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四七三章 不可为敌

诡三国最 第四七三章 不可为敌

    河东郡治所安邑。

    虽然汾水河畔才刚刚经历了场大仗,但是远在安邑的人们似乎只是在茶余饭后多了些谈资,并没有对于生活有多么大的改变。

    该吃饭的吃饭,该喝酒的喝酒,娶妻纳妾采买购房行商做买卖,切似乎都是原来的样子,丝毫未变。

    可是有些事情在悄然之间发生了些变化。

    城西的卫府似乎夜之间便少了好多的人;中央大街上面的商铺也不知不觉的更换了主人,甚至些工匠铺子也似乎关闭些……

    王邑的府衙之前,往来拜访的乡绅也排满了长队,相互之间客气的拱着手,打着哈哈,刺探着口风,希望能从别人之处得到更多的信息和情报,当然,他们更希望能得到王邑对他们这种投诚行为的肯定。

    在王邑府衙后院,是王邑最喜欢的便是在此。

    长方形的天井之内,两三盆的黄棠、白荼,又有爬藤蜿蜒于木架子上,在正在春光之时抽发新芽,嫩绿色点点在枝头,辰时的阳光斜照,枝叶累累,光影斑斑,张乌木小几,摆放着三个青瓷豆皿,放了些糕点和干果……

    去了襄陵,几乎就是走了朝的鬼门关,王邑待回到了安邑之后,顿时觉得不好好的享受下人生,简直就是完全对不起自己。

    王邑半倚在胡榻之上,身旁两名美婢个揉肩个捶腿,身体上是放松的很,但是王邑的脑袋却在不停的思索着。

    府衙门外那些排队递送名刺,等候召见的小乡绅,小豪右,王邑现在根本不在乎,他现在更关心的是和斐潜斐子渊之间能不能继续保持种较为亲善的联系。

    这个斐潜斐子渊啊,原先倒是没多大在意,现在想,简直就是……

    无法形容。

    匪夷所思。

    确实就是如此,原本斐潜只是个左署中郎,其他的职位简直就是个……

    虽然不能完全说是个笑话,但是实际上,确实都是些虚的头衔,真的若是深究起来,都没有什么用处,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斐潜斐子渊居然硬生生的在北地里面撑出了片天地!

    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

    就在白波军大乱河东之际!

    三县之地,再加个北屈营地……

    现在的王邑对于斐潜的态度其实非常的微妙和复杂,毕竟有两个县城是原属于王邑河东郡的,还有个徐晃也是王邑率先招募的,现在全部到了斐潜的手中,说是完全没有芥蒂,那怎么可能?

    然而,却恨不太起来。

    或者说,不怎么敢恨了。

    这次平定白波,王邑有功,然而也有失地失兵之过,所以折中了下,给了些金银嘉许,但是封官进爵就没有了。

    这还是在王邑不敢说割让了两个县城租借给斐潜的情况下……

    之前王邑还多少有些想法,但是现在……

    王邑微微的磨了磨牙。

    现在看起来,斐潜已经有些和王邑他自己平起平坐的权势了。

    三县之地啊,这样的个地域差不多就是小半个郡啦,而且北地县城和县城之间的距离比较的大,如果单纯是按照占地大小来算的话,从北屈到永安,从蒲子到平阳,这样勾勒出的区域,都差不多有原来的五原郡或是云中郡的半了!

    最关键的是,朝廷居然进斐潜为假护匈中郎将!

    这才是个年方二十的青年!

    汉代,中郎将有很多,什么东西南北中郎将,典军中郎将又或是振威中郎将、建义中郎将、奉义中郎将、平虏中郎将还有像什么其他的中郎将,举不胜举。

    或许论清贵来,护匈中郎将并不算什么名勋之职,但是要论及实权,护匈中郎将就几乎是个缩小简化版的三公类别的将军……

    关键的点就是,斐潜刚好是在北地胡人的区域,虽然有多了个“假”字,但是依照现在的局势,变假为真估计也用不了太长的时间了。

    按照汉朝的惯例,封的官职有的是实领,有的是遥授,比如后来诸葛领武乡侯,而武乡却是在魏国手中,诸葛是没有权利去那个地方享受什么特权的,所以只是个虚衔。

    但是斐潜则不同,虽说目前是假护匈中郎将,然而身处于匈奴胡地,就意味着斐潜有权利像三公类别的将军样开府建衙!

    个能够开府建衙的中郎将!

    那可是就算拿高个级别的,比如像什么辅国将军、虎牙将军、轻车将军、冠军将军等等的杂号将军都不会换的护匈中郎将!

    或许朝廷当中还以为现在的斐潜,只是恰逢其时,实际上并没有控制多少兵卒,因此为了有更好的名义来控制南匈奴,便给了斐潜这样的个名号。

    但是王邑心里清楚,现在的斐潜不仅仅有手下的那些兵马,若是在加上与其关系似乎还算可以的南匈奴,再加上西河郡守崔钧……

    简直就是横生出来的庞然大物啊!

    因此,不能为敌,便只能想办法做朋友了。

    况且若是自己跟斐潜结成联盟,那么就意味着河东、平阳、西河三地连成体……

    想到此处,王邑也不禁微微点了点头,就连徐晃被斐潜抢走的小小怨气也消失殆尽了,若是真的能够如此,三家郡守联起手来,别说什么不成气候的白波余孽了,就连卫氏那样的地头蛇也肯定不敢再轻举妄动!

    要维持关系不是光靠嘴巴上说说,没有些实际的东西谁会有关系?

    借着这次斐潜升职的借口,准备些贺礼,好好的稳固下相互的联系,但是要送什么也是个问题——

    兵甲当然是最好不过,但是王邑自己都缺少,白波之战后也要补充郡兵,哪里会有多余的兵刃铠甲……

    粮草也是同理,至于钱财么……

    说实在话,谁要是真要毫不掩饰的当着面送王邑这个玩意,就算天王老子也照样翻脸!这不是摆明是讥讽见钱眼开么!

    王邑转脸看见身旁的美婢,忽然想道,斐潜如今正是年少,气血正盛,是不是可以找两个美女服侍左右?

    嗯……

    般的女子还是不好……

    对了,似乎有那么人。

    不过那个还需段时间,还是先送些其他物品先做贺礼吧!

    王邑寻思已定,便挥挥手将两个美婢赶走,却唤来了王象。

    王象虽然姓王,但是并不是和王邑同族。王象,字羲伯,年少孤贫,为人牧羊而读书不辍,富有清名,因此王邑也就征辟了王象作为河东郡掾。

    王邑前段时间在襄陵抵御白波,在安邑这里已经是积攒了不少的事务,而且作为郡守依照汉律无重大事件也不方便离开治所,所以只能是让王象代替自己前去祝贺了……

    (ps:其实每章作者菌都有看章节说留言……再强调下,本书三观端正a……)

    我走过山的时候山不说话,我路过河的时候河也不说话;

    我坐着赤兔步步踢踢踏踏,我带着的偃月暗哑。

    大家说我是追寻着刘备大哥,找不到所以在曹操处安家;

    其实我就是记得那年的桃花,缤纷陨落像场粉红烟花。

    我路过河的时候河不说话,我路过山的时候山也不回答;

    我骑着赤兔步步踢踢踏踏,悠悠飘向远处只想回到大哥的家。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