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三六零章 云涌

诡三国最 第三六零章 云涌

    士族的山峰,在汉代,有数不清的家族正在往上攀沿,有的能爬上了山,有的却连山在哪里都还不知道。

    攀登山峰的路程虽然艰辛,但是每步的风景都会让人无比沉醉,甚至是每前进段距离,都会让人感动而迷醉。

    或许刚开始走的时候很简单,但是要找准方向却不容易,那些开始就走得很迅速的人也未必能够爬得更高,尤其是越到后期,道路越是陡峭,许多家族稍有不慎,便从高峰跌落,从此失去了观赏险峰之上风景的权利。

    安邑城西的家三层酒楼之上,在个雅间之内,有名白衣文士正在挥毫泼墨。

    在酒楼不吃饭喝酒,反倒是写字,未免会让人觉得有些怪异,但是这名文士却做得无比自然,就像是在自己家中样,想喝酒便喝酒,想挥毫便挥毫。

    窗外阵阵凉风拂来,吹起了白衣文士的衣角。

    白衣胜雪。

    外衣是白的,中衣也是白的,就连脚上的木屐编带,竟也是用白色的布条编织而成,竟像是沾染不上世间丝毫烟尘,宛如冬日里从天而降的雪花,带着些许的晶莹,些许的脱俗。

    门外传来轻重两种脚步声,白衣文士宛如无闻,而是专心致志的要写完最后的几笔。

    轻轻的脚步声打开了门之后,便又轻轻的离去了,就像是冬日里的兔子在雪地里留下微不可查的脚印。

    而重的却留在了门内,却驻足不前,像是凶猛的野兽,躲在了灌木之后。

    白衣文士落下了最后笔,缓缓的收势,将狼毫重新架到笔山之上,也没有回头,而是淡淡的说道:“贵客临门,有失远迎。”

    “在下乃粗鄙之人,怎敢辛劳卫公。”留在屋内的人肤色古铜,留着三缕短须,身材魁梧,手脚粗壮,显然是习武之人,但是却换上了身的长袍,扎上了头巾,就像是只凶猛的山豹,却收起了獠牙和爪子。

    “四知堂下,何有粗鄙?兄台过谦矣。”白衣文士转过身来,正是卫觊,“况且吾尚未登家主之位,也不敢当‘卫公’二字。”

    “何异有之?”壮汉装没有听见卫觊的上半句话,只是继续着“卫公“二字的话题。

    卫觊笑笑,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轻轻的敲了下写字的桌案,说道:“吾偶得几字,还请兄台移步品鉴二。”

    “在下只学得些粗浅文字,怎敢品鉴卫公大。”壮汉推辞不肯。

    卫觊再次相邀,说道:“观之无妨。”然后也没有等壮汉做什么答复,而是径自走到了旁,做到临窗的酒案之旁,扭头看向窗外的风景。

    壮汉犹豫了下,然后缓缓的走向了文案,看见在雪白的绢纸之上写了四个大字“皮里春秋”!

    壮汉愣,旋即瞳孔骤然缩,拢在袖子内的双手猛的握紧,手骨发出轻微的喀喇之声,就像是豹子看见了猎物,欲扑而未扑之时,绷紧了全身的肌肉。

    卫觊像是丝毫没有察觉到什么样,自顾自的倒了杯酒,随后举杯饮而尽,悠然道:“世间大好如画风景,唯有高处方可得之,兄台以为然否?”

    壮汉慢慢的将身上的肌肉放松下来,也走到了酒案之侧,对着卫觊坐下,取过酒壶,给自己也倒了杯,端在手中,沉默了会儿,说道:“高处虽好,多有险阻,倘若稍有不慎,便是粉身碎骨。”

    “若不得登,则与蝼蚁何异?”卫觊指了指窗外街道上的那些来来往往的行人,说道,“日出而,日落而息,日复日,年又经年,不知天时,不明地利,碌碌生,默默无闻,利有攸往,又能如何?”

    壮汉举杯饮而尽,然后放下了杯子,默然无言。

    卫觊举起酒壶给壮汉斟了杯酒,说道:“世人皆言醉可解千愁,孰不知若愁可解,亦不为愁矣。”

    “卫公权掌河东,手眼通天,又有何愁?倒是如在下这般,深陷泥潭,曳尾待毙,方得个愁字。”壮汉看着杯中的酒,酒液碧绿,清澈见底,是难得见的好酒,也是司隶和弘农带很是受人欢迎喜爱的,用糯米掺杂了药材和鲜果,所酿制而成的碧玉酒。

    “哈哈,何人无愁?便是圣贤亦有忧愁,何况吾等凡夫俗子?”卫觊哈哈大笑,也没有劝酒,而是拿着酒壶又给自己倒了杯。

    “愿闻其详。”

    卫觊笑着,端起酒杯,站了起来,度到了窗前,说道:“吾愁这苍天悠悠……吾亦愁这大河滔滔……”

    壮汉明显呆了下,然后失笑道:“卫公且莫说笑。”这算是什么忧愁,愁天空,愁大河,这两个玩意自古就有了好不好,有什么好忧愁的?

    卫觊却收敛了笑容,转头认真的说道:“吾生不曾说笑。”

    看着卫觊严肃的表情,壮汉也皱起了眉头,沉思了会儿说道:“卫公请讲。”

    “吾愁这苍天悠悠,穹隆如盖而不得上;吾愁这大河滔滔,泥沙奔流而不得下也。”卫觊言毕,将手中的酒饮而尽。

    这次,虽然卫觊说的仍然是天空和大河,但是壮汉没有再笑,因为他知道,这天其实不是再说天,这河其实也不是在说河。

    “卫公此愁……吾人微力薄,亦无能为助……”

    “若是让汝再登层楼如何?”

    “再登层楼?”壮汉也尽了杯酒,然后说道,“楼内有顶,如何登得?”

    卫觊笑笑,并不说话。

    虽然卫觊并没有说什么,但是壮汉能够感觉得到在卫觊笑容背后潜藏的那种尽在掌握的悠然自得。

    “若真得登楼,吾定前来助卫公臂之力。”壮汉也不含糊,当即应诺道。

    “如此,甚善!”卫觊笑道。

    话已经谈完,相互之间的承诺已经达成,也就没有必要再多言其他,壮汉便向卫觊告辞,准备离去。

    临行之前,经过那张写有“皮里春秋”的字样之时,壮汉停下了脚步,顿了顿,沉声说道:“此字甚好……然着于绢布之上,不宜日晒。”

    卫觊点点头,缓缓的说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壮汉抱了抱拳,拉开了门,走了。

    卫觊立在窗前,也没有送壮汉的意思,等到听沉重的脚步声逐渐远去,忽然展颜笑,双手张开,虚抱天地,任窗外的风将衣袖吹拂而起,哦吟道:“大风起兮云飞扬……”

    风越来越大了,将天上的云逐渐的吹拢而来,云朵翻腾,就像是奔涌而来的河水,却被这个安邑城挡住了般,越来越多,越来越黑,正是场山雨欲来……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