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三四零章 商人之路

诡三国最 第三四零章 商人之路

    斐潜看了看崔厚,其实这个问题,他之前就有考虑过。

    对于崔厚来说,如果仅仅是为了统治的方便,斐潜可以视而不见,因为崔厚想要获取更高的地位,获得更大的权力,要么投靠斐潜,要么投靠他人。

    斐潜只需要盯着,在崔厚准备将赌注押到另外的某边的时候,出手拦下来而已。

    这么做的好处很多,坏处也有,胜在轻松简单,但是未免显得有些残酷且自私。

    就像是明知道年轻人血气方刚,又偏偏那美色去引诱他,然后在其失足之后,才来说句,某家早就看出你居心不良……

    谁的错?

    又是谁的锅?

    这样做却是符合儒家的观念的,儒家讲究的就是修身养性,怎么修身,如何养性,这都要看自身,般除了家人师长,很少人会去管别人的。

    将美食拜访在贪吃者面前,将美色放到好色者面前,将钱财放到贪婪者面前样,以此来考验人心,选拔人才?

    这是汉代的观念,汉代的方式,但是却不符合斐潜的观念,主要是不符合斐潜在后世的方式。

    最重要的是,不符合斐潜的现状。

    没人愿意将自己的牌打烂,尤其是在没有什么牌面的情况下,而斐潜的口袋中并没有太多的牌,所以必须小心翼翼的打好每张。

    崔厚现在可以说是掌管了斐潜全部的财富,如果因为某些不大不小的事情而导致将帅离心,那么对于斐潜来虽然不定会像关二爷那么的致命,但肯定会浪费掉大量的时间。

    而对于斐潜来说,现在最宝贵的又是时间。

    这种试验下属忠诚度的方法,对于现阶段来说,的确是成本太高,所以斐潜干脆想借着这个机会,消除些崔厚将来反复的可能,尽可能的减少些危险性。

    斐潜收回了目光,转头问崔厚道:“永原,你知不知道商人这个词是从何而来?”

    崔厚楞了下,想了又想,还是摇了摇头。

    这个崔厚还真心是没有想过的,也没有研究过,凡是做买卖的人大家都这么叫,有谁还会特别关注下到底是为什么这么叫的?

    斐潜说道:“商汤七世祖,高祖王亥于商丘训牛,后以牛车载物,往来于其余部落,以物易物,他就是最早的商人之祖,因王亥身为商族之人,商人因此得名。”

    众人恍然,纷纷点头。

    “那么为什么商人,或者说商汤的七世祖王亥可以有物去换?”斐潜看着崔厚。

    到现在基本上大家也都明白过来了,斐潜之所以讲这些,绝大多数竟然是针对这崔厚,虽然大家不是很明白斐潜的用意,但是也都没有出言,静静的听着,看着。

    “……是因为农夫所产?”崔厚看了看旁的锅,回答道。

    斐潜点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说道:“永原说的对又不完全对,严格来说应该是所有人的劳作,而这劳作二字……”

    “农夫耕田,称之劳作,妇孺编织,称之劳作,车夫赶马,也是劳作,书生写字,也是劳作,甚至你我驰骋沙场,收复故土,也是劳作……”

    “而永原你往来贩卖,其实也是劳作。”斐潜看着崔厚说道。

    斐潜已经尽可能的简单的去解释劳动的含义了,但是还是有些拗口绕人,但是幸好崔厚多少也是商场上混的,迅速抓住了重点,脸上的神色都透露出种光彩,说道:“使君的意思是……意思是,我做的买卖其实也和农夫样,也是种劳作?”

    虽然在现在,儒家对于商户的歧视还没有到后世的那种程度,但是在那句“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的名言之下,商人也在逐渐成为了追逐利益的代表,成为了‘小人’,些读死书,死读书的士族子弟,也开始逐渐的蔑视起从事商业的人起来,自然也就影响到了其他的人也对于商人有了些看法。

    如今在斐潜这里能够听到句将商业等同于农业的评价,崔厚虽然不至于欣喜若狂,但是也觉得自己的腰杆似乎能够挺的更直些。

    至少崔厚能够确认斐潜不想有些士族子弟谈起钱财的时候,就像是恨不得将眼睛闭上,耳朵堵上,仿佛多看眼多说个钱字,就会污染到了眼睛耳朵嘴巴心灵般,而是将崔厚视作与农夫等行业平等的个存在。

    “个擅长种植的农夫,如果始终不愿意在自家的国土耕作,只想着去替敌国劳作,这种农夫再多也是无益;个学士满腹经纶,却只懂得为敌国出谋献策,这种学士就算是再多才也该杀;古之商人,也有很多圣贤,子贡使孔得势而益彰,陶朱公有富好行其德,逐利并无错,只是要看这些利,最后用于何处。”

    其实在古代,如果说起研究财富的时间来,是华夏更为久远,在春秋战国时期包括子贡、范蠡等人已经对于商业有了很深刻的认知,但是在儒家兴起之后,个是对于孔子言语的片面性理解,个是中央集权上层政治为了更好的管理百姓,更希望于通过户籍等等手段将百姓永远束缚在个很小的区域内,让其世世代代劳作不惹事端,而像商人这样流动性强,又见了些世面的,就未免难以管理,因此在多数的时间内,都是在想办法抑制,导致华夏有几次的资本主义的小苗头,然后又被封建主义给掐死了。

    斐潜看着崔厚,认真的说道:“如今我们的底子太过于薄弱,为了能够尽可能的快速出兵上郡,才做如此这样的安排,实际上并不值得称道,只有等到我们真正到了草原之上,为国逐利的时候,才是我们真正值得夸耀的事情,而崔家也必将名利双收。”

    崔厚沉默了会儿,显然是在思考斐潜所说的话。半响之后,方站起身,郑重的向斐潜长揖而拜,说道:“今日使君之言,厚定铭记于心,不敢或忘。”

    斐潜也是站起身,扶起了崔厚,但是不小心又拉扯到大腿的伤处,所以又痛的咧嘴,啊呀啊呀的叫了起来,顿时将方才严肃的气氛扫而空……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