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二五九章 前面的路要怎样走

诡三国最 第二五九章 前面的路要怎样走

    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汉代人都起得早,卯时的时候基本上就大都起床了。基本上来说,普通的汉代百姓,入夜了基本上就是去睡觉,很少点灯的,花不起那个油钱,所以自然也都早起。

    斐潜站在驿馆院中,越过围墙向两侧的山上望去,虽然寒冬并未完全过去,但是已经有些树木开始偷偷的抽出了新芽,为墨绿的山体增加些充满活力的新鲜的嫩绿色。因为临近黄河的关系,湿度还是挺大的,在山顶上还笼罩着层雾气,缓慢的流动着。

    汉代的水土还未像后世那样的破坏严重,现在看山上的树木有的都非常的粗,明显是生长多年了,根深叶茂,不像后世到哪里看到都是些碗口粗细的小树苗,风大就倒几棵……

    更重要的是这个空气,虽然略带些湿润,但是不会让人烦腻,有着股天然的草木清香,吸到肺里宛如让整个胸腔都活了起来。

    呵呵,估计让什么吕布的穿越回现代,吸上几天信誓旦旦不超标绝对安全的空气,估计不用超过个月,就躺到了吧……

    黄成站在旁,也跟着斐潜的视线左看眼,右看眼,然后说道:“斐郎君,这个山,左右几乎都是直上直下,不好爬啊……”

    好吧,让个汉代人理解这是什么风景,有些难。

    斐潜也懒的解释了,便问道:“都收拾妥当了么?”

    黄成点点头,说道:“都收拾好了,斐郎君。”

    “行,跟我去郑关令府上到个别,然后我们就出发。”

    还没等斐潜离开驿馆有多远,就听见街道上阵混乱,人群就像被什么划开了样迅速变成了两半,斐潜连忙和黄成也往边上站了站,随后匹传递军情的快马在骑手的大声呼喝中冲到了驿馆前,才放缓了马速,最后拉缰绳,马匹人立而起,长长的嘶鸣声,方停了下来,喷吐着白沫。

    骑手几乎是滚落到到了马下,几名驿卒连忙冲上前去,人牵住了那匹已经将近脱力的驿马,人将骑手扶起坐好,另外个人捧了个饭团和竹管的水递给了骑手。

    骑手显然是又累又饿又渴,但是却没有先吃东西和喝水,而是先哑着嗓子说道:“弘农现大量黄巾贼,已攻至新安城下!”然后解下了捆绑在身上的军报,递了出来……

    众人片哗然,有几个人甚至哭喊起来,现场片混乱……

    什么?

    斐潜也是大吃惊,弘农怎么会突然出现了黄巾?

    难道是白波军南下了?

    等斐潜先让黄旭干人员等候在驿馆,自己带着黄成赶到了内城的时候,函谷关令郑揂和都尉郭浦已经相互争执起来了。

    郭浦今天倒是穿了身的甲胄,正用手拍前胸的甲片,哗啦啦响,说道:“不就是两千的毛贼,还敢围着新安?简直就是找死!只要带千骑兵,不,只要八百,就可以杀得他们死都不知道怎么写的!郑关令,不是我说,你也太胆小了些!”

    “郭都尉,兵者凶器也,还需……”郑揂说道,转脸看见了斐潜,“斐郎君来的正好,郭都尉执意要领军出战……”

    嗯?

    竟有点要让我来裁决的意思?

    斐潜谨慎的拱了拱手,说道:“实在是抱歉,我不懂兵事,无法给什么建议,这个事么,还是二位做主就好。”

    开什么玩笑,我个朝廷的左署侍郎,没有任何移文,也没有任何节杖,在这种局面下,只要说出任何句带有偏向的话语,就等于是冒然的对重要关城的军事指手画脚……

    况且我只是来关心下,新安被围,往前路要怎么走?

    xxxxxxxxxx

    吕布每次见到李儒,心中都不知道为何莫名其妙的有些不安。

    李儒略略翻看了下吕布上交的清单,无可无不可的放了下来,似乎是很平淡的问道:“汝与文才有隙?”

    吕布连忙否认,又将之前发生的事情叙述了遍,再三强调不是自己要找胡轸的麻烦,而是胡轸不讲道理,不按照规矩办才发生了小小的摩擦……

    李儒点点头,既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就仿佛是听见了个很普通的事情,就这样把这个问题掠过,从桌案上拿过了张文书,提起了笔,在上面笔走龙蛇写了些字,然后示意旁的侍者递给吕布。

    吕布接过看,不由得大喜,连忙向李儒道谢。原来李儒竟给了批牛羊酒水等犒赏的物质,有了这张文书就可以到公库去领取了,要知道这几天吕布带着手下都是在山里打转,啃面饼喝野菜粥汤,都快淡出鸟来了,这下手下子弟们就可以打打牙祭了……

    “近日些许黄巾于谷城带恶,吾欲遣文远率部清剿,不知奉先意下如何?”李儒淡淡的说道,仿佛就是在说件非常小的事情。

    “啊……遵长史之命。”吕布叉手回答道。

    李儒点点头,笑道:“董相欲行迁都大计,中阁无大将镇守,终是不妥,此番奉先回转,吾等便可安心了。”

    “定护相国周全!”吕布自然应下,原本投靠董卓之后他就是在守卫中阁,现在不过是出去了趟,又重新回来了而已。

    李儒又稍微勉励了吕布几句,便让吕布退下了。李儒目光跟着吕布的身影走了小段,便收了回来,微微摇了摇头,这个奉先,可用,但是不堪大用……

    吕布走出了李儒的长史府,掏出李儒的批文又看了看,咂砸嘴,沉默了会儿,又放回了怀里,沉着脸,接过了下人递过来的缰绳,上了赤兔马,扬鞭而去。

    吕布之前是他沉浸在升官发财的美好感觉中,对于李儒的安排没能够第时间反应过来,但是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吕布他自己也琢磨出来了,李儒就是在拆并州军啊!

    吕布他不是不知道,李儒让张辽率部去清剿谷城附近的黄巾贼,等于正式的将张辽从吕布附属划分出来单独领军了……

    但是知道又能如何?

    唉,并州子弟究竟要往何处去?

    我吕布前面的路究竟要怎样走?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