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三七三章 谈茶谈酒谈交易

诡三国最 第三七三章 谈茶谈酒谈交易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风景不错……”

    昕水河虽然没有像黄河那样的气势磅礴,但是也别有番风景。

    湛蓝的天,白云朵朵,山树青青,河水汩汩,山岚顺着河水而至,带着山间特有的清新的气息,又有些湿润,让人的焦灼的情绪不知不觉中就放松了下来。

    “……此处山环水抱,真是上等的风水佳地,若葬于此处,当可出贵人。斐上郡给自己算是挑了块好地方啊……”於扶罗说道,带着些清淡的口吻,就像是平静的在讲述很普通的件事情,如同朋友之间的聊天样,丝毫听不出什么愤怒又或是什么其他的情绪在内。

    长期的日晒风吹,让於扶罗的肤色已经类似于铜色,身形健壮,但又不是那种属于眼之下便是五大三粗的模样,而是略微带着些彪悍气,四肢匀称,体型上简单来说就是将斐潜放大圈,在加黑些肤色,就差不多了。

    於扶罗的相貌,或许是有些混血的因素,高额骨长眉,眼窝深陷,脸型方正,有点白种人的模样。

    按照斐潜后世的观点里面於扶罗这幅相貌,至少充当个偶像剧的正面角色不在话下,充当个健康英俊的黑马王子绰绰有余,但是在如今汉代人的审美观里,这幅相貌就是蛮夷的模样,归入丑陋的类。

    “单于也通晓方术?”斐潜装没有听到於扶罗讥讽的意思,而且同时也颇感有趣,如果说个汉人懂得这些斐潜点都不会觉得奇怪,但是个匈奴人也对于这些风水之术也有所了解,就难免多少有些意料之外了。

    风水学的产生形成,是从河图、洛书演变而来的,追根溯源,它是与易经卦理分不开的,所以实际上在春秋战国时期,方术之士已经是独立的门学问了,只不过后来方术当中有好多的东西被其他的学派所劫掠吞噬,例如易经成了儒家的学问,炼丹成了道家的技能,如今的方术就剩下些阴阳巫卜之类的东西了,逐渐的从与儒家道家平起平坐的位置之上跌落了下来。

    於扶罗笑笑,说道:“略知二。”斐潜不发就像是让於扶罗拳打在了空处,也是无可奈何接不下去。

    斐潜指了指桌案之侧,说道:“不知单于是喜欢喝茶还是喝酒,所以都准备了些。茶是汉地名茶,酒是北地烈酒,请问单于你想选哪个?”

    於扶罗目光闪烁,盯着笑吟吟的斐潜,沉默了会儿,忽然身躯微微前倾,说道:“若是我两项都选呢?”

    “茶,可清腹肠,消积涨,解热毒,饮碗茶,如凉风习习穿袖而过,神志清明可静心养性;酒,可生豪情,消寒意,活热血,饮碗酒,如烈火熊熊穿肠而过,情怀激发可神采万丈。”斐潜顿了顿,然后也毫不示弱的看着於扶罗,说道,“可是若是两项同饮,就既坏了茶又坏了酒,最终什么都没有……”

    於扶罗缓缓的坐直了身躯,说道:“那么不知斐上郡是喜欢喝茶,还是喜欢饮酒?”

    “我是汉人,自然是喜欢饮茶。”斐潜理所当然的,似乎是毫不思索的说道,同时也在心中接了句,当然有时候也会饮酒。

    於扶罗却依旧没有说他自己到底要选哪项,而是说道:“斐上郡,要知道北地可没有好茶,只有烈酒……”

    “这不是正好么,我有好茶,而单于你……”斐潜笑了笑,说道,“却不知道有没有好酒……”

    “斐上郡你也未必有好茶。”於扶罗哂然笑,说道,“要知道茶砖若是离了箱盒,可就转眼间就潮湿腐烂了。”

    斐潜望向了昕水河畔山体之上的那点点的寒芒,说道:“嗯,多谢单于提醒,我定会将茶砖仔仔细细的包装好,保证摔不坏,也砸不烂……倒是单于的酒也需要谨慎些,瓦罐若是破了,可就是会流得,干二净,什么,都不会剩下。”

    於扶罗也瞄了眼昕水河山上,然后迅速的转回了目光,就像被什么东西刺痛了样,眨了眨眼,沉声说道:“就算盒子再硬,也有砸开的天。”

    斐潜摇了摇头,不接於扶罗的话语,很明显,於扶罗愿意坐下来谈,已经是表明了不舍得动用武力,就於扶罗的仅剩的那点家底,是撑不起几次攻坚战的。

    匈奴的结构就是比拼谁的部落大,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若是於扶罗自己都变得遍体鳞伤摇摇欲坠,就算是残留在南匈奴当中的人想要追随他,恐怕都会停下了脚步。

    和斐潜所处的环境相差不多,於扶罗需要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走错步都将远远的离开重返王庭宝座的道路。只不过,於扶罗不知道斐潜的底牌,而斐潜却清楚於扶罗最终是想要些什么东西。

    斐潜指了指在北屈营地上面飘荡的三色旗帜,说道:“单于可知我这三色旗的来由?”

    於扶罗摇了摇头。

    “鄙人不才,蒙承皇恩,身兼三职,个是中央朝堂官衔,个是上郡之职,还有个……”斐潜仔细盯着於扶罗,将其脸上略微变动的神色收在了眼中,说道,“……是护匈中郎将,别部司马之职……”

    於扶罗瞳孔略微收缩了下,他直以为斐潜只是个上郡守,别的官职他倒是没与太放在心上,唯独这个“护匈中郎将”就像是把重锤,噹的声在於扶罗心中敲响。

    汉朝护匈中郎将职权极大,就连度辽将军都是其下辖将领,统领几乎所有北地的军事兵甲,可以说是边疆重职。

    虽然斐潜现在只是护匈中郎将的个别部司马,但是因为目前汉庭并没有设立护匈中郎将的官员,所以如果不是将来从朝廷中央直接下派什么人物的话,实际上斐潜就等于是目前当下护匈中郎将的第顺位的竞争者。

    於扶罗沉默了会儿说道:“如此,斐上郡,嗯……这个,到底要如何称呼?”撑犁在上,於扶罗真的是从未见过个汉人同时兼任这么多的官职,真心不懂要怎么称呼斐潜才比较好。

    “还是称我是上郡守吧,哈哈,只不过我现在这个上郡守……”斐潜哈哈笑着,就像是讲个笑话样,“……就如同单于的单于样……”

    於扶罗皱了皱眉,肃然问道:“斐上郡此言何意?”

    斐潜也收敛了笑容,正容言道:“我的意思,就是这个意思。”

    於扶罗沉默良久,然后说道:“既然如此,斐上郡先将我的人还给我吧。”

    “还给你人,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斐潜慢悠悠的说道,“……我上次运送货物的时候死了二十个人,损失了四辆车,还有马……”

    “三十匹马。”於扶罗斩钉截铁的说道。

    斐潜摇了摇头,这个交换价值自己太过于吃亏了,“六十匹。”

    於扶罗沉吟了会儿说道,字顿的说道:“最、多、四、十。”

    斐潜沉思了会儿,端起了茶碗。

    於扶罗也随之端起了酒碗。

    两人相视笑,相互示意了下,饮而尽……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