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四五一章 坐而相商

诡三国最 第四五一章 坐而相商

    平阳城内中,斐潜与王邑各据案,相对而坐,贾衢坐在斐潜的下手位置。

    王邑在安排了襄陵之事后,便带着些兵马前来与斐潜汇合,当然主要目的还是商议下关于事后的安排……

    当然其实就是利益的分配而已,斐潜被河东卫氏坑了,王邑自然也是样,有了相同目标的人,自然比较容易坐到起。

    王邑脸上挂着些伤感,方才对于河东百姓的流离失所很是感叹了番,但是斐潜看得出来其实王邑只是表面上装的感叹,实际上内心中对于此次的胜利暗爽不已,那种欲盖弥彰的感觉,就像是那些窑姐儿宣称自己只是个销售套套的人员,至于其他只是附带教导使用方式的售后服务。

    不过在这世风雅致的汉朝,却要讲究个前戏做足。

    “王使君,此役凶险,若非侥幸,难有对面倾谈之机也……”斐潜当然不可能先开口说些什么条件,毕竟现在还是具备些心理上的优势,襄陵城还是斐潜援兵所救。

    王邑长叹声,拱手说道:“斐使君才略过人,冠绝当时,豪气义勇,吾深感佩服。还未写过斐使君相救之恩。”说完便要起身向斐潜施大礼。

    斐潜连忙站起,阻止王邑的动,并说道:“不敢当王使君之誉,若异地而处,王使君必援吾也。守望相助,焉可居功?”

    贾衢在旁也说了句:“王公德高,河东望隆,远近咸知,仁义无双,实乃河东百姓之福也。”既然要捧人,当然是花花轿子,起抬的效果更好。

    王邑得了斐潜和贾衢两个人的吹捧,虽然言语之间未免有些夸张,但是谁不会喜欢听些漂亮话,因此多多少少也很受用,哈哈笑着,时之间氛围自然是融洽无比。

    伴随着相互之间这种脸不红心不跳的吹捧,也开始慢慢的涉及到了些关键性的问题。

    王邑眯缝着眼,脸上显露深深笑纹,在皱纹深处,似乎却有些阴影在其中跳跃:“不知斐使君此后有何打算?”

    听到这问题,斐潜沉吟半晌,才叹息道:“实不相瞒,先早吾初至北地,不求丰功伟业,唯求栖身之所,未曾想竟陷无辜血光之灾,如今已是方寸大乱,无所适从,不知王公可有教我?”

    王邑的笑纹似乎在个瞬间凝固了下,然后缓缓的说道:“河东之乱,非吾等所愿,幸得斐使君和衷共济,方得渡得此劫。”

    王邑话里有话,斐潜自然也是清楚,因此也是说道:“王公稳重有度,世事洞悉,练达睿智,指引于迷茫之中,吾自然马首为瞻。”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王邑个本身也算是比较年长,二则也多少要稍微展示下自己智慧,沉思许久,悠然说道:“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陈,贵贱位矣……斐使君,以为然否?”

    王邑所说的话,斐潜似乎在哪里见过,但是时之间却没有能够马上想起来……

    贾衢见状,微微低头,以仅有斐潜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四个字。

    已经,西祠?

    哦,不对,应该是——易经,系辞。

    王邑所说的这小段,是《易》当中的“系辞”。

    如果仅仅是按照词语表面的意思,这句子只是说天尊,地卑,引申到卑贵这个玩意,然后表明人生下来就有了秩序,也就是天生就确定了尊贵低贱的意思……

    简单来说,大体上就是为古人对于人生观、道理观和世界观的阐述。

    那么王邑想用这句话表达什么意思呢?

    河东卫氏以《易》为家传经学,而“系辞”则是对于易经的总结和阐述,那么王邑在此用这段话,也就是应该是隐约的表示出了对于河东卫氏的态度。

    “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陈,贵贱位矣。”

    谁是尊?谁是卑?谁为贵?谁为贱?

    这个当然没有什么太大的疑问,王邑也不会把自己列到卑贱的行列当中去,因此实际上是在说尊贵卑贱有序,那么破坏这个秩序的人自然就是有罪……

    谁破坏了这个次序?

    白波……

    还有罔顾尊卑与白波勾结的河东卫氏。

    斐潜默然,尊卑观念这玩意还真的是从古代就流传下来,不曾断绝的优良传统啊……

    斐潜沉吟了下,便说道:“王公所言极是。正所谓,君子之道,思顺尚贤,自天佑之,吉无不利。”

    易经,虽然没有像《春秋左传》那么的熟悉,但是多少也是有花了时间研读过的,虽然时之间未能想起,但是在贾衢提点了下之后,斐潜自然可以从脑海当中的记忆提取了出来,挑选了句这样的话来进行对答。

    “自天佑之,吉无不利。”这句话是易经里面的,但是孔子有对其了注解:“天之所助者,顺也;人之所助者,信也。履信思乎顺,又以尚贤也。”意思也是非常的直白,当然也是对于王邑话语的极好的回应。

    王邑的目光闪动了几下,显然是对于斐潜的回答比较的认可,态度统之后,便是要商量下具体的举措了……

    王邑呵呵笑道:“如此,履校灭趾?”

    啥?

    王邑居然有这样宽阔的胸怀?

    斐潜看了王邑眼,注意到在王邑的眼里闪过种莫名的神色,心中动,这个王邑多半用这“履校灭趾”来进行试探的,想想也是,为个堂堂的河东郡守,却被卫氏逼迫到差点身亡的地步,而且自己原先的助手卢常的死亡,自然也是要算到卫氏头上,那么简简单单的满足于点点的小意思?

    于是斐潜也是笑道:“不妨,系于苞桑?”草啊,这个王邑!唉,算了,谁叫自己年龄小了些,职位也稍微差了点,自己先表态就先表态吧……

    王邑闻言略愣了下,然后笑容在脸上荡漾开来,边拍手,边哈哈大笑的称赞道:“斐使君真妙人也!当浮大白!”

    贾衢连忙欠身,说道:“二位使君稍驻,待吾前去准备二。”然后便拱手施礼,下去准备酒席了,反正之前临汾送来了些慰军的物品,正好可以拿来招待王邑。

    士族之间的谈话,特别是像对于这种比较重大的事情,从来是不可能二三四,讲得清楚明白的,至于能懂的,那么就是自己人;不能懂的,那么不好意思,去旁边自个儿玩泥巴去吧。

    方才在最后谈话当中,王邑和斐潜的人句,其实就是用易经里面的话语,用延伸出来的含义在进行肯定和补充,最后王邑拍手,也就等于是将这个事情定下了调子,决定了执行的方案。

    那么有了统的意见,后面的事情自然就是具体实施的问题了,然而为站在胜利这方的两大郡守,自然是可以坐下来好好品尝些美酒佳肴了,稍微放松下,庆祝下了……

    吕布单枪匹马上阵:“吕布在此,尔等受死!”

    于是曹操家的郭嘉,孙策家的周瑜,刘备家的诸葛亮脸色变,“噗”的吐血坠马,死了……

    如果您发现章节内容错误请举报,我们会第时间修复。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大书包小说网新域名http://et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