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四九零章 防不胜防

诡三国最 第四九零章 防不胜防

    在汉代,大家族是由各个的小旁支组成的,而这些士族的经济基础,就是把持着所有的区域贸易往来,所谓百里不贩樵就是如此,换成后世的说法就叫做区域保护主义。

    占山护泽,这些家族侵占兼并了大量的土地,并以此形成了庄园经济模式,而他们侵占的对象是最没有话语权的自耕农,而自耕农又是中央皇室的经济基础,政府的赋税和兵役都需要自耕农来承担。

    因此士族的产生和发展,天生是和中央集权的皇权是相违背的,简而言之,士族这个玩意,就是拿着皇室的招牌喝着皇室的血长大的。

    难道那些雄才大略的皇帝不知道这一点么?

    有的皇帝知道是知道,但是管不过来,一方面是天生的世界观的局限性,一方面是民众知识的普及性太差,导致不得不依靠地方士族……

    因此当斐潜将学门这样一张牌面甩在桌面上的时候,顿时就引起了士族的投射而来的各种眼神,饥渴的,贪婪的,羡慕的,怨恨的不一而足。

    学门不是想开就能开的,要有名望,更重要的是要有书籍。

    这两点斐潜都有,嗯,是斐潜的师傅蔡邕都有。论当今天下个人藏书还真找不出能比蔡邕还多的,论名望那简直就是文学泰斗。

    因此只要斐潜想开,而且蔡邕不站出来反对,学门就可以开的起来,当然陈留蔡氏难免会有一些意见,但是没有卵用。蔡邕就像是开挂的,除了他,没有第二个蔡某人可以达到蔡邕那样的程度。

    那么卫氏有么有意见,当然有!卫氏为何在河东有如此的名望?自然经学传家要占很大的一个部分,现在斐潜过来一言不合就“吧唧”甩了这样一手牌,就问害怕不害怕?恼火不恼火?着急不着急?

    因此卫望就来了,企图将这个学门多少也要染上一些卫氏的色彩。

    蔡邕和卫觊家的那点破事,还有斐潜之前的遇到的问题,卫望不知不清楚,但是原先也是觉得斐潜不就是一个才二十岁的小青年么,就算再老成,上来多灌灌迷汤,想必也未必能懂其中的厉害,稀里糊涂接过了庄园,那么后面的事情就好安排了。可是听到斐潜以师傅蔡邕的名义来拒绝之后,卫望不仅有些傻眼。

    卫望想了又想,叹息而道:“吾少年之时,长忧无书可读,每见经卷,不忍释手,偶得孤本,则定是连夜攥抄,不敢须臾有懈……哎,故曾立志愿为天下致学之子开方便之门,供进学之阶,然一生碌碌,俗事茫茫,临到得知中郎欲开山门,方寻得本心……哎!可悲,可叹矣!此番献此庄园,唯尽吾一生之愿,并无他求,望中郎全吾拳拳之意,成人之美,吾……吾……当九泉之下,亦瞑目矣!”

    言毕,老泪纵横。

    卧勒个去!

    之前走的是引诱路线,现在走的情感路线外加倚老卖老了是吧……

    敢情若是拒绝了就是惨无人道的残害了这一片美意了是吧?

    而且各个方面卫望还圆的挺好,之前年少有这样的一个宏愿,结果被红尘影响给淡忘了,然后我这样一搞,又想起来了……

    这么说,还怪我咯?

    这个卫望,还是有……嗯,怎么说呢?

    自以为是。

    不管是从最开始的名刺,然后到城外的略显骄傲,之后到现在的倚老卖老,其实都有这么一点意味。

    这也难怪,虽然卫望是县三老,但是因为卫氏的名头,所以也无人和其竞争,所以他同时也是郡三老。三老之职虽然不在官位之列,但是和当地长官也仅仅是差半级而已,按后世的有点像地方性的参政议政的机关首脑这个级别。

    因此像现在这样以长者身份的低声哀求,在卫望心中,已经是非常给斐潜面子了……

    但是面纸多少钱一斤?

    带牌子的20元一斤,不带牌子的10元……

    斐潜微微笑道:“卫公宏愿,潜深感钦佩,铭感五内,然学门伊始,寸土未动,便收取财物,明者知其乃卫公一片丹心,而不明者……恐议吾师门风迥异矣……”

    “这个……”

    卫望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出反驳的理由,斐潜淡淡的几句话,连硬塞的门窗都给堵死了,这个庄园,是送不出去了。

    然而卫望这一把老骨头,辛辛苦苦从临汾而来,又怎肯空手而回,便在心中咬了咬牙,说道:“既然如此,老朽也就不强求了。但学门初建,终需些木料、砖瓦……”

    看到斐潜刚准备开口,卫望就微微抬起了手掌,抢着说道:“中郎之虑老朽知悉,此番材料并非赠送,仅收本金即可……难道中郎仍欲拒老朽于千里之外?”

    虽然口头上说的是本金,但是实际上可能还是以略低的价出售,然而这样一来,多少也是有了一个交易的名头,一个愿卖,一个愿买,就算是有人想要找茬,也没有什么理由。

    最关键的是同时也堵上了斐潜的所有理由。

    建学门总归是要建筑材料的,卫望又愿意提供,因此,既然要买材料,那么为何卫氏的材料就不能买?

    难道斐潜还非得舍近求远千里迢迢的从别的地方运过来?

    除非立刻准备跟卫氏翻脸了,否则真是……

    “善!如此就谢过卫公厚意!”既然实在无法拒绝,那就干脆一些,直接答应下来,斐潜举起酒爵,敬了卫望一杯。

    有了意向,那么至于一些细节啊,价格啊,那都是手下的人去谈的事情了,卫望虽然没有达成第一目标,但是能拿到原材料的供给,也就是在学门这里多少开了一个口子,置于之后能有什么样的突破,那就等将来再说。

    因此卫望也自然相对满意的又喝了几杯,然后就推说不胜酒力,告辞去休息了……

    斐潜将卫望送出门去,并让卫留代表自己去照顾安排好,笑眯眯的在门外站立了一会,才往回走。

    贾衢静静的跟在斐潜身后,待进了府内的时候,才说了一句:“主公,卫氏此举,不得不防啊……”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