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四四六章 眼看他人高楼起

诡三国最 第四四六章 眼看他人高楼起

    不知道为何,杨奉此时略略觉得脑袋有些沉重,就像是在脑袋之中塞进去了根又沉又重的湿漉漉的木头,隐隐的胀痛,因为这几天自己都没有睡好,难免精神上会有些难受,所以杨奉也没有太过于在意。

    听到卫觊最后同意自己南下,杨奉略略点点头,算是回应。

    这些年在白波军当中几个大渠帅之,就连郭大再世的时候也要经常听听杨奉的意见,因此习惯上时间还没有转变过来,而且现在心乱如麻,竟也没有觉得自己这样的态度有什么不妥。

    杨奉心中盘算,现在有了卫氏的粮草支持和照拂,至少河东境内可以安心的行走了,略感有些宽慰,因此也举起了茶碗,和卫觊示意了下,便饮而尽。

    卫觊问道:“杨帅人手现于何地,又需多少粮草,吾也好叫人准备。”

    杨奉目光略有闪烁,说道:“烦劳备十车粮草,送于城东十里,自有人取之。”

    “如此甚好。”卫觊眼皮低垂,似乎在考虑着什么,又像是在等待着什么,良久方说道,“杨帅路辛劳,不妨在此好好安息,让吾略尽些地主之谊,明日再行不为迟也。”

    明天再走?

    平阳县城既然已经溃败,收拾残局也用不了多少时间,斐潜等人必然会南下,自己却是白波渠帅,这层身份都没有能够洗白,留在临汾不就是找死么?

    杨奉现在已经是失去了牌面,因此也不指望卫觊能够依照之前的约定,给自己洗白,因此能够凭借杨氏的名号,多少取些粮草供给自己残余的人手路途之上食用,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不奢望还能有什么其他的好事,因此杨奉便摇了摇头,正待拒绝……

    好像是原先被塞到脑袋里面的那根湿漉漉的木头随着摇头,在脑壳当中左右乱撞般,杨奉忽然觉得自己阵头晕目眩,整个的天地似乎都黯淡了下来,开始在眼前不停的旋转……

    杨奉心中惊,连忙想要站起来,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全身发软,腹痛如绞,气力也用不顺畅,在桌案边撑,却根本就撑不住,哗啦声连桌案起侧倒在地上,插着桃枝的瓶子也打碎了,裂成了四五块……

    “杨帅?杨帅?!”杨奉只觉得昏昏沉沉,天地之间就剩下了丝灰色,只听道卫觊似乎叫了两声,自己明明有意识,却怎么也张不开口,说不出话,全身软绵绵的也用不上气力。

    杨奉奋力的想要怒喝,想要挣扎而起,却发现自己根本无能为力,就只能像条已经离水许久的鱼,连蹦达下的气力都已经没有了。

    卫觊缓缓站了起来,捡起了那只圆头长柄小剪刀,悠悠的说道:“桃……淮南有云,后羿死于桃;若从易经,丧贝逐于东;杨帅家学渊源,竟不得知?亦或……有意不知?”

    卫觊白衣飘飘,移步到了杨奉身边,笑道:“世间如烘炉,岂是说来便来,欲走可走?既不欲于内翻腾,便化为薪柴,为天地之炉,添些许火势!”

    自己已经给了那么多的提示,还装傻充愣?

    桃枝……

    逃之。

    逃只。

    逃知。

    好,就算个都不懂,也可以问啊,区区败军之犬,在此拿腔拿调,自取死道,怨得谁去?

    原来还以为这个杨奉多少有些杨氏血统,也应该有杨氏的些聪慧,却没想到大事临头居然如此的不堪用!

    败性之至!

    真以为回到了弘农,杨氏就能替其抹平切,了百了?

    天真!

    政治是什么都没有弄清楚,就贸然的加入了这个游戏当中,天下这个棋盘,岂是轻易能够参与的,现在玩崩了,说退出就想退出,说归隐就能归隐,说以养残年就能够以养残年?

    可惜了。

    就像桃枝样,长歪了,长丑了,怎么办?

    卫觊走到了杨奉身边,将长柄然后用圆头长柄小剪刀,咔嚓声剪开了杨奉脖子上的片肌肤,鲜血像是涌泉般汩汩而出……

    因为圆头小口,所以每下伤口都不是太大,卫觊咔嚓剪了下,便微笑着端详了下,就像是在端详着之前的那根插在花瓶之内的桃枝样。

    剪下。

    看看。

    然后换个角度,再剪下。

    然后再看看……

    鲜血伴随着杨奉急促的呼吸声,从伤口流出,很快就流满了整个小亭。

    星星点点的血迹沾染在卫觊的白衣之上,就像是雪地里面傲然伸出的串梅花,抢眼之极。

    “汝有怨气,即可妄语?”

    “汝欲身退,安享太平?”

    “呵呵……”

    卫觊微微笑着,说着,剪着。

    如果能够聪明些,多少懂得配合点,那么自然还是可以继续合,但是又蠢又没有个棋子的觉悟,那真的就没有任何话说了。

    说句弘农杨氏,便真的当自己是弘农杨氏的子弟了?

    真是笑话。

    哼,蠢材!

    只配为薪柴!

