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二五五章 迷茫的路人

诡三国最 第二五五章 迷茫的路人

    在黄河北岸,个不是渡口的渡口,这个地方只有秋冬季,并且是枯水期,才有办法渡过,只要春天下雨,水位就会勐然高涨,而且两岸的山石陡峭,加上水流也会变得湍急,就会将原本就极小的滩涂淹没,也就没办法渡河了。r?anwenw?w?w?.??

    现在两个河岸的小小滩涂之间,用粗大的绳索将十几艘小船连接成为个整体,再在其上搭上了木板,就形成了个弯弯的临时性浮桥。

    个雄壮的汉子,就着黄河水在岸边磨着有些小缺口的环首刀,小心翼翼的磨着,环首刀已经用了比较长的时间了,如果磨的太过,反倒会伤到刀身。

    这把刀是父亲送的,那时自己个人第次单独杀了只野狼,虽然是只离队的老狼,但是却很凶勐和狡猾。

    那时父亲非常高兴,当场就赐给他了这把刀。

    汉朝的东西都很好,尤其是兵刃。特别是军队用的环首刀,坚固锋利,他第次握在手里的时候,就喜欢上了,连睡觉都连刀带鞘的抱着睡……

    可是刀用就了都会旧,都会有缺口,就像自己的父亲样……

    父亲也像把刚强坚固的环首刀,但是也最终老了,生锈了,被杀了。

    汉子咬着牙站起身,眯缝着眼对着光线看了看刀刃上的锋芒,然后握着环首刀,在空中连噼了几刀,刚开始刀是慢慢的,越来越快,最后刀的时候竟然快只见刀光闪而过……

    真想就这样刀砍下杀害父亲的凶手的头颅!

    可是走不了,回不去……

    撑犁在上!我于扶罗无论如何都要亲手将仇人的头颅来祭奠我的父亲,用他的心头血来抚平我的悲伤!

    “单于,我们真的要听那个汉人的话么?”另外个年轻些的人说道,面容竟然与于扶罗有几分相似。

    于扶罗将刀缓缓的收入刀鞘,说道:“不然还能怎样?”语气中透露着种无奈。

    于扶罗是南匈奴羌渠单于之子。

    中平四年之时,南匈奴受汉朝的征召讨伐妄自称为弥天安定王的张纯,于扶罗率领部队南下参与讨伐,但是不幸的是,在次年,留在南匈奴王庭的老羌渠单于,就遇到了政变,被杀,反叛者立了须卜骨都侯当新的单于。

    于扶罗原来是南匈奴的右贤王,接到消息之后自然是大为恼怒,也在部族的推选之下称“至尸逐侯单于”,并转向汉朝寻求支持。

    但是没想到恰逢汉灵帝病重,不能政事,于是就耽搁了下来,而且耽搁就是这么长的时间,直到现在,汉朝廷也没有给他什么正式的答复。

    数千部族虽然也可以用牛羊乳顶替下,但是毕竟是还是需要粮草的,现在又是需要借汉朝的名义和力量帮助自己杀回南匈奴的王庭,又不能轻易和汉朝翻脸,就这样不尴不尬的拖着……

    幸好这带还有只黄巾残余部队白波军,所以之前于扶罗实在是没粮草的时候,也假装成白波军的样子,劫掠番,反正只要把羊袍子脱了,在头上裹点黄布……

    不过这个事情干的多了,也就被河东当地的官员发现了,但是很奇怪的是,发现的人既没有发文斥责,更没有派兵围剿,只是派来个人隔段时间就送了点点的粮草来,既不会让于扶罗部族饿死,也不够于扶罗带着粮草回南匈奴王庭,然后说有事情的时候找他们。

    现在事情就找上门来了,让于扶罗从河东郡这个隐秘的渡口南渡,自然有人接应。

    “我带千人渡河,这里就交给你了……要照顾好族人……”于扶罗对着唿厨泉说道。唿厨泉是于扶罗的弟弟,既然于扶罗从右贤王即位了“至尸逐侯单于”,那么这个右贤王的位置也就让唿厨泉来担任了。

    河东郡太守原来是董卓担任,汉灵帝原来想以此来削弱董卓对于西凉兵的控制,可是没想到董卓根本不不去上任,所以河东郡太守也就不上不下虚悬着,汉灵帝也不好立刻另外派人担任。

    结果没能等汉灵帝想出什么好办法的时候,就病重不治了,而董卓又趁机进驻了洛阳,当起了相国来,于是河东郡到现在直都没有什么正式的太守,完全是地方官员在进行维护。

    于扶罗知道派来联系他的汉人肯定只是个小喽罗,真正的主事者隐身在幕后,可是也仅仅能了解到如此而已,他直试图通过这个汉人探知到究竟是谁,甚至曾经偷偷派人跟踪,但是都是毫无结果……

    这次虽然摆明了是肯定有风险,但是同样那个汉人答应了给予大量的粮食,甚至同意再给些兵刃和铠甲,这对于渴望回到南匈奴王庭去复仇的于扶罗来说有极大的诱惑力。

    并且,凡是战利品,也归于于扶罗。

    为交换的是,于扶罗需要再次的充当次黄巾贼……

    唿厨泉跪倒在地,亲吻了下于扶罗的靴子,然后说道:“请单于放心!撑犁在上!我唿厨泉定守护好族人,等待单于得胜归来!”

    于扶罗点了点头,沉默了会儿,便用手轻轻的拍击着刀鞘,抑扬顿挫的唱起首匈奴的歌谣起来,歌声古朴苍凉,就像是大草原上的风在苍穹中呜咽……

    渐渐的,越来越多的南匈奴族人加入合唱,不少人眼角都闪烁起了水光,那是他们魂牵梦绕的大草原,那是他们挚爱的家乡,那里有成群的牛羊,那里有可爱的姑娘……

    现在的他们就是群迷路的牛羊,想回到家乡却找不到方向。

    于扶罗边唱着,脱去了羊皮袍子将其交到了唿厨泉的手中,然后将块黄巾扎在了头上,牵了自己的马,走上了浮桥。在他身后,是他的族人,是他的背井离乡的兄弟们,他把他们带了出来,也有责任将他们都带回去。

    随后,千名的南匈奴人也在于扶罗身后,脱去了羊皮袍子,交到了亲人好友的手中,扎上了黄巾,唱着歌牵着马,跟在于扶罗身后,渡过了河……(。如果您喜欢这部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