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三六五章 马踏声声碎山谷

诡三国最 第三六五章 马踏声声碎山谷

    在后世的时候,斐潜也是多限制于网络上流传的观念,认为在三国时期,是没有高桥马鞍和双马镫这两个大杀器的,更是没有什么马掌这种可以流芳千古的发明的。

    曾经也想过,若是到了汉代,收拢了队的骑兵,然后给这些骑兵搞上这些家伙事,然后就可以纵横四海无敌于天下了……

    但是真正来到了汉代,斐潜发现这些东西在这个时代已经出现了,虽然不是像后世的那种非常完备的完整形态,但是明显的已经有了雏形。

    马镫,汉人多用绳木,胡人多用皮索,但是并没有铁制的。原因很简单,铁这个玩意,比起什么木头皮索而言,又重又贵……

    至于单马镫和双马镫,呵呵,古代人比现代人想象中的要聪明的多。

    胡人不仅有马镫,而且在胡人马腹上还有用以固定马鞍会有多根粗大的皮索,这些皮索相互连接形成了个“卅”字模样,必要的时候,胡人会将脚掌勾住这些皮革形成的“卅”结构中,来固定身体,这也是许多胡人会施展出马里藏身的秘诀。

    而对于汉人来说,用的多是用绳子加木棍做成的马镫,有的甚至只有绳套,连木棍都没有,但是,已经是出现双马镫了。

    这个马镫雏形早在汉武帝时期就已经大规模的运用了,自武帝开始,骑兵的地位进步上升,骑兵从辅助侦查兵种逐渐变成了主战的兵力,甚至在多次对抗匈奴的过程中,奔赴千里之外的战场进行战斗,这种长途跋涉的远距离战,如果没有马镫,仅依靠骑兵的双腿来夹紧马背,就算个个都是皮糙肉厚形的,对于骑兵的体力消耗来说也是相当巨大,保持不掉队都难,更不用说还能战了。

    马鞍也是同理,虽然是没有完整形态的高桥马鞍,但是在马鞍当中已经有做出个凹陷,可以提供部分的前后力量支撑,只不过这个凹陷还没有达到像后世那么的高的程度而已。

    至于马掌铁,这玩意么,还算是斐潜的个后续可以补完的工,因为到现在还没有完成体……

    只有木制的,也不是马蹄形,而是简单像个给马做成的木屐样,上面打上四个小洞,然后在马掌上也穿四个洞,绑上去就好,称之为“木涩”……

    而且在斐潜现在所处的并州区域,大多数的路面都是平地,很少有那种磷峋的石块路面,所以马铁掌暂时还没有成为项必须的装备。

    至于今后……

    今后再说。

    马延缓缓的拨马向前,个人单独的往前走了小段,然后也没有回头,而是举起了右手的长枪,身形挺拔,如山如岳,自有股豪气冲天而起!

    马延高声喝道:“并州老卒,列队!”

    个兵士驱马到了马延身后,高声应答了声:“五原荷阴张!”

    “朔方大城常!”

    “云中成乐李!”

    ……

    没有过多的言语,就在这样简单的声声的应答当中,这些并州老卒,渐渐的从队伍中站了出来,喊着自己家乡名称,排列到马延的身后,如同是在声声呼唤着自己的亲人的姓名……

    他们平静,就像是将进行的不是场厮杀,而是要进行次旅行般,带着些许轻松和自如。

    他们沉默,就像是块块坚硬的石头,虽然人数并不是非常的多,但是块块宛如组成了堵厚重的石墙般。

    他们默默的将环首刀刀环之后的绳索绑在了手腕之上,然后静静的等待着,静静的看着站在他们前面的那个身影,那个如同山岳般挺立着的身躯……

    马延将高举的长枪向下压,率先冲出!

    没有口号,因为他们已经不需要附加任何口号进行激励;

    没有战鼓,因为他们的马蹄声声就是最震撼人心的战鼓。

    风在呼啸。

    马在嘶鸣。

    他们却沉默着,就像是从山顶上滑落的泥石流,虽然并没有巨大无比的声响,却有吞噬切气度和力量……

    双方对冲,仅有次的射箭的机会,匈奴人慌乱之下张弓射出来的箭矢,稀稀疏疏,又是下意识的对着马延在射,被马延舞出的枪花拨打之下,基本上没有起到多大的效果。

    马延感受着风在脸庞吹过,感受着血液在体内翻腾,看着眼前匈奴人慌乱之下对冲而来的松散阵型,露出了丝轻蔑的笑意,稍微调整了下马匹的方向,便像把锋利的尖锥样,狠狠的扎了进去!

    右边个匈奴人呼呀怪叫声,来不及回身插好手中的弓,便猛地向马延扔了过来,好腾出手来去拔战刀……

    左边个匈奴将战刀高高举起,准备待两马交错的时候刀劈下……

    马延将长枪引抖,便改变了匈奴丢来的弓的方向,“啪”的声砸在左边个匈奴的脸上,当场就将其砸得个后仰,掉下马去;随后马延顺势将长枪挑,右边匈奴刀才拔出来半,已经被枪尖从脖颈边斜斜划过,喷洒出片血雾,颓然摔下马去。

    马延就像是这把尖锥最锋利的那个尖头,而他手中的那柄长枪又是着这个尖头最锋利的那个点,匈奴松散的阵型就像是厚厚的层层布匹,虽然在尽可能的阻挡,但是却无济于事。

    斐潜来到北屈之后,给这些原先的老兵们都配备了最好的装备,将原本的皮甲全部更换成为细密的铁札甲,加上了护臂和兜鍪,防护力得到了极大的加强。

    铁札甲的铁片相互遮盖,采用的又是上好的材质,具备了定的韧性和强度,在这个时代,尤其是在匈奴的兵士面前,属于种赤|裸|裸的在冶金技术上的材质碾压。

    匈奴零星射来的箭矢在铁札甲上弹开,带起了点点的火星,落到了尘埃之中;战刀砍在铁片之上,却砍不进去,只能是发出声刺耳的刮擦声,错开到了边;良好的装备让并州老卒越战越勇,却让匈奴人越打越是泄气……

    并州老卒就像是洪流样,跟随在马延身后,追随着马延的背影,不断的将匈奴阵型撕裂,扩大着战果,就像是把尖锥,又像是把尖刀,将匈奴捅得鲜血淋漓,七零八落!

    马蹄声声,声声碎山谷。

    并州老兵越战越勇,虽然人数上并不如匈奴兵多,但就是在马延的带领下,硬生生的压着匈奴在打!

    斐潜看着,心中股自豪的气息油然而生!

    这才是并州老卒!

    这才是汉家军骑!

    这才是汉代纵横在阴山南北,揍得匈奴哭爹喊娘的汉家铁骑!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