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三二三章 寒门子弟

诡三国最 第三二三章 寒门子弟

    斐潜从大帐内出来,边往外走,边看着黄成带领着剩余的五百多兵士在训练队列。

    对,是黄成带着。

    斐潜自己不带。

    斐潜当然知道谁带出来的兵,先天上会对这个人有种敬畏感,就像后世士兵当中有当上了营长团长了,见到当年的教官,仍然会下意识的行礼样……

    但是斐潜觉得没啥必要,现在事情千头万绪,哪有时间耗着站队列?

    斐潜自己只准备抓军士,至于士兵么,就让黄成这些人去抓好了。

    古代人练兵不见得比现代人差,只不过是很多东西只有兵家的人才懂,而现代人就算是没没当过兵,也看见不少,所以有时候翻翻嘴皮子的时候还是显得很厉害的样子。

    曹操手下有个于禁,刘备手下有个陈到,嗯,孙权么……吕蒙?

    不太记得了。

    古代通讯技术的薄弱,所以将领指挥兵士的手段非常有限,士兵们看指挥,就是看旗帜,听金鼓,光这个项目就要教很长时间……

    有没有始终的教不会的?

    答案是没有。

    第次犯错,十鞭,第二次,二十鞭,第三次,三十鞭,基本上没有人能够犯到五次错误,不是他最终学会了,而是在过程中就被打死了。

    营门之处架有面大鼓,称之为辕鼓,鼓面是种暗红到发黑颜色。

    这种颜色不是拿其他什么染料去染上去的,而是每次行刑的时候,都要拿人血涂抹上去的,久而久之就成为了这个颜色。

    幸好这次从雒阳带出来的这些士兵,都是已经基本上训练过的了,对于旗号之类的也不陌生,因此只需要在队列上加强下……

    不过今天现在,斐潜并不是来看黄成训练的,而是来接人的,可是走到了营门之外,斐潜愣了下。

    没错,是个士族子弟,但是这个年龄,怎么看都只有十四五的样子……

    斐潜愣神的样子被这个士族子弟看见了,几乎是立刻拉下了脸来,张嘴就说道:“执干戈以卫社稷,车五乘而说伐燕,与龄何干?”说完,甩了甩袖子就要走。

    哎哟,还是个犟脾气……

    斐潜呵呵笑,朗声说道:“见勇于公孙方驰骋于沙场,言动于吕相方斡旋于股掌,君言未发,技未展,与龄何干?”

    半大小伙子停住了脚步,站了小会儿,然后又走了回来,向斐潜拱手见礼道:“河东贾衢贾梁道,见过斐使君。”

    斐潜也拱手答礼,并邀请贾衢同进营。

    没想到贾衢居然不愿意进营门,说道:“斐使君请相试。”

    行啊,小伙子,有个性,我看好你。

    斐潜左看看,右看看,忽然看到黄成在练兵,便指着那边对贾衢说道:“吾有兵五百余,三三余二,五五余,七七余六,请问,吾兵几何?”

    这是著名的韩信点兵的算术题,也叫鬼谷算,隔墙算,是古代的早期算术当中的经典题目。

    贾衢眼睛睁,说好的文学类题目呢?

    贾衢他原来以为斐潜大概会出些经史子集方面的问题,要么就是些政事民生方面的问题,却没有想到这个在全安邑城大肆宣扬自己是文学大拿蔡邕蔡中郎弟子的家伙,居然出了个算经题目……

    这,这,你个斐潜斐子渊,出这样的题目,让蔡邕蔡中郎情以何堪啊?

    可是大话都说在前面了,而且斐潜方才看起来也不像是早就准备好的题目,而是临时看到练兵方阵才想起来的样子,贾衢也不好说什么,只得颇为郁闷的开始低头四处搜寻……

    斐潜有些奇怪,你个小家伙不好好算题目,低头找什么呐?

    贾衢轻轻哼了声,说道:“出门匆忙,未带算筹尔!”算筹般都是装在个盒子里,除非天天要计算做帐的,否则谁也不会将其随时带着身上。

    但是如果临时要进行计算怎么办?

    就像贾衢现在做的事情样,低着头,四处找些长条的草叶子,拔几把下来,充当临时性的算筹使用。

    斐潜哈哈笑,不容分说的拉着贾衢就进了营门,待到了大帐之内,拿起桌案之上的算盘,放到了贾衢手中,说道:“算筹太过繁琐,此物称之算盘,乃吾师所制。”顺便就给贾衢大概的比划了下这个算盘的使用方法。

    贾衢拿着算盘上下细看,小心翼翼的拨弄着木头珠子,颇有些惊奇的说道:“蔡中郎真神人也,文则经纶满腹,算亦高深莫测……”

    “啊,此乃吾师刘元卓,刘侯城所制。”斐潜纠正道。

    怪不得出了个算经题目……

    贾衢抬头看了眼斐潜,顿时觉得人和人的差距简直太大了,自己幸幸苦苦到处求师而不得,而面前的这个家伙,不仅拜蔡邕蔡中郎为师,竟然连东汉算术大家刘洪也是他师傅,这对于贾衢而言,真是个不小的刺激……

    贾衢的贾家,在其祖父那代的时候还算是望族,但是每况日下,到了他父母那代的时候就已经是勉强支撑了,却没有想到在贾衢还小的时候,其父母就因为染上了伤寒,双双故去……

    而在汉代风俗中,丧葬这种事情的开销异常的大,贾衢为了给父母筹办丧事,基本上也就将家中的浮财全数耗尽……

    别看现在他穿的身宽袍大袖满像个样子的,但是实际上他就剩这套衣冠还算不错,可以见人了。

    没有钱财,没有藏书,家族又破落了,想要读书便是件相当困难的事情,这些年都是厚着脸皮,凭借着父母的些残留的情面,东借些,西借几本,直到现在。

    能够年任选撰抄三本书,而且若是能够再进步得到蔡邕的点评,那么必然将大大改变他的现状,因此斐潜的宣传对他来说,诱惑力太大了,虽然他也稍有耳闻河东卫氏不大待见斐潜,但是他还是来了。

    在营门处的番做态,无非就是想给自己抬抬身价,可是如今竟然没有任何的展示机会就被而再的打击的够呛……

    贾衢默默的将算盘交还给斐潜,向斐潜行了个大礼,苦涩的说了声:“小子冒昧,多有打搅,望斐使君见谅。”说完就要告辞。

    斐潜连忙拉住,正容说道:“先战于郎,仲尼方不以殇,先勇于事,秦皇方遣以使。潜虽不才,仍愿为大汉开疆护土,马踏阴山!贾郎君,且问汝志何为?汝欲留名于汗青,亦或弋尾于塘淤?”

    贾衢猛地抬起头,欲言又止。

    斐潜微微笑,说道:“吾可征汝为记室,以三年为期,若吾不得上郡,汝可自由来去,如何?”

    贾衢沉吟半响,然后往后退了半步,正了正衣冠,对着斐潜叩拜道:“衢参见斐使君!”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