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三零五章 并州之选

诡三国最 第三零五章 并州之选

    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斐潜低着头,并没有直接谢恩之后便离去,而是叩首道:“臣……自请转任并州,守国藩,护社稷,为大汉开疆辟土,不使胡马度阴山!”

    董卓盯着斐潜,血红色的眼珠子似乎在分辨斐潜是真情还是假意,沉声说道:“并州苦寒之地,常年纷争不断,汝可是想好了?”

    董卓自己是长年和羌胡对抗,也是深知身处于边疆的不易,人地贫瘠不说,经常处于大战三六九,小战天天有的状态,可以说是时时刻刻都处于危险当中。

    当年边章韩遂叛乱,凉州宋扬、北宫玉、李文候等各路势力犬牙交织,纷乱无比,纵然是当时许多大臣,皇甫嵩、孙坚等等将领,就连董卓自己都吃了败仗,后来太尉张温也只是时的胜利,旋即被边章和韩遂反打耙,连杀数位大臣,金城太守陈懿、护羌校尉伶征都在此役中死去,最后还是韩遂和边章反目成仇,导致叛军自己的阵脚大乱,才最终草草收场,战况激烈以及场面的凶残可见斑。

    所以当斐潜主动提出要到并州守卫边疆的时候,董卓还是很欣赏这种举动的,至少和这些当朝大臣们来比较,更加的有血气,有担当,最重要的是不来扯董卓的后腿,而是实实在在为大汉做事,这点很重要。

    众人也是侧目。

    因为在场的以袁隗为首的帮山东士族,虽然没有亲身上战场,但是也是知道,并州也不是个太平之所。

    虽然说现在匈奴已经不再成为大汉朝的心腹大患,但是与其接壤的鲜卑、羌胡缺成为了新的问题来源,更何况如今连南匈奴也发生了叛乱,后续的影响尚不确定,此时此刻,斐潜主动请缨,志气可嘉。

    斐潜默然良久,再次叩首称是。

    董卓抚掌笑,说了声“善”,然后便不再言语了。

    这个事情袁隗等人也没有什么反对的意见,因为这个事情,并不会影响到山东士族的利益,而且守卫边疆不管是对董卓方也好,对山东士族来说也罢,都是执政者需要关注的个重要的事情,就算袁隗等人将来都斗垮了董卓,也是样需要人员去守卫边疆的。

    所以以袁隗为首等人,也没有起什么阻扰斐潜的心思。

    关键是并州军团已经在董卓手底下了,如果董卓愿意分部分给斐潜,那么也是相对的削弱了董卓的实力,如果不愿意分兵,那么并州这个烂摊子原本就没有人要,既然斐潜愿意去接就去呗……

    既然朝中无人出言反对,那就这样差不多定下来了,至于斐潜去并州是按照什么职位去,这个现在不急,反正等尚书台最后确定即可,现场也不可能马上定下来,因此张辽、斐潜行了个礼,便告退了。

    出了北宫,张辽和斐潜并肩而行,沿着大道往西面走去。

    因为这次的召见,本身就只是个临时朝议,而不是什么正式朝会,所以是从中午才开始的,而等张辽和斐潜出来的这个时刻,太阳已经开始西落了,略带红色的阳光铺散下来,将洛阳城的切都染上了层红黄色。

    张辽看了默默前行的斐潜几次,最后还是开口问道:“子渊,你这……究竟是为何啊?”并州不是个好地方,原先斐潜在荆襄不是好好的么,就算是洛阳呆不下去了,也可以回到荆襄,为何选择了要去并州?

    在并州多年的张辽,自然是知道并州的情况,这个并州,虽然称之为州,但是实际上实力和人口连内地的个大郡都不如……

    况且虽然南匈奴名义上说是归附了汉朝,但是实际上还是野性未改,时叛时伏。为了安定人心,让大汉民众认为汉王朝是个安定稳固的朝廷,很多时候仅仅是落于记载,并只是简单的进行描述,并没有让更多的人知道。

    而这些情况,身为并州人士的张辽显然是知之甚深。

    张辽边跟斐潜慢慢的前行,边缓缓的讲,并州这么多年,基本上刀枪就没有停歇过……

    典型的事情就像是在延熹九年,鲜卑听说当时在北地相当有名望的张奂离开,回到朝廷之内担任大司农,鲜卑人认为这是个机会,便与南匈奴勾结,并招集乌桓人起,多路杀入塞内,寇掠边境九郡,杀百姓无数。

    后来朝廷又重新拜张奂为护匈奴中郎将,领九卿秩,督幽、并、凉三州及度辽、乌桓二营,兼察刺史、二千石和以下的官员皆有任免权,权柄时。张奂调派多路军队进行围剿,南匈奴、乌桓因为害怕其威势,就投降了,归还了劫掠而去的人口约有二十万……

    这是大规模的侵略掠夺,那些小规模的就更多了。就算是直到了灵帝时期的中平四、五年仍有南匈奴“寇边”——

    中平四年十二月,休屠各胡叛……

    中平五年春正月,休屠各胡寇西河,杀郡守邢纪……

    三月,休屠各胡攻杀并州刺史张懿……

    张辽没有讲的撕心裂肺,但是越是平静的话语,下面潜藏的情感越是深沉。

    这些年每次的胡人寇边,为守卫边疆的兵士其中的员,所闻所见,那些人间的惨剧,真的是见得太多了,痛得太深了。

    每次胡人寇边,首当其冲受到损害的,不是在洛阳的这些高管贵人,而是那些守卫边疆的兵士,然后就是边郡的汉人。

    南匈奴说是归化汉朝的胡人,但是说到底仍然是胡人,讲就的就是谁的拳头大,谁就能统治切。

    而中平五年,就是公元188年,也就是两年前。

    走到了十字路口,斐潜缓缓的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来向身旁的张辽拱了拱手,来感谢张辽的善意。

    “文远兄,有些事情总是要有人去做的……更何况,如今现在洛阳的局面……”斐潜回头看了看北宫,叹息了声,“……我宁愿去面对胡人的刀枪,也不愿再次面对同胞的暗箭……”

    张辽愣,竟无言而对。

    斐潜再次供了拱手,向张辽告辞,便迎着夕阳向西而去,只见身影在夕阳的照耀之下,拉得好长好长……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