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四四七章 疯了?

诡三国最 第四四七章 疯了?

    白波军杨奉逃走之后,瞬间就便全线崩溃了,那些没有战马的白波贼,根本就逃不掉,被於扶罗围着堵,便纷纷投降。

    只不过於扶罗把俘虏的白波贼往斐潜这里送,个人算斗的粮草,算得还点都不含糊,让斐潜哭笑不得。

    白波贼军的处理,是个比较棘手的事情,另外,还有个更是麻烦的,就是於扶罗将那个黑袍老者也给送了过来……

    “祸水东引,匈奴单于也非善于之辈尔……”贾衢缓缓的说道。

    现在的贾衢,经过短暂的修整之后,换了身洁净的衣裳,身穿身深青色的绢衣长裾,中衣领子雪白,衬得肤色如玉,温润可人,脸型还是少年的脸,但是神情严肃,眉宇之间增添了份成熟之色,却跟个成年的人差不多,这种反差让斐潜也不由得多看了贾衢两眼。

    不过经历过这样次平阳之战之后,许多人也不再只是将贾衢看成个才十六岁的孩子,而是真正的开始认同他的身份和地位。

    “嗯……”斐潜点头同意。

    斐潜转过头看了看徐晃,却见徐晃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眼观鼻,鼻观口,端端正正的坐在席上……

    “公明,汝看此事如何?”

    只见徐晃拱了拱手,四平八稳的说道:“全凭使君做主。”

    嘿!

    我说徐公明,能不能换个词啊……

    不过斐潜也能够理解,河东卫氏并非是个人,而是群人的事情,并不是那么的简单,而徐晃又是刚刚到斐潜这里,有没有明确表态,采取个明哲保身的态度最正常不过了。

    而且不仅是徐晃,就连於扶罗都清楚这其中的要害。

    於扶罗本身就是胡人,个轻轻巧巧的转手,便可以脱身出来了,表达的意思也很明确,个是反正你们汉人之间的事情,他不想参与;二也是说明,他於扶罗不会替斐潜出这个头,三则么,如果万斐潜将来有什么问题,於扶罗还有个托词和退路。

    反正都是肚子花花肠子。

    斐潜偷偷的撇撇嘴。

    白波的兵败,并没有太太出意外,这个事情斐潜并不知道吕布在河内的那场遭遇战,无形当中帮助了他,只是觉得现在这个黑袍老者就跟鱼刺在喉般,十分难以处理。

    黑袍老者拒绝开口,斐潜除非要鼓气直接拿下卫氏,否则还真不好怎么办,连动刑都不好弄,像卫氏这样的层面的,已经不是像城东张氏那种乡土小豪强,说拿下便可以拿下的……

    卫氏盘踞河东长达两三百年,不说其他,单就算联姻这个方面,恐怕除了卫氏家主,没有人知道到底现在卫氏通过联姻这条线,编织成为了怎样的张巨网,就连蔡邕欲给自己女儿寻找个对等的人选,最终都是选择了卫氏,由此可见这个门阀的在整个朝廷之间的影响力。

    贸然动手,恐生祸端。

    像武侠书当中的那样,十步杀人,千里不留行,逼样是逼到了极点,但是毕竟是成年人的童话,没有权势的配合,就只能风餐露宿跟只流浪的野狗样!

    如同桌人坐在桌旁边吃宴席,能吃什么全凭本事,正在各逞心计,施展手段,然后冲进来人要掀桌,然后原先在桌旁的这些人会做什么?

    必定联合起来,先将不守规矩的家伙捏死!

    就像当下董卓样,除非斐潜能将卫氏包括这些联姻的家族全部从地下刨起来,斩杀殆尽,将所有有关系的人全数杀死,否则就算是董卓那样的权柄朝政,都还不是被群起而攻之……

    因为,坏了规矩。

    平阳县城平阳侯,当初皇帝要杀牵连逆太子之罪的平阳候,大逆之罪吧,但最终是只杀了主支,而旁支未动……

    为何?

    因为,要有规矩。

    屠刀举,很是简单,人头落地,了百了。

    自己痛快了,但是然后呢,就能念头通达,立地飞升?

    自己手下兵卒要不要吃饭,要不要布匹,要不要从四面八方调来各种各样的生活物资,这些东西都在谁的手里?

    士族。

    然后呢?

    呵呵。

    你不给别人活命,别人为何要给你命活?

    从此之后,凡是站在自己对立面的士族还会轻易的放下刀枪,坐下来妥协么?

    那么自己要拿多少的兵卒,去个州个州,个县个县的血拼?

    斐潜下意识的轻轻用手指头敲着桌案,这个真是棘手无比。

    屠灭卫氏族,不可行。

    如果只杀卫觊人……

    那有个屁用!

    杀了卫觊,还有卫生,还有卫巾,还有卫生间……

    在自己根基不稳的情况下,让河东卫氏生生世世仇恨自己,然后随时随刻都要防备有人从河东捅来刀子?

