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三九二章 请出示底牌

诡三国最 第三九二章 请出示底牌

    汉代是封建王朝没有错,但是汉代的中央集权还不完善,地方官员权力很大,再加上朝廷直接认命的属官不多,大多僚属都为自行征辟而来的,所以保留了相当浓厚的春秋战国遗风。

    比如像王邑这样的河东郡郡守其实就好比春秋战国时期的诸侯,而他们的属官就如同诸侯的陪臣,相互间的关系与其说是上下级官员,倒不如说是封君与封臣。

    当然,斐潜自己现在也挂了个上郡守,因此,现在手下有些人开始称呼斐潜为主公的也不足为奇。

    王邑为河东郡的郡守,按照常规来说,对于河东的官吏是有生杀大权的,对于河东本土的豪强则是代表着汉朝进行管理。

    但是这是常规。

    在现在,各地兼并土地已经非常的严重,自由农户与光武帝刘秀时期相比,可能十存三四已经算是非常的不错的了。

    因此,土地和农户都在地方豪强手中,汉代郡守又秉承着规避原则,本地人不得担任本地太守,所以像王邑这样的新到任不久的郡守又怎样要在河东上立足呢?

    高明些的就像刘表那样,与当地的士族联手甚至联姻,进而迅速站稳脚跟,但是那是在荆襄,有众多的士族可以提供给刘表进行选择。而这里是河东,因为种种历史上的原因,河东的士族就是卫氏家独大,其他的都是乡间豪强,根本无力和卫氏抗衡……

    所以王邑不想成为河东卫氏的附属郡守的话,便只能是又压又拉,对抗的同时又不能太过于强硬,妥协的时候也不能任何事情都听河东卫氏的安排。

    起初应该还是不错的,但是自从斐潜担任了上郡守,在安邑扎下营地之后,似乎就有什么东西开始改变了。

    先是张家莫名的跳出来,然后是冒出了个私自擅动的军候,这让王邑意识到自己原先认为对于河东尚且不错的控制力,似乎开始有些扎手了。为了保障自己的利益和权威,也为了给些观望的其他乡间豪强个警告,王邑便同意了卢常联合贾衢对于张家处置。

    当然,具体下手的就是卢常。

    于是,卢常就这样死了。

    死在了去襄陵的道路半路之上。

    黄巾伏击?

    哼!

    安邑虽然是河东郡治所,常理来说应该在此是郡守较为强势的区域,但是因为河东郡太守之位在封给了董卓之后,董卓根本就没到河东上任过,因此也就等于是悬空了好几年,在这段时间内,河东郡几乎就是在河东卫氏的治理之下,当然也就包括了安邑这个河东郡的郡治所。

    而在现在这种情况下,王邑又怎么敢继续待在这种敌我不清的地方?

    王邑很是急迫,他原先和斐潜是有联系,向斐潜请求支援,但是当时卢常还未死亡,局势也尚未糜烂,因此按之间的想法就是卢常为主力,斐潜来为辅助,同剿灭黄巾。

    但是现在他忽然发现,自己不但要对付外匪,竟然还有内贼,而且既然都敢对郡的郡丞下手了,难道还会对他这个郡守手软不成?因此,在得知贾衢要从安邑撤走之后,便乔装混在车队之内,离开了安邑,前来见斐潜。

    在和斐潜见面之前,王邑甚至都想好了,虽然和斐潜见面的次数不多,但是斐潜毕竟是蔡邕的弟子,而蔡邕当然毫无问题的是个谦谦君子,那么能被蔡邕收弟子的,虽然文学造诣上肯定比不上蔡邕蔡大家,但是在性情上至少也是相似的……

    所以王邑上来就“先声夺人”,展示了下悲天悯人的君子情怀,原先想着,斐潜纵然是心中不认可,多少也会装个样子,跟着起感叹二,这样来,自己就可以顺着杆子往上爬,热烈而陈恳的邀请斐潜起解救河东百姓于水火,为百姓的安居乐业而奋斗,然后斐潜好意思自己扇自己的面皮,不答应么?

    王邑更进步甚至连斐潜的推脱之词都想好怎么回答了,不就是上郡么先搞定河东,然后就帮助斐潜去收复上郡,这样斐潜自然也就没啥好说的了……

    不过没想到,这个斐潜完全不按照设想的来啊,说没两句就往外哄,有你这样的么?

    王邑收回了悲伤的神色,轻轻的叹息声,说道:“斐使君不知春秋几何?”

    斐潜虽然不知道王邑此问何意,但是还是如实说道:“已虚度春秋二十有矣。”

    王邑赞叹道:“子渊以弱冠之龄而位郡守者,上下百年未得其右也!”

    斐潜摆手说道:“只为代行尔,不敢当此誉。”汉代的选择郡守还是非常的严谨慎重的,基本上来说都要是年过四十左右,老重成熟,深蕴平衡之术了,才会下派到个地方去当任郡守之职。

    但是斐潜比较特殊,个是没人,二是没地,三是没兵,就个光秃秃的名号,比起个实地县令都有所不如,而且还是代行郡守事,因此在任命的时候也没有人觉得有何不妥……

    有了这样个缓冲,王邑显然已经将方才的尴尬抛到了边,正容拱手说道:“恳请斐使君助某臂之力!”

    “这是自然!河东上郡唇齿相依,王使君之事自然也是某之事也!”斐潜心道,王邑你早这样摆正姿势就对了么,方才搞得就像是我非得蹬鼻子上脸的求你能给个机会帮你样……

    斐潜从桌案之上拿过了张手绘的示意图,摆在了中间,让王邑也能看得清楚,随后边指着边说道:“黄巾贼南下就食,必沿汾水两岸而行……”

    斐潜在襄陵之地上点了点,说道:“只是不知襄陵此时如何?若不得守,恐难以靖克也。”说完,斐潜便停了下来,静静的观察着王邑的反应。

    这个问题非常的重要。

    斐潜并不是问襄陵现在有没有被黄巾所攻克,而是问王邑现在襄陵到底算是谁说了算,王邑对于襄陵兵马有没有掌控的能力……

    毕竟王邑虽然现在看起来还是干不过地头蛇,但是毕竟也算是来到了河东段时间,就算控制不了安邑、临汾、皮氏等富裕之县,难道像襄陵这样比较属于边缘的县城也没有控制几个?

    如果王邑对于襄陵还有定的控制能力,甚至在蒲子等县城有些人手可以调控,那么还是可以战的,趁着白波军南下之机,不管是白波军分不分兵,都会有破绽露出来,可以借这个机会将其击败在这个汾水区域,否则等白波军继续南下,携裹更多的百姓之后,就相当麻烦了。

    当然,如果王邑连襄陵都没有办法控制,就光杆司令个的话,斐潜就二话不说,打个哈哈之后,便立刻带着兵马回北屈去,就当白跑趟,毕竟自己独木难支,而且手头上也没有多少的兵力,不值得就此投入到完全不可控制局面当中去。

    如今斐潜和王邑可以说也算是没有签订盟约的盟友,因此斐潜也想看看王邑到底还有什么底牌,这对于斐潜下步的方向和行动来说非常的重要。

    因此,王邑王郡守,请告诉我你的底牌吧,看看值不值得我们起下这个注……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