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三七零章 方向的选择

诡三国最 第三七零章 方向的选择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诡三国最新章节!

    细雨。

    绵绵如丝。

    飘飘荡荡如同情人的小手,抚摸着,浸润着,从衣服到身体。

    好茶。

    郁郁芬芳。

    轻轻荡荡如同情人的拥抱,温暖着,缠绵着,从体外到体内。

    细雨和茶香将厅内厅外分割成为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兄长,请茶!”荀彧恭敬的将亲手烧好的茶汤亲手奉给了荀湛,看到荀湛接过了碗,开始喝了,然后才端起了自己的茶碗,细细的品茶。

    茶汤里面没有添加任何的东西,纯粹就是用水煮开了而已,这是荀湛的习惯。

    喝茶之时不言,进食之时不语,这也是荀湛的习惯。

    看着荀湛缓缓的饮完了茶汤,将碗放下,荀彧也随之放下了茶碗。

    冀州也是久旱了,这场春雨虽然不大,却让人十分的欣喜,因为有了这场的春雨,种下农作物的种子终于是可以发芽生长了,年的收获才拥有了希望。

    但是对于现在冀州的人来说,也有许多的人的心里面,开始悄悄的长草发芽了。

    “族长之信至矣。”荀湛从怀中掏出了封书信,放在了桌上,往荀彧的这边推了推,然后又转头看向了厅外蒙蒙的细雨,面色中充满了肃然,就像是要从厅外的细雨中看出什么图画样。

    荀彧将书信取过,展开看,越看则越是皱眉。

    许久,荀彧才将书信放下,看了看荀湛,神情复杂,随后低下了头,看着桌案之侧水壶中袅袅升起的水汽,面色中透着股无奈,仿佛是要从水汽当中得出什么惊人的答案般。

    兄弟二人个看雨,个看烟,默然无言。

    荀湛轻轻叹息了声,就像是春雨滴落在瓦面,细微的几乎不可闻,开口哦吟道:

    “天作高山,

    “大王荒之。

    “彼作矣之,

    “文王康之。

    “彼徂矣岐,

    “有夷之行,

    “子孙保之。”

    荀彧默然,他知道这首“天作”的出处,自然也知道这首歌的含义。

    这是成王时周公祭祀坦岐山的山歌。

    岐山并非周部族的故土,然而在周王部落东迁之后,占据了朝歌,代表着从个部落走向了王朝,这切的发达兴旺都是从岐山开始,周人从这里继续向东扩展,直至中原的大部分地区。

    因此,对周王朝来说,岐山的意义远远超过部族原来的栖息之地,这是个部落兴旺的代表,这是个家族从地方走向中央的象征。

    荀氏的故乡是在颍川,但是现在荀家的家主跟着汉献帝去了长安,而荀湛和荀彧两个兄弟却在冀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离开了家乡,离开了“岐山”。

    “故乡”的意义会随着人的迁徙而改变,就像是周王离开了故乡岐山,而将朝歌变成为了新的故乡样。原有的故乡由于不利于生存发展可能黯然失色,新的发迹地因为使人大受裨益而可能更加亲近。

    建功立业不定非要生于斯、长于斯地故乡不可,就像是现在荀家所面临的情况。

    但是荀彧察觉到了在荀湛哦吟背后的更加深沉的含义,最后的句“子孙保之”,更是透露了荀湛现在的心声……

    荀湛现在就是荀家的子孙,荀家的基业,荀家的地位,荀家的未来,自然是需要荀湛这个子孙来“保之”了。

    就像族长荀爽在书信中的交代样,虽然表面上看是谆谆爱语,关心有加,但是意思却依然十分的明确,要求荀湛对袁绍给予“尽可能”的帮助……

    就像当年家族之中,劝说荀湛对冀州牧韩馥给予“尽可能”的帮助样……

    “兄长……”

    荀彧离席,大礼叩拜,头伏于手心之上,本来是想说些宽慰荀湛的话语,满腔的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出不来。

    荀湛微微笑着,扶起了荀彧,说道:“吾为兄,自当先行。不必如此。”

    荀湛和荀彧样,来到了冀州之后,发现冀州牧韩馥并不是个英主,但是对于袁绍袁本初而言,也还是稍微有些遗憾。

    因为袁绍身边已经有了同样是颍川出身的人,郭图。

    郭图虽然原先是冀州牧韩馥的下属,但是自从袁绍来到冀州之后,就和袁绍非常迅速的建立了联系,并且也得到了袁绍的信任,这对于同样是颍川出身的荀家来说,并不是件非常让人高兴的事情。

    郭图的气量……

    所以原本荀湛也并不想倾向于袁绍,也不屑于和这样个气量狭小的人起共事,他更希望能有个充分施展自己才能的明主,而不是要和同僚整天相互计构。

    但是家族有令,不敢不从。

    谁让自己就是荀家之子,又是兄长,自己不做这个先行的试手,难道还要让自己的弟弟去充当么?

    “韩文节必败矣。”荀湛说道,就像是说件非常平常的事情,“不得冀州之士,亦不得颍川之人,瞻前顾后,举棋不定,空有节杖,可之奈何。成大事者当不拘小节,成霸业者当勇往直前,奈何如今天下,尚未有如此英杰现身。文若,汝可待其时也……”

    荀彧知道,其实荀湛所说的两句话,句指的就是袁绍,袁绍太过于注重“小节”了,这种关键讨董时刻,竟然还要先搞出个“承制”,要先给自己安上个车骑将军的名号才做事情,但是却不知道良机永远都是稍纵即逝,而官位这个东西,只要有三公的名义在,真要动起手来,等到了功成之日,难道还会小么?

    另外句指的就是袁术,空有汝南之兵,手下有孙坚、纪灵等将,却盘旋于豫颍之间,没有“勇往直前”的气概,还让董卓抓住了空隙,反打了击。

    因此在荀湛的眼中,袁绍和袁术都不是个可以依托的“英杰人物”,但是在家族的要求之下,又不得不投身到袁绍的阵营当中,所以,其实对于荀湛来说,也是种残忍。

    “谨遵大兄教诲。”荀彧再拜。

    荀湛点了点头,扭头看了看厅外,不知不觉中,细雨已经停息。荀湛微微笑,说道:“雨已歇,可行矣。”

    是啊,雨停了,可以走了,可是到底要怎样去走,而这路的方向,又究竟要通往何方?

    荀彧辞别了荀湛,出了荀湛的住所,在邺城街道上慢慢的走着,仰头看着天上尚未散去的云,不由得也缓缓的哦吟出声:

    “何草不黄,

    “何日不行。

    “何人不将,

    “经营四方。

    “何草不玄,

    “何人不矜。

    “哀我征夫,

    “独为匪民。

    “匪兕匪虎,

    “率彼旷野。

    “哀我征夫,

    “朝夕不暇。”

    ……看深夜福利电影,请关注微信公众号:ok电影天堂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