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二六一章 九原的小草

诡三国最 第二六一章 九原的小草

    守卫中阁听起来不错,实际上就是个看门的。中阁不是固定的个地方,而是种房屋的结构,划分内廷和外廷的门户,称为中阁,这种结构,在皇宫及高府大院中最为常见。

    如今皇帝刘协还小,对于男女之事不是不懂,但也不是完全懂。皇宫之中又向来是阴盛阳衰的,董卓仗着相国的身份,时不时都会去皇宫去看看刘协,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去看看那些被汉灵帝从全国各地搜罗而来品质上优的各式各样的美女……

    吕布的工就是在董卓和那些美女深入的探讨人生问题的时候,看好门……

    当然不只有吕布人,而是还有大帮董卓的亲卫,吕布只是算是这些亲卫的统领罢了。

    吕布身穿黄金铠甲,手持方天画戟,往门户前站,面无表情。另外的亲卫在门外列成两排,均是身穿重甲,手按长刀,那种闲人免近的态势,就算是瞎子都能够感受得到。

    般来说,董卓会在皇宫内胡天胡地到中午,然后看情况,多半是直接在皇宫内稍微小憩下,然后再回相国府见见李儒又或是其他什么大臣,随后就算是结束天的工了。

    在汉代,这种中午要小憩下的行为是被绝大多数人诟病的,因为这是懒惰的代名词,因此绝大多数人中午是不休息的……

    这种流程吕布之前就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基本上就是上午过来皇宫站岗,这里站完了再回相国府内站阵子,然后就回家,次日再来站岗……

    简单,枯燥,无趣。

    吕布双眼看起来似乎是在目视前方,其实焦距已经散开了。

    昨天在家门口莫名其妙的接到那封书信,搞得吕布晚上翻来覆去都睡不安稳。

    太原……

    有资格带华盖的,并且又是太原之人的,的确只有人,这个倒不是很难猜的谜题,但是难就难在为何此人要找自己?

    非亲非故的。

    况且如果按照职位来说,此人比起自己来不知要高了多少……

    吕布微微垂下眼帘,用余光瞄了瞄挂在腰间的印绶囊,默然。

    汉代的印绶分为两个部分,个是绶,个是印。绶佩与印相连,端是系在印的钮上,另外端可以收起来,也可以挂在腰带上让其垂下。文官大都下垂至于长袍齐平,而武将因为身穿甲胄,垂下根宽宽绶佩活动多有不便,所以般情况下平时印和绶装在囊里,囊则以金钩挂在腰带上。

    银印青绶啊,这曾经是自己多么梦寐以求的东西,现在却觉得挂在腰间竟然有些沉重不适,仿佛多年的武艺,身的力气都被这小小的个囊压得死死的……

    那封书信中的“策马扬鞭”四个字,就像是柄大锤般,将吕布原本关在心中的那些思念九原的情感全部给敲了出来。

    如果当初不跟着丁原南下就好了……

    九原啊,现在那漫山遍野的青草应该都冒头了吧……

    如果还在九原,现在就可以无拘无束,也不用穿的这么整齐,勒得难受,就那么敞着怀也可以,让带着青草味道的风从怀里,从衣袍中穿过,就像是千万只小手在抚摸着……

    如果还在九原,现在就可以信马游缰,那是望无垠的绿草地,随时随地,想坐就坐,想躺就躺,嫩嫩的,软软的,比现在硬席子好了不止万倍……

    如果还在九原,现在就可以放声歌唱,和草原上热情的妹子对对牧歌,再喝上碗她们亲手端上来的马奶酒……

    现如今……

    哼哼,呵呵。

    日中已过,董卓终于是在几名宫女的搀扶下,晃晃悠悠的走了出来。

    大酒大肉,放纵恣意的生活,让董卓越发的肥胖,整个身躯已经比起刚来洛阳之时大了圈不止,整个人就如同肉山般。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宫中活动多了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董卓登马车的时候,竟然抬了抬腿,没能登的上去!

    几名西凉亲卫连忙伏地,搭建成了人肉的台阶,董卓方踩着登上了马车。

    吕布看着,默然,随后也翻身上了赤兔马,与干西凉亲卫将董卓车马团团护卫着,出了皇宫。

    赤兔马似乎有些不耐的扭了扭脖子,唿噜噜打了几声响鼻,像是对于这种慢腾腾的速度极其不满,踢踏着就欲往前窜。

    吕布紧紧攥着缰绳,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赤兔马,几次都将跃跃欲试的赤兔马扯了回来,让其不得超越董卓的车马。

    赤兔马尝试了几次,最终打着响鼻放弃了,扭着脖子看了看吕布,圆熘熘的大眼睛里似乎透露不解和委屈。

    吕布看着,默然,手拉着缰绳,附下身,伸出另只手摸了摸赤兔马的脖子,企图安抚下赤兔的情绪,却没想到赤兔马却抖了抖脖子,将吕布的手抖开了。

    嘿!这家伙!

    唉,这家伙……

    吕布看着抓在手里的缰绳,似乎有种感觉,就好象在他的身上,也有这么条缰绳,却不知道被谁抓在手中……

    浑浑噩噩,重新回到守卫中阁职位的这么天,终于算是结束了。吕布冲着轮值守卫的几个西凉亲卫点了点头示意了下,就准备离开相府,回到自己的家中去。

    吕布刚刚转过了楼榭,没想到迎面就撞见了个婢女,端着个银盘,里面装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婢女连忙往旁边避,微微屈了下膝,低着头,露出了点点脖子,那肌肤在几缕柔细的青丝衬托之下,似乎有种特别的细腻柔滑……

    吕布定睛看,竟然是上次撞见的那个婢女,左右看了看四下无人注意,便低声说到:“你……你可是……九……九原人?”声音到了最后竟然有些发颤。

    婢女仍然是低着头,显然时间没能够反应过来,过了小会儿,才轻轻的说道:“……禀……禀将军……奴婢……确是九原人氏……”声音柔糯,又有带些轻脆,就像是九原上那冒出点点头的小小青草般。(。如果您喜欢这部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