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三五四章 穷则思变

诡三国最 第三五四章 穷则思变

    为什么古代的政治家喜欢愚民,在政坛之上的不管是皇帝也好,高官也罢,都特别强调特别喜欢淳朴民风?

    因为民众不思考,皇帝就发笑,民众思考,皇帝就发抖啊!

    并州在战国时期,就能够修建起秦长城、赵长城,而在秦后期又有蒙恬的三十万边军留在了这里,汉武帝时期为了能够打击匈奴,又再的加强并州的治理,可惜这切,在光武帝的政治需求下,或者是在河北、南阳两地的政治家们的需求下,慢慢的分裂演化,最终成为了胡人的跑马之地。

    众人都陷入了沉默。

    在汉代,对于言论还是比较宽容的,斐潜说的这些,也没有诋毁光武帝的意思,只是在陈述事实,在讲出个黄成马延杜远三人都不知道的并州的事实,所以三人也并没有觉得有什么所谓的大不敬啊之类的感觉。

    只是这样的事实,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并州的穷困,其实不是因为胡人,而是因为我们自己。”斐潜看着三人说道,“这是前人种下的苦果,现在轮到我们来品尝了”

    “而且我们现在来并州,也正是为了给后人种下棵能结出甘甜果实的树。,这是我的希望,也是我选择并州的目标”

    “并州穷困,所有的人都穷困,包括了胡人和汉人,但是为何还是有胡人愿意来劫掠穷困的汉人呢?”

    斐潜摸着桌案之上的两根箭矢,说道:“那是因为胡人比我们汉人更穷,所以汉人的所有东西都是好的,弓箭也好,锅碗也好,衣物也好,甚至是妇人都要比胡人来的白胖,这些所有的切都是比他们好的,所以他们便来抢了”

    “现在的问题就是,这群穷鬼来抢我们的时候,我们能够打得赢么?”

    黄成沉默。

    马延和杜远都沉默。

    沉默是因为不想说谎,也是因为心有不甘。

    现在的斐潜的力量,连群失去了家园的南匈奴都打不赢,又怎么谈及并州的其他的穷鬼呢?

    斐潜也不甘心,自从汉武帝时期就开始敲打得胡人连喘气都不敢大声点的汉人,现在居然要时时刻刻处于胡人的威胁之下了?

    五胡乱华啊

    这是东汉的最终的落幕,这是汉人最后的疯狂。

    三国之后无汉人。

    大唐虽然也是绚丽多彩的,但是血液也是多彩绚丽的。

    斐潜不是所谓的民族主义者,他只是觉得为何华夏这块的农耕民族老是要陷在个又个敌人的摧残之下?

    什么蛮胡入华夏则华夏之

    在斐潜看来,简直就是个屁话!断章取义的信奉这句话的人脑袋都抽抽了!

    说这句话的前提是,华夏强大,强大到可以对着蛮胡说:“要么脱下那件兽皮换上华夏的衣服,要么就穿着那件兽皮去死,你可以选个。”

    而不是让个强盗闯进了家园,然后杀死了男人,然后上了女人,穿起了原先男人衣袍,这样就叫做“华夏之”了?然后就可以匍匐在这个强盗的腿下叫爹了?

    虽然斐潜也清楚,在后世根本没有了所谓纯粹的什么汉人,他也没有资格评论历史的上的那些儒家忍辱负重将文化传承下来的艰辛,如果可能,他只是想,如果有那么点可能,能不能少些磨难?少流些血?少点损失?

    汉代明明点开了机械制造的科技树,然后被掐了

    唐代明明点开了物理化学的科技树,然后被灭了

    宋代明明点开了资本主义的科技树,然后被砍了

    明代明明点开了殖民主义的科技树,然后被屠了

    如果有哪点可能,在那个临界点上,就那么多推动下,让那个雪球从山顶滚落,也许就是个全新的世界。

    斐潜微微的笑着,说道:“有句话叫穷则思变。既然我们现在暂时打不赢,那么就不要采取之前只是依靠武力的办法,我们需要变化下,换种另外的战斗方式”

    在河东,还是有些人,不是那么穷,但是也在思变。

    安邑张家在面临着多重选择的问题之时,选择了个试图挑战和斐潜所签的文书的答案,但是失败了,倒下了,于是其他原本在观望的人们在感谢张家的同时,便迅速做出了选择。

    既然不能违背文书,那只能是继续履行吧,不过么,没有在文书范围之内的事情,那么就也自然谈不上什么违背不违背了

    司隶和河东粮价上的巨大差距,让这些人垂涎三尺,这种百年不遇的机会甚至让他们觉得旦错过了简直就是无颜去见列祖列宗。

    于是车马组织起来了,粮草汇集起来了,个多达百辆车马的庞大的商队就这样离开了河东郡,摇摇晃晃的路向南,企图去获取更大的更多的超值利润了。

    不是这些人不想组织更多的车辆,只是之前大部分的车马已经被斐潜租用了,现在时之间便只能凑出这些来。

    不过,这并没有关系,量少没关系,反正河东距离雒阳并不远,顶多就是多跑两趟就是。

    车队摇摇晃晃来到了陕津渡口,这是从河东郡往司隶最近也是最好的个渡口,上游的小平津渡口太远,下游的郖津又太容纳不了这么多的车马。

    之前的张辽留下的大营就建造在渡口边上,大营里面的兵士忙忙碌碌,似乎是在往车马上装着些物品,看着像是些生活杂物

    大营门口站着个军官模样的人,往车队这边看了会儿,却没有做任何的举动,只是那个眼神让车队的领队觉得有些奇怪。

    汉律,如果是普通的官道,般是不会设卡收费的,但是只有两个地方大都是收费的,个是渡桥,个是城门。

    陕津就是座长长的铁索浮桥,用铁索链接着船体,上面铺设了木板,虽然是非常的宽敞,也难免会有些摇晃,但是却非常的便捷,至少免去上下船搬运的麻烦。

    守卫陕津的是属于朝廷的另外个专设的渡口军屯,设有专职的军候,专门负责守卫管理并收取渡河费用。

    “又有瓜皮来叻!”军候看了看车队,不咸不淡的轻声说道。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