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三零三章 朝堂

诡三国最 第三零三章 朝堂

    德阳殿内片诡异的安静。『天籁小说ww『w..com

    刘协本身就是形式上的傀儡,向来上朝了,只有两句话,句就是“众卿平身”,另外句就是“相国之意甚好……”,就连退朝也是宦官喊嗓子,没他什么事情,方才大着胆子说了句额外的话,已经是破天荒的事情,也正是如此才会引起董卓的注意。

    所幸只是个无关大雅的事情,在董卓眼里就是个小孩看不清殿外的人才说的话,所以也没有多大关注。

    不过若是再说些什么就不合适了,因此刘协只是紧紧的抿着嘴,在帝冕之后静静的看着。

    董卓也不说话。

    这件事情摆明就是山东士族搞出来添堵的,现在虽然是被台阶之下的两个人机缘巧合给破解了,但是对于董卓来说,能够忍着怒火不出来已经是很了不起了,所以根本就不想说任何的话。

    太傅袁隗也不说话。

    眼前的这两个人破坏整个的计划就他恶心不已了,更何况现在居然还要给予表彰,这种事情怎么会让太傅袁隗感觉到舒服?而且从另外个方面来说,如今是要尽可能的撇开关系,又怎么可能随意说话?

    李儒也不说话。

    虽然他跟董卓已经讲好了,有了预案,但是不代表他就因此会轻易的放过袁家袁隗和杨家杨彪,现在不收拾他们只是因为时机还不成熟,所以只能是暂且先放过,但是放过不意味着就让袁杨这么轻易的过关,先拿捏下也是正常。

    至于其他人,在这种双方大佬较劲的时候,更是恨不得立刻隐身,又或是有个地缝钻进去,又哪里会嚣张的站出来吸引火力?

    因此大殿之上,就呈现出种异常静默,尴尬的氛围在不断的蔓延……

    斐潜端端正正的跪坐在席子上,心里也是在不停的嘀咕,尼玛原来以为等我进来的时候应该差不多都该谈的谈了,该妥协的妥协,该吃亏的吃亏,没想到看这样的架势,哪里像是谈过的,分明是场大仗即将上演啊……

    可惜人小言微,根本就没有什么言的权利,只得继续跪坐着,当成乖宝宝的样子。

    旁的张辽比起斐潜来,若是在战场上,那简直能甩出斐潜至少十里地,但是现在却十分的不堪,汗珠子顺着鬓就往下滴,又痒又难受,但是却连擦下都不敢。

    因为在汉代朝见礼仪当中,跪坐的要求就条——“坐如尸”……

    都是尸体了,还能动弹么?

    擦汗?

    想都不要想!

    所以,张辽只能是硬生生的忍着。

    所幸的是,最终是王允打破了沉默,叫出了台阶下两人的名字:“骑都尉张文远,左署侍郎斐子渊……”

    没办法,王允虽然是太仆,但是关键是兼职着尚书令啊,不管怎么说,这两个人的封赏也好,处罚也罢,都是要通过尚书台的,而且本身他能登上太仆之位,也是靠着自己在董卓和袁隗双方调和关系而来的,所以在这个局面下,于公于私都是他开口较好。

    张辽显然是松了口气。

    两人同站立,拱手回话称是。

    “汝二人且将函谷事,细细说来,不得隐匿,可知否?”王允朗声说道。

    函谷关的事情本来就已经有形成了书面的报告呈交了,讽刺的是这份报告所有在场的人当中除了皇帝刘协之外,都基本上是看过了,事实真相怎样,大多数人心中都有了个答案。

    如果般性的围剿黄巾,也不至于专门到朝堂之上来觐见当庭叙说,又不是当年杀掉了黄巾三大头目张角等的大功绩,就是按照书面报告上的说法也只是杀了三千余的黄巾贼而已,至于专门要到德阳大殿上来说么?

    当年皇甫嵩大破黄巾的时候也没有全部的将领都进京获得觐见,除了皇甫嵩为统军将领理所当然得到了皇帝的接见,而大部分中小将领都是留在了广宗,等待各自拜授官职。因此像杀了三千黄巾这样的小规模战斗,要不是生在函谷关,明显牵扯到了如今洛阳斗争的双方,甚至根本就不会有什么上朝堂的机会,而是会直接按照军功折算下,给点赏钱,再加个虚衔什么的也就了事了。

    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弄得大张旗鼓……

    这件事情就要看董卓方面的意思了,具体要还是不要深究下去,不深究就是般性的黄巾贼,而旦深挖下去,这个就麻烦大了。

    王允让张辽、斐潜二人重新再说遍,无非也是想借此就将此事当着所有人的面,盖棺定论……

    况且,王允也没有得到李儒的什么通气,所以他也不知道董卓方到底是什么意思,所以便采取了最保守的方案,让张辽和斐潜自己讲,并且还特别强调了“不得隐匿”,所以不管是张辽和斐潜说不说具体的真相,与他自己都没有什么关联了。

    张辽的官职比斐潜大,并且也是主要的领兵将领,所以关于函谷关这次的“黄巾贼”事件就当仁不让的由张辽进行阐述。

    张辽虽然方才的时候显得多少有些紧张,但是在真正开口之后,却讲的声音平稳,条理清晰,沉稳有度。

    张辽实话实说,并没有做任何的推测和论断,就只是将在谷城所遇到的事情,然后为了追查事件的源头,跟着踪迹追到了函谷关,遇上了逃出来的斐潜,然后得知函谷关关令与黄巾有所关联,便快进兵趁其不备占领了函谷关,之后便抵抗函谷关令郑揂的攻城,最后设计杀了郑揂等统领,最终解除函谷关之围……

    斐潜随后补充说自己是只是跟着蔡府的藏书运输到了函谷关,然后遇上了郑揂围杀,而且还火烧驿馆,逃命之下放火烧了函谷关的东城墙,然后遇到了张辽……

    张辽和斐潜说完,许多人偷偷松了口气,毕竟两个人当中都没有提及所谓的山东士族的什么事情,最多只是荥阳郑氏不知道怎样竟然和“黄巾贼”勾搭到了起去,当然在荥阳董卓军和关东联军曾经有过场大战,说不定是因为这个才导致的函谷关之变也不好讲。

    反正当事人没有说什么……

    本来这个事情就可以就这样结束了。

    没想到李儒出声说道:“左署侍郎斐子渊,汝先于骑都尉张文远至函谷关,可否察觉有何异样?”

    斐潜的心都差点跳出来,尼玛你个李儒,干啥不按剧本来?

    明明之前说好的,难道你现在要变卦不成?

    能不能讲点道理啊,不带你这样玩的啊……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