐潜看着马延说道。

    马延能不能从一个将领变成一个统帅,机会便只有现在的这一次。将领可以只将军事方面的东西考虑周全就好,但是统帅却需要全盘的衡量和政治上的妥协。马延能不能在斐潜离开的时候,展现出除了军事之外的一些政治上能力,这将决定了他今后的方向。

    当然,不仅对于马延,对于贾衢和黄成也是如此。

    脱离权利中心,放出权限,前往荆襄,这个事情虽然有些风险,但是还是要去做的,幸好现在这个阶段,各地诸侯绝大多数还是在观望,甚至很多人还在等着二袁之间先决出一个胜负出来。

    因此斐潜脱离并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比较安全的。不过这样的机会窗口也仅仅只有现在这一小段时间而已,再往后,从凉州到雍州,从冀州到豫州,从青州到徐州,从荆州到扬州,基本上都是在相互之间扯破了脸皮,各种下贱的手段层出不穷,到了那个时候,行动的风险就高了非常的多……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