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三六二章 良胡

诡三国最 第三六二章 良胡

    游牧民族为什了从周开始,到秦朝,到汉代,甚至到了唐代,都是处在来中原捞笔就走的思想,就是因为贫穷。

    直到了元朝,游牧民族才第次有了整体的战略目标,开始了建国的军事行动,不再是散沙片。

    但是游牧民族真的是很穷么?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农耕民族的财富主要就是土地的话,那么游牧民族的“土地”就是牛羊。

    史载,当时汉武帝时期,已经是车骑将军的卫青,“……度西河至高阙,获首虏二千三百级,车辎畜产毕收为卤,已封为列侯,遂西定河南地,……讨蒲泥,破符离,斩轻锐之卒,捕伏听者三千七十级,……驱马牛羊百有馀万,全甲兵而还,益封青三千户……”

    “驱马牛羊百有馀万”,等于是将匈奴的“土地”锅端了回来,也因此才导致了整个匈奴遭受了重创,从此胆寒。

    但是问题是,这些“土地”最终落向了何处?

    这些牛马羊,并没有大牛生小牛,大马生小马,然后就在华夏的土地上繁衍生息,从此增加了华夏民族的畜牧业的发展,让华夏从此走上四条腿的时代……

    相反,而是促进了屠宰业的发展,除了增加了部分人口的油脂吸收之外,并没有改进整个汉代的农牧比重。

    华夏是农耕,所以并不善于畜牧,所以在畜牧这条科技线上,只点到了羊,没有点到马……

    对于战马的饲养要求很高,圈养是养不出战马出来的,必须要有跑马地,也就是水草丰肥的整块区域,让马匹群居,在自然中生长,这样才能够真正的出产所需要的战马。

    而华夏民族没有控制水草地,二没有控制饲养的人,所以在腿脚上,始终短了节。

    “贫穷是最可怕,也是最可悲的种力量,”斐潜将眼光落在了营地之外的那块市场之上,说道,“因为贫穷,所以除了自己的条贱命之外没有任何的东西,也根本就不害怕失去,所以能够用武力获取任何东西对这些贫穷的人来说,都是赚到了,杀个够本,杀两个赚个……任何律法,任何道义,在这种绝对的贫困面前,都是虚无的空话……”

    任何朝代,任何政体,在由乱转治的时候,怕的不是中产阶级过多,而是怕中产阶级不够多……

    马延闻言,也转头看向了热闹的市场,沉思了会儿,点点头,说道:“那么这就是使君下令在交易之时,必须采用五铢钱,而且每次的买卖都要多少找给胡人些零头的原因了?”

    “呵呵,是的。胡人大多数并不会将五铢钱带走,而是会尽可能的进行交易,所以实际上我们并不需要投入大量的五铢钱,但是这样来,这些曾经来过这里交易过的胡人,都会知道钱到底是什么,然后也就会告诉他们的家人,他们的朋友……”

    其实这样个小举动,有更为深刻的意义,马延没能够完全体会得到,斐潜也不想多讲,虽然表面上看无非就是多给两个钱,但是能让胡人形成钱的意识,二能在胡人心中建立起种诚信的感观,三么……

    要知道商品等价交换物这个东西,自从出现的那天起,就是血淋淋的了……

    汉代胡人的社会结构很复杂,就像是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三者各拿了部分,然后整合到了起,成为了胡人的社会结构……

    胡人大多数以部落而居,在整个部落之内,在定程度上存在互帮互助的形式,对外战争也是以部落为基本的整体单位,战争所获取的战利品也是在部落之内进行分配,这点跟原始社会的结构非常的相似。

    但是胡人的头人、豪帅等又是寄生在其下的胡人们身上,与奴隶主身份基本相同,同时在汉地说掠夺的人口也多半成为了胡人的附属财产,成为了胡人的奴隶,这些特征又说明了胡人社会也同样含有奴隶社会的部分特征。

    而在胡人的上层,采取又是松散型的分封制度,王庭也就是单于庭,多半是在水草最丰美的中心位置,然后分封出左贤王庭、右贤王庭,左右贤王也隶属于单于庭,但是享有自主军政大权,在左右贤王之下,又分出左右谷蠡王,左右谷蠡王旗下又有左右大将等等,所以胡人同样也具备封建社会的部分因子。

    同样也正是因为如此,胡人的这种复杂的社会结构是非常不稳定的,稍有天灾**,就会产生巨大的变革,南北匈奴的分化,甚至是南匈奴最近的这次的谋杀羌渠老单于的行动,都说明了这点。

    “只有曾经拥有,才会害怕失去……”斐潜看着马延,说道,“而我们现在做的,就是要让这些胡人感觉到他们拥有过……”

    胡人为何在失去了阴山之后哀鸣痛哭,因为他们先有了,然后又失去了,所以胡人揪心扯肺,痛苦不堪。

    财富这个东西,或者说私有财产这个东西,从原始社会出现的那天起,就在不断的推动着整个社会的变革和发展,而钱财就是个人私有财产的实体化的表现形式。

    马延想了又想,还是说道:“可是跟这些胡人交易……旦这些胡人强大,难道不会成为祸害?”

    斐潜握住长枪,抖了抖,发现自己虽然能够多少抖个枪花来,但是却是歪歪扭扭不太成型,和马延随手都能抖出浑圆漂亮的枪花简直完全不能比。

    “所以武器定是要握在手里……”

    斐潜望向在营地之内开始搭建的那座炼铁炉,又看向了在营地外侧正在操练的那些兵士,说道:“从雒阳收集的铁器,都会重新融化铸成甲刃,而这些甲刃都会用在我们兵士的身上,这些才是我们手中的刀盾!所以,不要担心胡人是不是会强大,只需要关注我们自己是不是足够强大……”

    斐潜看着马延,说道:“诚远兄,不仅仅是死掉的胡人才是好胡人,能够听话的胡人也是好良民,嗯……良胡!”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