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二九七章 坐下来谈

诡三国最 第二九七章 坐下来谈

    斐敏的退让也让斐潜松了口气。

    谈判桌上,永远就是如此,谁先忍不住谈及正事,就意味着在心理上落了下风,斐敏不再继续绕圈子,而是准备要谈当下的局面,多少也算是对于斐潜的种承认。

    斐潜之前刚回到洛阳的时候,曾经试图和斐敏做过次的沟通,但是那次是很失败的,因为斐敏还是将斐潜当成个可以利用的棋子,为了获取斐氏的利益甚至都透露出可以将斐潜抛弃的意思。

    但是现在,虽然斐敏没有明说已经服气又或是什么其他的话语,但是至少已经有了平等的坐下来谈的架势。

    之前斐潜为何就算是斐敏的态度再恶劣,甚至贪婪到要侵占属于斐潜父亲的遗物,但也是尽可能的保持个谦逊的姿态,不与斐家发生正面的冲突,最重要的因素就是汉朝是个士族掌控了绝大多数话语权的时代。

    汉初的刘邦为了清除春秋战国时期残留的下来的血统论的老诸侯老贵族,掺进去大量的沙子,分封了不少的王爷,意图用这些刘姓王来打压各地的旧势力,也就是春秋时期就存在的六大卿,即赵氏、韩氏、魏氏、智氏、范氏、中行氏,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些新被分封的宗亲王爷成为了新的毒瘤。

    因为这些王爷在汉代开始的时候,权利非常的大,有**的司法权、政事权、军事权,就连货币都可以自行铸造,俨然就是国中之国,并且春秋战国时期留下来的法家、纵横家、杂家等等流派附在其上,为了自身的利益相互倾轧,有甚者鼓动刘氏王进行造反……

    因为这些人都知道,真实的刘邦是个什么样的人,所谓的芒砀山斩白蛇究竟是怎样的回事,既然刘邦可以有机会称帝,其下的张良陈平享受香火,那么为何吾等不行?

    汉景帝、汉武帝时期,又为控制逐渐尾大不掉的宗亲王爷,也为了维护皇权,父子两个人进行了系列的举措,因为当时太子刘荣没有能够达到汉景帝的要求,汉景帝甚至不惜以个非常可笑的罪名杀死了刘荣,为汉武帝刘彻铺平了登帝的道路。

    但是汉景帝和汉武帝没有想到的是,通过种种手段,消除了春秋战国存留下来的老六卿,却让更多的小世家发展起来了。原来以为打压了法家、纵横家、杂家等等的流派,就留下个宣扬皇帝就是天子的儒家,会更有利于中央政权的统治,但是没想到董仲舒所谓的儒家其实是偷窃了法家、纵横家和杂家的些主要思想和文学搭建起来的,方面宣扬了天子的神授,方面又掺杂进去不少的私货,用以限制皇权的无限制膨胀。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所谓的天人感应,上天降下的灾祸就是对于皇帝无德的示警……

    经了三百余年,到现在,在儒家大旗之下成长起来的新士族把持了整个帝国的朝政,形成个庞大的利益共同体,有着整套比较完善的价值体系观念,是整个士族都共同在潜意识里面遵从的。

    就像是斐潜如果开始还处于旁支,默默无名的情况下,就悍然与斐家主家说对,虽然家主斐敏也不见得会将斐潜处以什么刑罚,但是只要被传出去,凡是士族的人,都会有意无意的回避这个斐潜品行不良之人,所有发展的大门都将关闭。

    就像现在有些世家之中被冷藏的人样,除了隐世,别无他途。

    但是如今就不太相同了,斐潜现在不仅是斐家的旁支,但同时也是荆襄黄氏的女婿,在定程度上也可以为荆襄士族的代表,因此在和斐敏些问题上有所交锋就成为了士族和士族之间正常的利益纷争,与什么品行之类的事情无关了。

    这也是斐敏最后放弃了继续用亲情又或是家主身份来施压的主要原因,因为现在对于斐潜来说,斐家支持与否并不是最重要的了,有当然更好,没有也无所谓……

    当然话说回来,如果能得到斐家的支持,先不管实力上有多少的增加,至少在舆论上,斐敏就会出面进行维护和造势。

    世家士族是汉代前进的动力,也同样是阻力……

    斐潜将双手放在膝盖之上,并没有立即回答,沉默了许久之后,说道:“如今局面扑簌迷离,潜亦不知,亦或虽有乱,但必不久,旋即可解?”

    这句话是上次斐潜拜访的时候,斐敏想当然的说词。斐潜旧事重提,不仅是要试探斐敏现在的态度如何,更重要的是要打乱步骤……

    斐敏被斐潜抢白了句,多少有些不快,说道:“贤侄,吾示之以诚,汝何出戏言?”

    “潜唐突之处,还请叔父见谅。不知之前可有袁府来人?”

    斐敏眨了眨眼睛,将胡须捋了又捋,显然是在考虑是不是要讲,最后还是下了决心,说道:“正是……太傅掾之前来访。”

    “可是丝毫未提函谷黄巾,只是言及朝廷动荡,需合力匡扶社稷?”

    斐敏盯着斐潜看了会儿,才说道:“正是。”

    当然还有些稳固社稷之后升官之类的暗示什么的,这种事情两个人不用讲,大家都清楚。

    太傅掾自然不肯能白痴到跟斐敏说要让斐潜闭嘴,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在他们看来,做出这样个姿态,大家都是明白人,根本就不需特别说明。

    斐潜叹息道:“叔父可知……为何李长史未遣人来?”

    “李长史?”斐敏当然知道这个长史指的是谁,捏着胡子沉吟,眼珠子乱转。

    为个士族的家主,虽然河洛斐家并不是多大,除了需要饱读经书,在文化上有定造诣之外,也不是什么愚笨之人,经斐潜说,也就明白了斐潜的意思。

    李儒为何不派人,是没想到,二则是根本不在乎……

    而以李儒的为人可能是想不到么?

    显然不是,所以只能说明件事情,李儒压根就没想在这个函谷究竟是不是黄巾上扯什么嘴皮子,要么就不打算追究,要么就是已经认定,只不过什么时候动手而已……

    同样也从另外个方面表明了,现在袁府沉不住气了……(。。)(83中文网)&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