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二八二章 攻

诡三国最 第二八二章 攻

    张辽眯缝着眼,单手提着长枪背于身后,双腿微微夹马腹,让战马缓缓的跑到起来。

    函谷关谷道最窄的地方只容三骑并行,但是狭窄的地形也同样限制了函谷关的视线,等到张辽率领着骑兵跑动起来的时候,烟尘才冲霄而上,被函谷关上的人所发现。

    但是此时张辽距离函谷关只有不到三里!

    人全速奔跑上三里地,是有点够呛,但是对于战马来说,三里的距离就是热热身而已,提起速度的战马,如战鼓般的马蹄之声,震得函谷关上关下的所有人脸色都发白!

    “敌袭!敌袭!”

    关城上个队率扒着被烧得黑乎乎的女墙,扯着脖子喊道,声音凄厉无比。

    可惜他虽然示警了,但是却没有人站出来整合部队,发布命令。

    或许是郑不再关内的原因,也或许是因为郑手下的军候都死光了的原因,当张辽带着两百并州骑兵出现在函谷关这些人视野当中的时候,关墙之上只有几个队率,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不知所措……

    个修理城门的工匠看着奔腾而来的骑兵,竟像是被如闷鼓般的马蹄声震得浑身发抖,手中的锤子再也握不住,铛啷声掉在了地上。

    张辽暴喝声:“杀!”

    两百并州骑兵就像是柄光华四射的宝剑,冲着东城门直刺过来,在顶尖上最锋利的点,就是张辽!

    函谷关上士兵和工匠才像从梦中惊醒般,有的跑上城墙要防守,有的跑到城门要将大门封死,杂乱无章的到处乱窜……

    最关键是城门只修好了半!

    另外半还放在地面上,没来得及装上去!

    有些工匠还努力尝试将地上的城门在张辽赶来之前装上去,可惜不是所有人都那么有定力,可以泰山崩而面不改色,随着第个人的逃跑,就像推到了骨牌般,城门中原本忙乎的工匠和民夫就逃了个干净……

    没有城门的函谷关就像是只裹了层薄纱的美女,只具备了象征性意义的遮挡,实际效果低的可怜。

    没有任何人试图阻挡,张辽就带着二百骑兵,就像是滚滚洪流般杀了过去,简直就是毫无阻力的冲进了东城门!

    张辽待冲进了城门之后,便不断的驱赶零散的兵士,旦发现有兵士在主要街道上有聚集的倾向,就让骑兵冲击……

    函谷关相对宽敞些的东西大街上,张辽率部纵横捭阖,手底下无合之将!

    等到斐潜带领着后续的步卒赶到的时候,张辽已经控制了整个函谷关的主要街道。斐潜到,就立刻命人冲击内城,虽然有兵士试图盘踞在内城抵抗,但是毕竟人少,无法防御整个的内城城墙,很快就被击杀扑灭了。

    尤其是当城南校场内的那两百西凉兵在了解了情况之后,又在大牢之中发现了李军候的尸体,立刻就站到了张辽这边,配合着对整个的函谷关进行驱赶和清理……

    任何关墙都是对外防御的,函谷关也不例外。

    当张辽和黄成从西城墙的两个坡道攻上城墙之上的时候,就基本上宣告了整个函谷关的已经落入了斐潜和张辽的掌控之中。

    有了张辽居中调度,整合兵士,斐潜也就没有在旁指手画脚,而是带着黄成等自己的兵士,赶到了驿馆……

    驿馆门口敞开,驿长和部分驿卒因为反抗,已经是身亡了,横七竖八的伏倒在地。

    斐潜瞄了瞄,或许是因为担心蔡府的书简,无心他顾,或许是因为之前谷城之事,对于尸体已经有了些心理准备,这次虽然也是鲜血遍地,残躯断臂,但是斐潜却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适,径直就到了后院。

    看之下,顿时心痛的要死……

    原本五辆大车,歪倒了两辆,车上的书简掉落了出来,零散遍地都是,斐潜连忙上前收捡起来,众人也都纷纷散开,扶起了歪倒近乎于散架的马车,将散落的书简收集起来。

    黄旭有些忐忑的走到斐潜面前,边搓着手,边小心翼翼的说道:“斐郎君,那时……别的车辆太轻,我……我怕撞不动,所以……”

    斐潜拍了拍黄旭的肩膀,并没有说什么,你说不心疼是假的,但是这个事情的确也不能怪黄旭。虽然当时的确光线不好,但是自己当时也是只顾得逃命,根本就没有注意过脚底下的地书简,况且黄旭的选择也没有错,不够分量的车辆的确是对于坚硬的院墙来说点效果都没有。

    很快地上的书简就收集起来的,但是再装回车辆上的时候,却少了将近三分之,多半是葬身火海之中了……

    斐潜还来不及伤感,后院内就跑进了个张辽的传令兵,说城西出现了大批的兵士,正往函谷关而来!

    斐潜便留下了黄旭带着几个人在此收拾,自己带着黄成又匆匆的赶往了西城墙。

    等到上了城门看,郑带着兵士已经兵临城下,正在叫了几个人在骂阵,企图通过刺激张辽,让张辽出关对阵。

    张辽扶着女墙,看到斐潜来了,笑了笑,指着城下的说道:“还好早了步,否则这么多的兵士进了关内可是不好对付。”

    斐潜也探头看,关外整整齐齐排着列军阵,点了点纵向和横向的人头,稍微测算了下,大概有千多到两千的兵士,而函谷关令郑正在战阵的中间,指着关上不知道跟身边的个将领模样的人说些什么。

    在关前,有几个兵士在射程之外,扯着脖子,面红耳赤的大喊着什么鼠辈,没胆子的娘们之类的话语,正在骂阵。

    斐潜撇了撇嘴,虽然张辽未必未必会中这种粗浅的计谋,但是任由这些家伙这样骂下去,对于士气来说多少也会有些影响……

    “郑!汝身为函谷关令,勾结黄巾是为不忠,残害同僚是为不义,弃关不守是为不勇,焚烧百姓是为不仁,指挥无方是为不智!介不忠、不义、不勇、不仁、不智之辈!汝这五毒关令,焉有何颜面苟活于世间?!

    斐潜喊了句,身边黄成等人也连忙大声的跟着重复句,到后来整个函谷关城墙之上包括张辽手下的兵士也跟着起唿喊起来,到最后“五毒关令”四个字出,更是达到了高点,仿佛整个天地间都在回荡着这四个字……

    郑在马匹上摇晃了几下,硬生生压下了胸腹间的那股腥甜之味,瞪着关墙之上的斐潜,眼角都几乎炸裂,如果目光能够杀人,他都想现在就将斐潜生生撕裂了!

    因为郑知道,就算是这次自己能够重新夺回函谷关,除非他能够将这方圆之地所有人全部杀光,否则这四个字都将伴随着他,成为他逃脱不了的梦魇,辈子都将被人拿来取笑!(。。)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