    弘农杨氏,哼哼,弘农杨氏现在都自身难保了,况且杨奉的身份事,也并不是从弘农杨氏那边得知的,杀了也就杀了,天经地义的杀个白波贼,有何不妥?

    血已经流干,人已经死去,杨奉如同根枯木样,躺到在血泊之中。

    卫觊扔下了圆头长柄小剪,信步走出了小亭,踩出了个又个的血脚印。

    早有下人在外等候,等卫觊走过,立刻鱼贯而入,裹尸体的裹尸体,收拾桌案的收拾桌案,清理地面的清理地面,有条不紊,井井有序,就像是小亭子里面死掉的并不是个人,而是就像是翻到在地碎裂的花瓶和桃枝样。

    卫觊淡淡的吩咐道:“斩其头颅,盛之。令县尉带兵马至城东,以粮草诱贼,皆尽杀之。”

    看着下人领命而去,卫觊才缓缓的叹了口气,胸中的郁闷之气才稍减少许。

    现在唯的问题就是叔父落于匈奴之手,但是问题也并不算大,因为招募胡人胜兵制度已成为惯例,只要叔父咬死牙关,不开口说胡话……

    虽然也知道斐潜和王邑二人能猜到是自己做的手脚,但是又没有明面上的证据,只要叔父不犯傻,那么就凭借王斐二人,想要动卫氏也没有那么容易。

    只可惜是功败垂成啊。

    原先全部的计划都很完美,但是从汾水河岸,杀了卢常却没有找到郡丞之印,似乎就开始了有了些的偏差。

    因为没有郡丞之印,卫觊就没办法顺利的去调动已经属于王邑派的在襄陵兵马,也就没有办法在襄陵做局,在最短时间内杀掉王邑,只能让白波军硬行攻城……

    匈奴这面也是蹊跷,竟然让斐潜在北屈立足了!

    还有那莫名其妙多出来的床弩,配合着北屈营地那样的地形,简直就是无从下手,无计可施,最后也不得不放弃了攻打北屈,也就没有办法做到让斐潜首尾两难顾……

    再后来便是匈奴的出尔反尔,倒向了斐潜那边,引起整个平阳之战的溃败,杨奉整个白波军多数被俘,全军尽墨。

    天时虽有,却没有站在河东卫氏这边啊!

    好好的盘棋,如今却下成了现在这样的局面!

    还有那原应赶到此处的上党和太原的郡兵啊……

    想起这个原本是绝妙着的招棋,卫觊心中不由得痛。

    那该死的袁本初,竟在这个时间屯兵孟津!

    若是能打赢董卓西凉之兵也就罢了,结果不仅仅没有能够打赢,而且还中个声东击西之计,认为董卓大军已经在阴津渡河,王匡便西进迎敌,结果被董卓率大军趁机于小平津渡河,前后夹击之下,杀得大败,王匡只身得逃。

    而上党派来的只军队却不幸撞见吕布,被吕布所杀败,牵连到太原原定要来的兵马获取此消息之后,为恐近在咫尺的董卓等人察觉异动,竟不敢遣兵!

    至此,卫觊原本完美的计划当中的所有外援兵力全失!

    天不美,可之奈何!

    原来在卫觊的计划之内,有匈奴三四千的胡骑,有白波四五千的战兵,有河东三个郡控制在手,合计也有三千余的正卒四千左右的辅兵,再加上党之兵两千正卒三千辅兵,太原的千正卒两千辅兵,这样下来自己在河东可以汇集到近两万兵马,然后借白波和匈奴之手搞死王邑、斐潜二人……

    王斐二人若是死,那么自然两个郡守就空了下来,整个北地处于无首状态,随后卫氏便可以正式出面,借着上党、太原加上自己控制在手的郡兵,就可以方面收编白波,方面拉拢匈奴,并有这些年间积攒下来的家底,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要名望有名望……

    这样来,河东卫氏便可以乘势而起,真正的成为只有决定性力量的地域兵团,借董卓忙于迁都,无暇北顾之机,实实在在的将整个河东,还有西边的上郡,西北的云中、五原都可以尝试着收入囊中,再和董卓割河而据,坐看袁董之间的斗争,等待时机的到来……

    但是现在,造化弄人莫过于是,原本自己欲起高楼,却如今眼看他人高楼起。

    卫觊长叹声,神色萧肃……

    历史上,河东就差不多是这样的了……

    王邑,最后和卫氏妥协,也算是做的不错,根深之后甚至不愿离开,在被曹操调离河东之时还愤愤不已……

    白波,最后招安,杨奉等人成为了朝廷官员,在献帝东归的时候还保护了段,后来实在战斗力太渣渣……

    匈奴,半死不活被吊着命,直在并州、冀州、豫州游走投靠过袁绍、袁术等等,最终也未能收复南王庭……

    卫觊,直到了曹操携了天子,升任司空之后,在官渡之战的前夕,才正式投靠了曹操,不想荀彧那么有名,但是也权重,最后也被封閺乡侯……

    河东因为地域偏安,成为了曹操与袁绍争夺天下的产粮地,做出了重要的支持……

    如果您发现章节内容错误请举报,我们会第时间修复。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大书包小说网新域名http://et

    童颜巨_ru香汗淋漓 大_尺_度双球都快溢_出来的大_胆视频在线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