    边让。

    兖州名士,经学与孔融齐名。

    然后被曹操所杀。

    边让全家上下三百余口,尽数被诛。

    再然后……

    曹操时爽了。

    但是兖州上下的士族都认为边让罪不至死,是曹操的锅!

    所以兖州瞬间就变天了,大部分县城都立刻叛变,就连向都支持曹操的张邈,也和陈宫同迎吕布入主兖州!

    而之前的张邈,甚至是与曹操可以相互托付妻子这种程度的好友,基本上就跟刘备和关羽这种关系是差不多了……

    夜之间,兖州上下大小士族,另可接受吕布,都不愿意接受曹操!

    为何?

    因为曹操违背了士族的规矩。

    后来曹操平叛了兖州,有把兖州所有的士族全数砍头么?

    不敢了,学乖了。

    就杀了几个领头的了事,还要将那些被杀的妻子收到自己的眼皮底下,就比如和陈宫洒泪而言:“汝妻子吾养之!”

    那还是全天下都知道,张邈、陈宫反了曹操,所以曹操杀了,没有话讲。

    所以要杀,还要向曹操学习,要强占最高位置,然后“洒泪而斩”,再“收其妻子”,只是可惜现在的斐潜自己的地位还没有到那样的程度……

    斐潜苦恼的皱着眉头,郁闷不已。

    斐潜现在还不到曹操后期那种杀了杨修却只能让杨彪抱怨几句的地位,况且曹操当时杀杨修的借口也是用的军法,而不是平常用的在大堂之上的汉律,所以这里面的差别可谓非常的大。

    用的是军法!

    若当时不是在军中,曹操也只能是呵呵两声了事,就像杨修之前的那些多嘴多舌样无可奈何。

    士族啊……

    汉代之初的时候,因为开国功勋多起于微末,所以士族并不明显,但是到了刘秀所立的东汉,明帝马皇后是马伏波之女,章帝窦皇后是大司空窦融系之人,顺帝梁皇后是大将军梁商之女,所谓春秋之义,先娶大国,至此士族门阀的氛围已经是相当的浓厚了。

    士族起于乡土,具备健全的乡村宗族管理模式,加上垄断了知识的传承,父子相传,家学渊源,再加上些为了进身之阶而附庸而来的各种宾客学子,便形成了在中央大皇帝之下的乡土间的小皇帝,跟西方的封建领主在某些层面上有些相似。

    新的政治制度没有产生,旧的政治模式又没有改善,因此在现在这个时间,士族之间的许多模式和内在的规则,就无形当中替代了些国家政令,以及行事的规则。

    贾衢的未尽之意,徐晃的慎言寡语,多半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崔厚、黄成等人还好说,毕竟个是司隶的,个是荆襄的,但是同样隶属于河东的……

    斐潜略略瞄了瞄贾衢和徐晃这两个河东人士,沉吟不语。

    士族有士族的规矩,但是斐潜有斐潜的利益,所以贾衢也不好明讲,只能是暗示。徐晃也才同行不久,所以更不可能说些什么了。

    现在选择就摆在斐潜面前:

    、不管不顾,先杀个痛快,然后有可能会被士族所排斥,导致众叛亲离,然后在根基不稳又没有多少人跟随的情况下,毁了并州的基础,只能回荆襄;

    二、政治上妥协,借这个机会,从河东卫氏身上捞取足够的好处,先稳固自身的基础,壮大自身的力量,河东卫氏人可以不死,肉不能少割……

    哪个更好?

    “报!”

    个兵卒打破了沉寂,几步跑到了近前,跪地禀报道:“临汾送来牛酒慰军!”说完呈上了份礼单,便下去了。

    慰军?!

    还真会掐准时间来!

    斐潜上下扫了几眼,呵呵笑,便将礼单递给了旁的贾衢。

    贾衢接过看,也是笑了,说道:“此乃卫氏修好之意也。”斐潜的家底,贾衢也是知道,如果真的硬来,也难说能够撑得多久……

    正常来说,慰军礼物般都是牛不过五只,羊不过五十,酒不过百坛,根据军队大小,地位高低略有调整,但是这次临汾送来的礼品,光是牛就送来二十只,更不用说其他零零碎碎的些物品了……

    这些超出范围之内的东西,就是现在的临汾县令,或者是河东卫氏的想要通过这个礼单表达出来的个态度。

    这是个妥协的表态。

    斐潜将贾衢和徐晃那丝略略轻松些的表情收进了眼里,心中也是略有无奈,正当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又急急的跑来了个兵卒,上前禀报说关押着的黑袍老者忽然疯了,撒泼打滚,坐地吃土……

    疯了?

    包括斐潜在内,所有在场的人闻言都是脸的愕然,不敢置信。

    开什么玩笑,真疯了?

    疯的,真是好巧啊……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