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三三七章 风起

诡三国最 第三三七章 风起

    翌日。.: 。

    斐潜在安邑城南登坛祭旗,率众人盟誓。

    城外斐潜的行营之外,在三‘色’旗杆旁边多了一杆旗帜,白底红字,上书“光复上郡”四个字。

    人称光复旗。

    斐潜一干人员宣称要光复上郡的事情就像风一样,迅速的传开了。

    只是在这一阵风的吹拂之下,有人欢喜有人恼怒,有人惊讶有人冷笑……

    卫府之内的卫觊正在写字,拿着狼毫的手停顿了一下,说道:“知道了。”然后继续落笔写字。

    最后一笔写完,卫觊将狼毫架在笔山之上,将镇纸拿到一旁,举起纸张端详着,皱了皱眉,似乎是对自己方才写得字,并不是很满意,便随手将纸张扔到了桌案上。

    卫觊站起身,甩了甩袖子,背着手,走出了书房,立在廊下。

    ‘春’雨之后,庭院之中草木仿佛都是抓紧这一个机会,在拼命的伸展着腰肢。一条黑线在青石之上游动,离得近了些,才看清原来是一群小小的黑蚂蚁,正在忙忙碌碌的来回搬运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卫觊站在这一条黑线之前,盯着这群黑蚂蚁有些出神。

    几只蚂蚁脱离了原有的路线,显得有些迟疑的往外试探走着,走一截停一下,然后又走一点……

    忽然有一个巨大黑影停在了这几只蚂蚁上方,然后便落了下来……

    卫觊用木屐轻轻的碾过了这几只脱队的蚂蚁,然后用很轻的声音念叨道:“蝼蚁还是要有蝼蚁的规矩的,知道么?”

    一阵风吹来,桌案之上的那张纸被风吹动,飘‘荡’起来,落到了地上,摊开的纸上有四个大字“君子不器”……

    xxxxxxxxxxx

    安邑治所之内,郡守王邑的府上。

    王邑一点病容都没有,反倒是这些时间似乎因为静养,反倒是脸‘色’都红润了一些,看着郡丞卢常说道:“真有此事?”

    卢常点点头,表示千真万确。

    王邑“哦”了一声,也是点点头,然后旋即又“哈哈”笑了两声,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卢常‘摸’不清王邑的意思,见王邑半天不说话,也是有些憋不太住,毕竟这个事情就发生在安邑西南郊,等于是就在眼皮子底下,就当神作书吧视而不见,这样真的好么?

    况且王邑已经“病”了这么多天了,虽然说郡中事务也暂时没有什么太大的事情,但是也不能老这样“病”着啊,多少给个期限,怎样也要‘交’一个底不是么?

    卢常试探的问道:“明公,此事当何如?”

    王邑却什么话都没有讲,而是端起了茶碗,小口的啜饮了一口,眨了眨眼,似乎是在品味茶汤的味道。

    卢常有些无奈,却也只得静静的等。

    王邑笑笑,示意卢常喝茶。

    汉代饮茶不是用泡的,而是煮的,并且是依照个人的喜好,自行添加茶佐之物,所以茶汤的味道千奇百怪,喝出一些陈皮味、桂枝味,甚至是什么泥巴味都不要太过于惊讶,有时候就算是同一个人,早上喝的和晚上喝的都会不一样。

    不过王邑这里有些特殊,卢常来了几次,都是一个味道,姜的味道,王邑只喝姜茶。

    王邑将茶碗放下,用手轻轻的转着,看着茶汤在茶碗中浮起的泡沫,慢悠悠的说道:“十年前,吾饮茶,嗜甜,嗜香,汤中常加之物十余;五年前,常加之物,只有葱、姜、青盐、茱萸四五种;现如今,只加姜,余者皆弃。”

    卢常闻言也是看向了茶碗,似乎有一点明白王邑是什么意思了。

    年轻的时候都很贪心,什么都想要,什么都想有,所以什么都加,但是未必都能够适合自己,到了有了一定的岁数,开始知道什么合适,什么不合适,便开始了取舍,最终便是定下了一种最适合自己的……

    茶汤如此,当下或许也是如此。

    只不过……

    “那么,卫家那边?”卢常问道,“况且上郡之地尚有……”

    王邑轻轻敲击了一下桌案,似乎是制止了卢常继续往下的话语,说道:“烹茶之道,需恰到好处,欠之无味,过之太老。”

    卢常应了一声,点了点头,说道:“……如此……也好。”

    王邑抬头,向南而望,目光似乎越过了庭院,越过了城墙,一直往南面而去,“不管如何,此事总归为好事……”

    卢常也扭头望去。两个人都没有了说话的心思,宛如木雕一般静静的坐于厅中。

    一阵风袭来,吹动了房内两个人的衣衫,吹动了两人的须发,却吹不动两个人宛如木雕一般的身躯……

    xxxxxxxxxxx

    在安邑城郊外。

    一行军列正静静的站着,整装待发。

    黄成和马延站在队伍的前方,拉着马缰绳,没有说话,也是静静的等待着。

    在道路一旁,斐潜正在和贾衢和黄旭‘交’代着什么。

    “……行了,就送到这里吧,你们回去吧。”斐潜觉得该说的都差不多说完了,便转身准备向前而行。

    贾衢迟疑了一下,却往前走了两步,叫住了斐潜。

    “使君,子初比我年长,大营还是以他为主较好。”贾衢看了看黄旭,拱了拱手,再一次的对着斐潜说道。

    斐潜转过身来,看着贾衢和黄旭,沉默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梁道,你心思沉稳,思维缜密,你的顾虑我懂,但是真的不必。大营‘交’到你手里,我是放心的,梁道你就不必推辞了。子初,如果两兵争锋,沙场杀敌,梁道不如你,但是这人心揣摩,计谋帷幄,你不如梁道。你可要好好的和梁道配合好,如果你的意见和梁道不一的时候,听梁道的。要知道,这个地方,其实很小,而以后我们的空间却很大。”斐潜看着贾衢和黄旭,认真的说道。

    贾衢和黄旭对视一眼,也是认真的拱手应下。

    斐潜点点头,再一次和贾衢、黄旭拱手告辞,转身拉过马缰,翻身上马。

    就在此时,一阵风袭来,吹起了道路之上的黄沙,吹得旌旗飘带在空中烈烈狂舞,路旁的青林树梢因风而摆,树叶吹拂之声连绵响起,就像是一只无形的手弹奏出一首战曲。

    众人仰头而望,心中不约而同浮起了一个念头。

    “风起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