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三四二章 坑

诡三国最 第三四二章 坑

    张辽带兵走了,斐潜也准备走了。看着切基本上走上了正轨,斐潜也准备返回安邑,然后改道北屈,进行下步的安排了。

    现在留在这里的,除了崔厚之外,黄家留下了人,就是上次借书抄写的黄贤良,另外马家也留下了个人,按辈份算是马延的族弟,这两个人带了些人马,主要负责从安邑往来陕津的路途安全。

    斐潜坐在马上掏出枚五铢钱,看着五铢钱的纹路。这枚五铢钱已经使用了很长时间了,边缘和文字都有些模糊,看不太清楚了。

    就像现在斐潜在并州的道路,也是很模糊,看不清方向。

    斐潜想起昨日在用过晚脯之后,他和张辽在营外的那番对话。

    张辽佩服斐潜的勇气和举措,但是却并不是非常的看好,毕竟并州这块区域,张辽做为生长于斯的人,还是比较熟悉的。

    按照张辽的说法,羌胡之人可以用,但是又不能多用,可以交又但是不能深交,有豪爽之辈,也有卑鄙之徒,汉代向来在并州推行的政策都是抑制和以胡控胡,但是效果却直不是很好。

    张辽认为,斐潜欲在并州推行教化,是从创举,但是也正是因为是创举,从未有人尝试过,所以张辽也不知道究竟斐潜着个办法到底能不能行得通。

    至少比纯粹打下并州来说,来的更难。

    因为实际上胡人很精明,要是发现汉朝真有这个决心要收复并州,开始动真格的,这些胡人保准跑得比牛羊还要更快……

    如果只是小规模的兵士,就比如像斐潜现在手头上的这样数量的兵士,并州的胡人还真的不是很在乎……

    斐潜自然知道是张辽的好意,但是又不能将全部的实情告诉张辽,不是不信任,而是真的不怎么好讲,也不怎么容易讲的清楚。

    并州这块的整体计划涉及到经济学、心理学、甚至行为学,而且还有很多地方斐潜还需要根据实际情况实际进行调整,所以真的不好说。

    就比如说现在河东的这些人,难道不知道粮食很重要么?

    肯定知道。

    难道不清楚粮食在乱世比黄金更重要么?

    也是肯定知道。

    但是当崔厚派人上门联系的时候,将黄灿灿的黄金摆到面前的那刻,难免都会偷偷的生出个想法,错过了这么钱多人傻的机会真可惜,要不现在卖些出去,倒时候就算拿钱再去买些粮草回来也划算的啊……

    况且对于现在这个阶段的河东来说,粮草还暂时只是粮草,而且大家都知道别家都有储备,难道我不卖,别人也不会卖么?

    五铢钱天圆地方,可是斐潜怎么看都觉得五铢钱中间那个四四方方的就像个坑。

    其实这玩意并不怎么值钱,就算是将这枚五铢钱拿到了后世,也只不过几十元,若是品相极其完美的顶多也就是千余,更何况是在汉代。

    可是现在,还是会有许多人心甘情愿的跳到五铢钱这个四四方方的坑里……

    因为钱财这玩意从出现的那天起,就是个坑,个很大很大的坑。

    ××××××××××××××

    安邑的城东张家庄园之内,张家的老太爷张翰,将张文书重重的拍在桌案之上。

    “糊涂!糊涂!此文书如何能立!?”

    斐潜将粮草倒卖到司隶的消息总归是瞒不住的,毕竟车马都是租借各家的,当从陕津运来的第批黄金到位之后,很多人手中握着黄灿灿的金子,但是心里却不但没有被黄金照亮,反倒是更加的黑暗了下来。

    乡土豪强、士族世家似乎天生出来就是种冰冷的存在,在骨子里就有种掠夺更多利益的本能,所以当他们知道斐潜这么趟换来了这么多的黄金之后,那种从内心深处伸出来的渴望的小手,就时时刻刻拉扯个叫贪婪的家伙。

    “父亲大人,这个……这个……”张翰的儿子,张路规规矩矩的站立着,苦笑道,“这个不是父亲大人您之前同意了么?”

    张翰“呃”了声,旋即作色道:“什么叫我同意了?!啊?我那是同意要售卖些粮草,可是没有同意你签这份文书啊!”

    “……”

    张翰讲的好有道理,张路竟然无言以对。

    可是如今文书已经签下,白纸黑字写在上面,总不能说不认账就不认账吧,那样以后谁还会跟张家来做生意啊?

    乡绅也是要讲诚信的,也是要面皮的。

    若是没有签这个文书,张家还大可以反悔,因为反正是口头协议,天知地知又没有佐证,谁能说个清楚明白?

    张翰又拿起文书,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仔仔细细,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愤然又将这个文书“呯”的声拍在了桌案之上,怒声道:“这是哪个混帐写的!竟然找不出丝毫漏洞!哪有这种文书的写法!竟然连毁约都写得如此详细!仿佛算定我等就定会毁约样!真真是岂有此理!”

    “……那我们还是按照文书将粮草……”张路试探的询问道。

    张翰瞪眼,说道:“糊涂!那岂不是白白让他人吃肉,而我们只能喝汤?况且……况且这吃肉的本钱还居然是我们的!”

    这才是张家最不能忍受的地方。

    若是斐潜自己有钱粮,然后拿去售卖,张家虽然会眼红,但是也不会有什么其他想法,可是如今,粮草是张家的,就连车马也是借张家的,斐潜等人只是转了个手,就白白的赚了大笔,这怎么让张家心里能够平衡?

    张翰沉思了会儿,说道:“看来还是要去找卫家商讨下……”

    “卫家?”张路不太明白。

    “糊涂!”张翰恨不得拿根拐棍敲儿子的头,看看能不能开窍些,“前些日子不是有传言卫家和这个斐上郡不合么?若是卫家真有这个意思,那么我们张家自然也是要以卫家的马首为瞻了!”

    张路恍然大悟,文书什么的固然是无法更改,但是比文书更有力的还是权势啊……

    河东毕竟还是河东人的河东,有时候规矩还是需要有足够的实力才能够维护的,先要有足够大的拳头,才有足够大的真理,如果没有了拳头光有真理,那也和没有差不太多。

    “对了,”张翰离开之前,又想起了事,特意转回头和张路交代道,“将这份文书好生攥抄份,以后我们张家若是要采买什么,有什么生意往来,都要按这个模式写张……”

    “啊?”张路愣,然后答应下来,“遵命,父亲大人。”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