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五一四章 突如其来的传闻

诡三国最 第五一四章 突如其来的传闻

    长安从黑沉的睡梦当中清醒了过来,人声渐渐,行人碌碌,斐潜也带着亲卫沿着大街缓缓的走着。

    斐潜揉着宿醉有些头痛的脑袋,准备回驿馆洗漱休息一下,再去蔡邕师傅哪里去拜访一下,说不得还需要去斐家斐敏那边去一趟……

    昨天夜里吕布的那些没头没尾的话还有一些依稀的印象,这或许就是吕布反叛了董卓的原因,但是从这样看来,吕布似乎并没有获得什么特别的好处,除了那个“小草“之外……

    忽然之间,看到前面有一条街道路口之处站着一些兵士,还立了拒马,似乎是封锁了整个的街口。

    斐潜侧了侧脑袋,唤过一个亲卫吩咐了几句,然后便继续前行。不一会儿,那个亲卫从后追来,低声在斐潜之侧说道:“那里曾是相国府邸……”

    董卓住坞居多,那么相国府邸多半就是李儒那里办公了。

    李儒……

    在这一次董卓的被杀事件当中,没有任何举措?

    这简直是……

    斐潜脑袋旁边的血管蹦蹦跳了两下,不由得不舒服的伸手掐了一下脑袋的太阳穴,一时间也想不了那么些事情了,只想尽快的回到驿馆去。

    可是到了驿馆,斐潜却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办法享受片刻的清闲斐家的管家一直就在驿馆里面等候着,看见了斐潜便马上贴了上来……

    只好半洗半睡,沐浴完毕之后,便又赶往了斐敏的家中。

    斐敏找就在门外等候,见到了斐潜,甚至是亲自上前,替斐潜拉住了马缰绳,哈哈大笑着说道:“吾斐家千里驹来也!”

    “……”斐潜翻身下马,“拜见叔父!”

    斐敏哈哈笑着,挽着斐潜的臂膀,一边吩咐着让下人们去给斐潜的亲卫准备吃食,一边便将斐潜往后厅带。

    不仅如此,斐敏等斐潜落座之后,还将夫人和两个儿子又都叫了出来,让其见了面拜见之后便要布置酒宴……

    斐潜连忙摆手说道:“叔父心意,侄儿心领,然昨日才饮整宿,今日还需去拜见师傅,实不能多饮矣,望叔父恕罪,有些茶汤即可……”

    “也好!也好!”斐敏便叫下人去准备些醒酒汤和茶汤。

    然后便笑眯眯的看着斐潜喝醒酒汤,不说话……

    斐潜放下了碗,说道:“叔父可有事要嘱咐侄儿?”

    “啊,没有,没有,”斐敏摆摆手说道,然后停顿了一会儿,说道,“……还未谢过贤侄指点……”

    言毕,斐敏到时正容向斐潜拱了拱手,表示了谢意。

    说实在的,如果不是斐潜之前在雒阳闹了些妖蛾子,然后斐敏感觉自己也不要待在雒阳惹人注意了,便跟着刘协迁都的后脚,举家迁徙到了长安,那个时候别说六百石的官员了,就算是千石的官吏大部分的都还没有什么动神作书吧……

    神作书吧为第一批来的官吏,自然得到了不少的实惠,就比如现在斐敏居住的府邸小院,若是按照标准至少都是千石以上官吏才能居住的,不仅如此还配给不少物资。

    而那些越晚来的,几乎就是越惨,而那些配给的物资,在最后证明了才是珍贵无比的……

    因此,这一个感谢,斐敏多少还是有一些诚意在的。

    斐潜连忙回礼不受。

    斐敏眨了眨眼,笑呵呵的稍微往斐潜这边侧了一下身,低声说道:“贤侄……此番……可是欲留京都?”

    “叔父为何有此问?”斐潜说道。

    留在长安?

    我疯了才会留在长安!

    要知道接下来长安可就是一个巨大的漩涡,人一旦卷进去,尸骨无存啊!

    没想到斐敏说道:“啊呀,贤侄还保密不成?叔父我都听说了,贤侄带了祥瑞而来,就是为了去除在并州那个苦寒之地的差事……不过不知贤侄现在意属何职啊?”

    重要的是有没有跟王司徒搞好关系哈?

    斐敏心中想着,若是斐潜真的跟王司徒的关系就像朝廷之上所见到的那么的融洽,这个留在京城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真要到那个时候,说不得自己还得看着斐潜脸色过日子……

    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是斐敏自家还是知道自家的事情,两个儿子不怎么成才,若是能借着斐潜的东风再往上走走,也是不错,至于斐家家主么,斐潜还年轻,家中无丁,又跟荆襄黄氏联姻,一时半会暂时威胁不到他的家主之位。

    因此现在,斐敏自然要和斐潜再拉近一些关系。

    可是斐敏的话却像是突如其来的一个闷雷,震得斐潜有些不明所以。

    自己什么时候说过要留在京城的话?

    甚至能传到了斐敏的耳中来了?

    昨日才大早朝,然后便是跟吕布喝了一下午加一个晚上的酒,哪里也没有去,除了高顺、张辽一帮人谁也没有见,怎么会传出我要留在长安的话语出来?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回事?

    斐潜皱眉摇头说道:“并州之局方兴未艾,吾断断无留京之理!不知叔父听何人所言?”

    “这就怪了……贤侄真未言及欲留京都?”斐敏也是不解,说道,“昨日早朝之后,便有多人上面,多少也都有提及一些……”

    “何人?”斐潜追问。

    斐敏看着斐潜说道:“有谒者仆射,羽林右监,还有……尚书右丞……”

    斐潜眼角一跳,怪不得叔父斐敏以为自己是要留在京都了:

    谒者仆射是光禄勋属下,自己还挂着一个光禄勋的左署中郎;而羽林右监则是属于保卫皇室禁卫军部分;最重要的是尚书右丞,直接属于尚书台,而尚书台现在正握在总领政事的王司徒手中……

    难道是王司徒之意?

    就算是斐潜在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在脑海当中瞬间也是跳出了这样的一个想法,更何况不明所以的斐敏了。

    难道自己真的留在京城?

    不,绝对不可能!

    斐潜断然言道:“此事绝无可能,侄儿资质潜薄,怎可腆颜于朝廷众贤之列?叔父也莫再提及此事。”

    斐敏略带怀疑的看了看斐潜,说道:“贤侄此言……京都,可有何不妥?”

    卧槽!

    斐潜低下了头,这个自己到底要怎么讲?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