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五一一章 记忆当中的亮点

诡三国最 第五一一章 记忆当中的亮点

    这一次的祥瑞是大事,可以说斐潜送来的四角羊刚好成为了王允急于证明自己的所神作书吧所为是正确无比的一个绝好的证据。

    因此王允决定要做一次盛大的,广为人知的祭祀上天的活动,以此来证明自己是属于天人感应当中顺天而为的那一方。

    当然这么重大的事情,不可能立刻就能在一次朝会上安排下来,只能是大概确定了一下框架,然后还有许多具体的事情要继续商讨……

    大朝会,皇帝刘协很开心,总领政事的王允很开心,位列朝班的群臣都很开心,似乎都可以预见到了天下即将太平,中兴盛世即将到来。

    呵呵,好吧。

    大朝会终于是结束了,刘协在黄门等人的簇拥之下退场了。

    随后便是按照官阶的大小,有次序的离开,最先走的自然是总领政事的王司徒,或者说太师预备役……

    按照现在的趋势,王司徒很有可能在今年岁末,又或是明年岁初的时候接任太师这个荣誉三公的职位,当然尚书事肯定还是要抓在手里的。

    王允走到了斐潜面前,稍微停顿了一下,笑着问道:“子渊现居于何处?”

    斐潜拱手回禀道:“现暂于驿馆也。”

    王允点点头,没有继续说什么,便走了。

    百官自然按照秩序,迈着官步,慢慢的也离开了,多数人在经过斐潜身边的时候,都会略略点头,以示亲和,但是也有几个例外,目不斜视的望天而行……

    比如像是皇甫嵩。

    还没等斐潜琢磨出一个二三四的时候,蔡邕师傅走到了身旁,捻着胡须,上下仔细看了看斐潜,笑道:“善!多了几分彪悍之气,略有些细柳之风矣……”

    彪悍的细柳之风?

    蔡邕师傅的意思是?这话应该正着听,还是反着听,还是正方都要听?

    斐潜连忙拱手,说道:“明日不知师傅可有闲暇,容潜当面聆听教诲。”

    蔡邕拍了拍斐潜的手臂,点了点头,走了。

    还没等斐潜琢磨过来,吕布从旁边一把抓住了斐潜的手臂,还伸手比划了一下:“咦,贤弟,你的个头似乎又长了一点?嗯嗯,这样才好,先前太过于瘦弱了……走走,别管他们了,到我家喝酒去……”

    说着就往外拉斐潜,根本不给斐潜拒绝的机会,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正好也给愚兄讲讲并州现在的情况,许久没有回去了,也不知道现在究竟变得什么样子了……据说贤弟你在并州做的不错啊,收复了上郡几个县城了?有没有人找你麻烦?那些胡狗听不听话?还有啊……呃……”

    一个小黄门突然从大殿的拐角快步走来,拦在吕布和斐潜面前,长揖了一礼,说道:“陛下有请斐中郎留步。”

    “啊?这个……好吧,贤弟,你等下完事了一定要去我家啊!等你啊!”吕布这才松开了抓着斐潜手臂的手,有些不舍的先走了。

    这个吕奉先,还是那么的不着调,啥叫完事了……

    “敢问中寺如何称呼?”斐潜觉得小黄门有些眼熟,便一边跟着他走,一边问道。汉代是太监这个职业发扬光大正式登上历史舞台的一个朝代,不过只有到了东汉,后宫当中才是全部为阉人充当,在这个朝代里,太监这个称呼还未出现,一般性的都成为寺人,内寺,中寺,有正式职位的则称呼职位,也才可称之为宦官。

    小黄门脚底下迈着碎步,步伐不大,却丝毫不减速度,听到了斐潜的话之后,稍微侧了一下身,回头笑着说道:“回斐中郎,小仆姓董,跟随陛下已有多年了。”

    朝堂中姓董的不仅仅只有董卓,原先的董太后也姓董,还有董承也姓董,只不过不知道这个跟着刘协多年的小黄门,到底算是董太后的董,还是董承的董……

    到了偏殿,小黄门一躬身,示意让斐潜在门外稍候,便进去禀报了。

    片刻之后便听到里面传出了宣召之声,斐潜便在小黄门的指引之下,进殿拜见。

    正式的叩拜之后,刘协便向一旁招了招手,说道:“取席来,让斐中郎坐下回话。”

    “谢陛下!”

    刘协看着斐潜,问道:“……并州……今如何?”

    “禀陛下,臣复平阳废城,建北屈营寨,募胜兵,励桑梓,定白波,拢流民,今已收上郡定阳、雕阴二县,高奴也指日可待。”斐潜将并州的形势大略讲了一下。

    刘协虽然不是很懂的那些所谓的定阳、雕阴代表的意义,但是多少也是知道是一件好事,因此点点头说道:“斐中郎忠心社稷,寡人甚为欣慰。”

    虽然一个半大小鬼在那边一本正经的自称孤寡多少有些滑稽,但是斐潜还是连忙低头拜道:“此乃臣份内之事!当尽心尽力,报效陛下!”

    “平身吧,无需多礼……”刘协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说道,“斐中郎,汝可知初任侍郎之职进宫谢恩之时,寡人正于台榭之上?”

    这个事情斐潜还真的不知道,想了一下,说道:“臣不知。”

    刘协笑道:“那日斐中郎为何叩拜之后,临行之前,又转身长揖方走?”

    斐潜都有些忘了,便说道:“禀陛下,这个……臣也不知为何……”

    刘协愣了愣,忽然展颜大笑,笑得前仰后合,眼角都笑出了一些泪花。

    这样畅快的笑,似乎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在那一段时间,刘协基本上是被董卓完全软禁,就连普通朝臣例行管理的叩拜,都不允许,只能是隔着宫殿远远的进行遥拜。

    而斐潜,是唯一一个在进行了例行的跪拜谢恩之礼后,在临行之前,又转过头再次长揖了一下才走的,这给当时枯燥到了极点的刘协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现在斐潜的回答,似乎又再次印证了刘协内心当中的那一份期盼,那一份的猜测,不管是在北邙山的哪一个夜晚,还是在宫殿前的那额外的长揖,甚至是现在不记得了的回答,都是没有经过掩饰和欺瞒,都是那么的自然。

    这对于刘协,在这一段战战兢兢活下阴影之下的生活来说,斐潜就是其中不多的几个鲜明的记忆亮点……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