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二九五章 亲情的多种用途

诡三国最 第二九五章 亲情的多种用途

    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函谷关的所谓“黄巾贼”兵乱的消息终于是传开了,顿时上下片哗然。

    普通百姓只是觉得怎么司隶州居然也出现和黄巾贼,这天下还有太平的地方没有?聚集在起抱怨着这日子还要怎么过啊?

    中间层面多少了解些的人则是相互之间卖弄着各自来源的消息,在酒桌上吹嘘着扯蛋着,用来表明他们自己能力有多么强,连这种内幕都能知道。

    而最上层的人集体沉默,不予评价。

    只不过,斐潜斐子渊这个名字,开始进入了个人的眼帘里面。

    至于张辽,只是个武将尔,最多就到四平四镇,又能如何?除非张辽有非常漂亮的妹子又或是家族里面有什么绝代佳人,才有那么点点机会走外戚的老路子,而且在董卓前车之鉴的情况下,所有的文官都是样的心思,绝对不允许再次出现第二个董卓的……

    反倒像是突然从水下冒出来的斐潜,更加的引起这些同是士族的人员关注。尤其是斐家家主斐敏的府邸,这两天差点被人将门槛都踩低了几分。

    自己亲自来的,叫家人来的,又或是派了门生故吏来的,几乎每个层面的士族都把目光集中在了斐潜身上。

    因为斐潜是当事者,是属于士族第三方的当事者。

    张辽虽然也是当事者,但是则他是属于董卓方的武将,另外他还没有什么资格上朝堂,骑都尉虽然是比两千石的官职,但是却是属于光禄勋之下的武职,除了大朝会之外,平时要见皇帝或是三公,则是先要通过光禄勋才可以,并不容易。

    斐潜就不同了,左署侍郎,虽然只是小小的官秩比四百石,但是他师傅是蔡邕啊,左中郎将,妥妥的可以进入朝堂之上,拥有觐见皇帝,递送奏章权利的官员,况且这次据说是以少胜多,险死还生,极不容易,虽然蔡邕向来是不朋不党,但这个毕竟是其弟子,谁能确保蔡老头不会因此而发火?

    斐家家主斐敏刚刚笑容满面的送走了人,转过头来就面沉如水。

    这个斐潜斐子渊!

    还有没有点点的斐家子弟的观念!

    怎么大的事情,回来后也不第时间来斐家禀报交待下!

    上次也是,当任了左署侍郎也居然不提前通知声,搞得我竟然是从别人那里才知道斐家又出仕了人!

    斐敏叫过了人,吩咐道:“去将斐潜斐子渊叫……咳,去请来……”

    下人有些迷茫,迟疑了半响说道:“禀家主,这个……要去哪里请?上次去过其老宅,已是无人居住了。”

    “呃……去蔡中郎府前候着!”斐敏突然才发觉到自己对于斐潜的掌控已经是几乎等于零了,除了个斐姓之外……

    这个小子是什么时候变到了如此的地步?

    原本斐家子弟当中出现了优秀的弟子,应该是感到高兴才是,但是斐敏却点都高兴不起来。

    斐敏猜得没有错,斐潜刚刚从蔡府出来就被候了个正着。

    这倒是让斐潜有些意外。

    上次亲自去拜访斐敏家的时候,斐敏还有些拿腔势的,随后也没有什么太多的联系,今天突然派人找了上来,究竟是为了些什么?

    不过家主相邀,又不好不去。除非是准备和斐家决裂了,否则最少也要在表面上做好维持的功夫。

    没想到这次斐家家主斐敏居然亲自迎到了府门之外!

    不管斐潜自己对于斐敏是什么样的想法,但是在场面上的礼节上都是不能忽视的,要不然的话,就会被他人指责和耻笑。

    斐潜立刻上前长揖而拜,向斐敏见礼。

    斐敏温和的笑着,上前扶起斐潜,说道:“皆自家之人,无需多礼。”言毕就拉着斐潜的手,邀请着斐潜进了大厅之中就坐。

    斐潜心中有些哑然,这人啊,怎么都觉得有些坐,请坐,请上坐,茶,上茶,上好茶的味道。

    从最开始斐潜除了个旁支子弟身份之外,什么都不是的时候,要先递名刺求见,到了斐府半天之后,斐敏才姗姗来迟……

    再后来斐潜成为了蔡邕弟子,与荆襄士族联姻之后,斐敏就是站在了厅前相迎……

    而这次,则是亲自到了斐府门外,路迎到了厅内……

    并且在门口的时候说那句话,更是别有深意,“自家之人”啊,呵呵。

    待宾主落座之后,斐敏居然还叫出了自己的儿子与斐潜相见。

    斐敏原有三子,但是长子前些年不幸已夭,现存了两个孩子,大点的名叫斐和,字子成,岁数跟斐潜相差不多,小些的叫斐虞,也就十二岁的模样,还没有正式的取什么字。

    斐敏笑呵呵的边看着斐和、斐虞与斐潜见礼,边说道:“汝二人需向子渊多多请教,多多往来才是……”

    斐潜面带笑容,默默的听着,与斐和、斐虞见礼,并不多说什么。没想到到了汉代,也成为了所谓的“别人家的孩子”……

    不过斐敏这样的做法的确有些出乎斐潜的意料,出门相迎不仅是表示了对于斐潜的重视,而且还展出种较低的姿态,并不是味的像之前那样将家主的状态摆得高高的。

    并且还把两个孩子叫出来与斐潜相见,这里蕴含的意思就比之前在府门所说的话更加的明显了。

    在汉代的礼节当中,家眷不是随便想见就见的,也不是谁都可以见的,斐敏让斐和、斐虞出来以见兄长的礼节来进行拜见,除了在表面上表示亲近,呼应之前在门口所说的那句“自家之人”之外,还有潜藏在其中另外层意思。

    斐敏用这样个行为,暗示自己承认了斐潜在年轻代中的领头的地位!

    斐潜心中转了转,家主斐敏这真是个可进可退的举动,方面是对于自己的目前地位的种承认,另外个方面,也在通过这种举动来告诉自己,不要忘了,再怎样也是斐氏的员,再怎样也是下代的斐氏……

    用亲情来进行拉拢,同时也提点打压,家主斐敏这手玩得漂亮!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