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四九七章 道友请留步

诡三国最 第四九七章 道友请留步

    坞。

    位于长安以西二百五十里。

    是董卓的封地,董卓在修建了“坞”,并以驰道与长安相连。

    坞沿着坞岭而建,山势并不险峻,然而林深水清,原先便是钟官城旧址,后被董卓所用,此时仍在不断的修建当中,往来的遥役不计其数。

    钟官城,始皇收天下兵器为钟,故而得名,也就是后来汉武帝铸五铢钱的地方。

    王允才刚刚离开了相府,虽然说袁隗是已经答应担任大司农的位置,然而却未必能够让自己稳妥的缓下一口气来。

    太阳已经略微偏西了,略有一些风吹来,带了些许的寒意。

    车仗蜿蜒,轮声碌碌。

    王允正坐于盖车之中,若有所思。

    袁隗若是还想活命,就必然会答应出来接过现在的这个烫手的山芋,就像一个即将渴死的人拿到了一杯鸠酒,喝了可能会死,但是不喝却必然会死。

    然而袁隗是安分守己的人么?

    显然并不是。

    而当袁隗做了一些动神作书吧出来之后,不管成功还是不成功,这个大司农的位置必然还是要有人去顶替的啊……

    董卓、李儒的想法王允也能猜出一些来,当下物价腾沸,铸钱似乎成为了当下唯一的选择,那么现在的这个大司农,谁去当都是死路一条!

    就算是勉强抗过了眼前的这一波,秋后算账,也必然是背黑锅的最佳人选。

    怎么办?

    自己虽然算是和袁隗有过一些相互之间的协神作书吧,但是并不代表着王允自己就乐意为袁隗擦屁股,收拾残局啊!

    必须先做一些打算才是,否则真要等到事到临头的那一刻再来准备,就什么都晚了。

    而且王允现在面临的问题还不只这个,迁移来了长安,不仅仅是葛天师的茶叶断货了,就连供给董卓董相国的金丹也同样断货了啊!

    这个金丹又不是随便那个地方都有,一抓一大把,然而看到董卓那猩红的眼珠子瞪过来的时候,王允也不敢将话完全说死,只能推脱说要等葛天师开炉炼制……

    唉!

    两、三个月就干下去一玉葫芦,这个……

    金丹最好,但是不能当炒豆子吃啊!

    头疼,相当的头疼。

    正当王允绞尽脑汁,寻求对策之时,车仗忽然停了一下,一名侍从前来禀报,说是前方有一队人马正在通行,挡住了道路。

    王允在盖车之上站起身来,往前望去,在街道路口之处,有二三十的骑手似乎正在掉头,占据了整个街面,才导致自己的车仗不得前行。

    王允隐隐看着有些眼熟,阻止了侍者要去前方开路的举动,扬声喊道:“前方可是温候?还请留步!”

    吕布正准备拍马前行,却听到了后方的喊话,便扭头一看,然后沉吟了少许时间,便拨马而回,来到了王允盖车之前,拱手道:“见过司徒。”

    王允迅速的捕捉到了吕布脸上的隐闪而过的一丝郁郁之色,笑道:“温候可是欲回长安?可否同行?”

    吕布当无可无不可,便点头答应下来。

    先前在阳人一战,吕布暗地里捅出一些妖蛾子,搅乱了胡轸的计划和布置,虽然说是出了一口恶气,但是同样不可避免的也摊上了败军的名号,幸好李儒这一段时间都在为了市面上的恶化无比的长安市场在烦恼,也没有直接进行处理,就斥责了一番之后,便让胡轸吕布等人回去待命。

    但是吕布哪里在长安待得住,那种天天喝酒吃肉的日子虽然曾经是他的梦想,但是在雒阳城那一段时间,那种单调无趣的生活真的是够够的了,于是就借着交军令的理由到了坞,希望能见一见董卓,看看能不能找到些统兵外出的机会……

    然而没想到董卓根本就不见他。

    或者说没空见他。

    坞之内,嗯,新进了一批美女,前前后后加起来,估计有近千人了……

    所以,董卓很忙啊……

    最重要的是现在河洛一片焦土,山东士族已经各自缺粮,逐渐散去,难道现在还派军队出去挑衅,让这些人重新汇集起来?

    吕布自然是空跑一趟。

    于是两家并在一处,徐徐往长安而去。

    坞距离长安还是有些距离的,来回一趟四五天,不是很方便。

    按照道理来说,董卓应该是居于长安比较的方便,但是因为……嗯,所以这一段时间便待在了坞之处。

    王允看了看一旁的吕布,虽然在内心是看不起没有多少的墨水之人,但是依照现在的情况看来,多一份的助力,也就多一份的自身安全的保障。

    “温候可是见过相国?”王允问道。

    吕布微微挽住赤兔马的缰绳,不让其跑的太快,控制着与王允的盖车并行,说道:“某仅交军令尔,未曾见到相国……”当然,原本吕布也不抱多大希望来的,这坞之行,其实在他内心深处,是想去见一见另外的一个人……

    可惜也没有见到。

    整个的坞内府还是挺大的,而且还有董卓的家眷,因此并非吕布轻易可以进的,如今看来,只有等董卓回到长安的时候才能另外想写办法见上一见。

    吕布话语当中略带出的一些怅然之音被王允听出来了,不过王允自然是想不到吕布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感到有些失望,不过,并不妨碍王允继续说道:“再过两日,老夫离家满十年矣……鸿雁于飞,肃肃其羽。如今年迈,逾思东隅……如今朝堂,经寻不得几许乡音,温候,今日既然有缘,届时老夫略备薄酒,不知可否赏光一叙乡情?”

    吕布当即拱手说道:“司徒相邀,怎敢不从?”

    王允点点头,捋了捋胡子,说道:“如此老夫便扫榻静候温候是了……”

    随后便又闲聊了几句,然后王允便指了指被吕布一直控制着速度,导致有些不耐烦在乱喷响鼻的赤兔马,哈哈笑道:“老夫车慢,真苦了此马!温候不必迁就,先行可也。”

    吕布见状也是一笑,便朝王允谢道:“多谢司徒体恤,某便告辞了!”说完,便放开了缰绳,赤兔马兴奋的扬起脖子,长长的嘶鸣了一声,撩开四蹄,绝尘而去。

    王允看着吕布带着护卫远去,一脸的笑容,只是在眉眼之间,露出一点的精光……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