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三零六章 以退为进

诡三国最 第三零六章 以退为进

    不是斐潜不想在荆襄展,而是如果在荆襄先就绕不开个人——刘表。.

    刘表是汉室宗亲,除非斐潜有机会能够取而代之,否则按照之前在荆州的时候刘表的尿性……

    要么展到定程度的时候,就不得不跟刘表彻底决裂,毕竟荆襄的池塘就是那么大,而且这种荆襄的分裂在历史上又不是没有。

    当年曹操南下牧马,看起来像是铁板块的荆襄,坐拥十万带甲兵士,立刻就裂开成为了三个部分,部分投靠了曹操,部分跟随了刘备,还有部分直接南逃到了江东。

    这个锅严格讲起来不是刘表的,甚至也不是某个人的,而是整个荆襄士族的。

    荆襄士族人多啊……

    蒯家、蔡家、庞家、费家、马家、向家、黄家、来家、文家、李家、习家……

    还有后来因为战乱,逃到荆襄的各世家,最出名的莫过于诸葛家……

    这么多的士族在起,旧怨新仇那是个复杂,怎生个了得。

    历史上的刘表,联姻了蔡家,捧起了蒯家,沟通了黄家,然后多少也就跟庞家沾了点边,所以勉强平衡住了荆襄士族,但是就算如此,还有好多士族从头到尾就根本就不鸟刘表,比如马家直就没有人在刘表下出仕,等到刘备来就开始和刘大耳眉来眼去了……

    所以,如果斐潜回荆襄,面对的局面不会比当年的刘表轻松多少,况且刘表再怎样,也是有个根正苗红的汉室宗亲的名头,和刘大耳那种要把刘氏的族谱翻到烂来找的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

    而且当时刘表已经在荆襄扎根了十余年了,要知道,刘表在荆襄的十万带甲可是在他单骑入荆襄之后点点的搭建起来的,说是对部队的掌控力点都不会差到哪里去,以至于当时袁绍和袁术都先后来拉拢刘表。

    荆襄就是锅乱炖,还是怎么都炖不熟、炖不烂的……

    选择并州,还有点很重要的原因。

    这个原因就是,不论是对于自己来说,还是对于河洛的斐家来说,自己自请到并州戍边,于情于理都算是个比较好的交代。

    向谁交代?

    自然是大汉两个重量级的士族,汝南袁家和弘农杨家。

    砸了人家的场子,能像后世电影电视那样,坐下来喝杯酒,说声误会,然后就大家哈哈笑,屁事没有?

    那里可能!

    世家这种生物是记仇的,而且这个仇恨会记着几年,十几年,几十年,甚至是几代人都惦记着……

    斐潜自己才刚刚破坏了可以说是袁杨两家联手对付董卓的计策,虽然现在袁杨两家不做任何表示,不代表这个事情不会惦记着,等到某天的时候……

    曹操杀杨修就是因为杨修说了句鸡肋?

    不是的,因为杨修之前很多事情就已经被记在了小本本上面,杀人只需要个借口……

    在古代,特别是针对于士族世家里面的人,当朝为官的,有种刑罚是被统治者自诩为仁慈的做法——流放。

    “不忍刑杀,流之远方”,这种做法尤其受儒家所推崇,认为是仁政和慎刑。汉代在董仲舒大力推行儒家之后,对于士族的这些所谓获罪之人,更是多建议用流放而不是杀戮。

    像当时太子刘荣因为与汉景帝政见不合,被汉景帝逼迫而自杀,之前追随刘荣的那些人,基本上就是被流放到了河西走廊之外……

    也就是金城、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地区,而这些流放的人在凉州又近步加强了羌胡的同化进程的同时,也经常辅佐这些羌胡,为了自己的满腹怨气,攻略边疆。

    大汉流放之地,就只有三个方向,西北就是著名的河西走廊之外,东北就是辽东,还有个就是岭南……

    这三块区域不是没有开的烟瘴之地,就是苦寒绝境,成为了统治者理想中的流放之地。

    因此,并州虽然不是像西凉样充分体现出个“凉”字,但是也并非个善地,样的苦寒,只不过可能略略比西凉好上那么点点而已。

    斐潜此时的自请外派并州,就含有这样自我流放的意思。

    在仇恨值还没有那么高之前,先行退下自我消减些,否则等到真正开始清算的时候,就连退都没得退!

    按照士族的潜在规则,斐潜是当时函谷关的当事人,虽然在保命之下和张辽并肩抵御,那么纵然是无意为之,但是依然是需要负定的责任的。

    因此斐潜公然在朝堂封赏之后,宣称自请到并州守卫边疆,就是给袁家和杨家个信号——我斐潜,以及河洛斐家,并不是有意要和袁家和杨家作对,并且对于函谷关事,虽然说董卓把持的朝廷的封赏无法推辞,但是如今我斐潜却自请流放,来向袁家和杨家进行谢罪……

    从此袁家和杨家也就失去了将来要找斐潜、又或是河洛斐家的麻烦的理由。

    当初斐潜在荆襄之时,蒯家就是这么干的,捅了下斐潜后腰子之后,现居然是捅到了铁板,便立刻变了脸,低声下气的到斐潜面前福寿认错,并且搞得整个襄阳城里面所有的人都知道,蒯家向斐潜赔罪了……

    这就是士族的潜在规则。

    而汝南袁家和弘农杨家又是天下士族的顶尖类,自然也是这些士族潜在规则的维护者,当斐潜做出这样的个举动之后,必然就要做出相应的表示。

    否则作为士族之冠的人都不守规矩了,还指望底下的小些的士族去遵守规矩么?

    这种表示很快就到了。

    斐潜在斐敏府上才坐了没有多久,天色还没有见暗的时候,袁家的人就到了。

    袁府的管家带来了匹马,马鞍缰绳什么的都配备齐全了,当着斐敏的面说道,袁太傅有感于斐潜斐子渊戍边豪情,特赠马匹,以壮其行……

    杨家也是派了个人送来了套盔甲,说辞么,和袁家的虽然略有不同,但是中心思想都是个意思……

    马甲,虽然东西不样,价值么也不算很大,但是其中的含义是相同的:

    函谷关之事,虽然斐潜有错,恰逢其会搞砸了,但斐家原本也不知情,所以现在既然斐潜先行用自我流放来赔罪,那么我袁家(杨家)也不是那么小气的人,这个事情就算这么揭过去了……

    况且袁家和杨家也没有功夫直盯着小小的斐潜,甚至是河洛斐家,因为摆在他们面前的有更大更棘手的事情。

    跟着马匹和铠甲之后,个惊人的消息像飓风样,将整个洛阳城的所有人刮得东倒西歪的。

    迁都之日已经确定……

    丁亥日,正式开始!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