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三三四章 答案

诡三国最 第三三四章 答案

    雨雾虽然朦胧,但是斐潜的眼睛却亮了,他认出了个略有些熟悉高大的щww..lā

    斐潜往前小跑了两步,根本不去理会黄泥沾染上了长袍的下摆,出了营门,便是个长揖,说道:“潜迟来迎接,望各位见谅!”

    马延也领着众人向斐潜行礼。

    昨日就觉得马延身材魁梧,今日其穿了身戎装,更显得刚猛无比。

    马延正容拱手说道:“昨日某多有失礼,还望使君海涵。”说完,边接过旁戎装妇人手中的野雉,双手奉上。

    这个不是不肯接受,也不是什么小气啊,又或是为了省事什么的原因,好像是将斐潜送去的礼物又给送回来。

    这是“还雉之礼”。

    是从春秋战国时期的“还玉之礼”演化而来。春秋战国时期,诸侯王们在早期都是周王朝分封的,从定程度上来说都是兄弟,所以为了诸侯之间相互情感不因为分割在各自的封地而衰减,周礼中就定下了诸侯王之间的“送玉”、“辞玉”、“接玉”和“还玉”四个礼节。

    其实就是个精美的玉珪,然后由使者带着送到出使的国家,表示出使国的诸侯王如同精美的玉石般的品德高尚,这就是“送玉”;然后出使国诸侯要先进行推辞以示谦虚,即“辞玉”;然后使者再次敬献,诸侯王斋戒之后“接玉”;等使者把该说的说了,该办的事办了,要走的时候,诸侯王又会将这块玉奉还,为他送给使者之君王的礼物,就是“还玉”了。

    同块玉石,带来带去,传递了美好的祝愿,既没有多花钱财,也没有增加双方的负担,周礼中的“礼尚往来”就是对等的这种朴素又寓意深远的礼节。

    诸侯王的等级是玉石,那么士大夫之间的相互赠送就是野雉。

    斐潜微微笑着,双手接过了野雉,将其交到了随后赶了过来的贾衢手中,虚虚用手往营门引,邀请马延等人入营。

    但是马延却没有动,而是转了半身,比划了下身后的人,说道:“斐使君,我马家……最后的些族人都在这里了……进营门不难,但是在此之前,我等有些疑问,还请斐使君能够成全……”

    “敢问斐使君,为何而来?又是为何而战?”

    马家族人说是个族,其实已经很单薄了,跟个大些的家庭基本上差不多。正当壮年的没有多少人,包括马延在内也就是六七人的样子,其余的要么老,要么小,还有些家眷躲在了后面的三辆大车之内。

    包括马延在内的所有的马家族人,都静静的看着,在等着斐潜给出答案。

    “啊……雨停了!”斐潜忽然说道。

    众人才发现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下来,空气中充满了股特有的清新的味道,就像是希望的味道。

    “叔业,召集全军!”斐潜下令道。

    “唯!”黄成虽然不知道斐潜想要做什么,但是仍然立刻答应道,旋即发布了号令。

    名司鼓奔到了营门辕鼓之下,扯掉了遮挡雨水的油布,抓起了鼓棰,擂响了辕鼓。

    隆隆略显沉闷的战鼓声响彻在营盘上空,兵士们慌忙从帐篷中钻了出来,开始在营外的那块空地上列队。

    三通鼓的最后声落下,军阵也排列好了,老兵们围在外围,兼顾着维护次序,新招募的兵士在最中间,面对着临时搭建的高台而立。

    黄成带着几名军候和上郡的这群马延等人,站在起。

    斐潜站在木质的高台之上,从左边看到右边,从前面看到后面,在人群中,有熟悉的面容,也有陌生的面孔。

    “或许有些人听说,我们是准备重回上郡的,也有人听说,上郡那里都已经都是胡人了,土地都已经荒废了,就算回去了,还能干什么?

    “还有人讲,上郡的胡人有多么凶残,他们喜欢喝生血吃生肉,青面獠牙,就跟恶鬼样,我们这点的人,去了也是送死。

    “还有人讲,我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世家子,是要用你们的血肉去换取些浮名,用你们的生命去换取我晋升的官职……”

    军阵之中有几个人下意识的避开了斐潜那越来越明亮的眼神。

    “或许大家还不完全认识我,我是斐潜斐子渊,河洛人士。之前带着大家操练的,黄成黄叔业,是荆襄人。站在你们周围那些老兵们,有并州的,也有司隶的,还有上郡的,而你们,大部分是河东人。”

    “看看你旁边的胞泽,或许不是个地方的人,或许在之前你根本就不认识他,但是上了战场,他就能替你挡住从刺来的刀枪,替你扫平前进的障碍,他就是你的兄弟,你的亲人,你的生命!难道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还需要考虑下,哦,这个不是我家乡人,我要跑到那边去帮乡人么?”

    斐潜讲的有趣,军阵中传来了轻微的笑声。

    “那是为什么?那是因为我们都知道,不管是谁,不管之前是在哪里生活的,今天站在这里的,我们有个共同的名字,我们就是——”

    “汉人!”

    “不管是在司隶,还是在河东,甚至是上郡也好,荆襄也罢,其实都是个名称,都叫汉人!都是喝同样的水,吃同样的饭,说着相同的语言,用着样的字……”

    “我们祖辈生活在同个天空下,父辈也生活在这里同块土地上,我们也样生活在这里,甚至我们的儿孙也同样生活在这片属于我们的土地上!我们都是汉人!我们就是朋友,就是兄弟,就是亲人!”

    “而在那里,在上郡,也有这样块是我们汉人的土地,但是在几年前被胡人抢走了……”

    “那里曾经有我们汉人种下的麦苗,那里曾经有我们汉人修葺的房屋,那里曾经有我们汉人开辟的道路……

    “在那里我们笑过、哭过,我们在那块土地上洒下了汗水,我们在那里流淌了鲜血,我们在那块土地上留下了亲人的尸骨,也在那块土地上留下了我们最深切的伤痛……

    “今天,我们站在这里,汇集在起,不是因为我们好战,而是因为我们忘不了曾经的家园,忘不了我们汉人曾经的土地!”

    “我们汉人不欺负人,所以也不要来欺负我们!”

    “就算是我们欺负了人,这群胡人……依然他娘的别想来欺负我们!”

    “现在,我们要回来了!”

    斐潜字顿的说道,“……当年的帐,现在该还了!”

    与黄成站在起的那些马氏族人,不管男女老少,已经个个泣不成声……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