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二四六章 釜底抽薪

诡三国最 第二四六章 釜底抽薪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李儒的行动力无疑是流的,拿到了斐潜的铁牌之后,立刻推行了起来……

    在这个汉天子已经被几百年间不断的神话的时候,由汉天子名义颁发出来的凭据,无疑是神圣又具备极高的信誉度的。【△網www.】

    尤其是那铁牌之上,活生生的刻画出的图案,对于那些目不识丁的农户来说,更显得拥有极大的诱惑力。

    普通百姓追求的是什么?

    切的切,都在铁牌上的图案之中完全体现了出来。

    这梦寐以求的东西,祖祖辈辈却为之付出生都没办法获得的,现在只需要搬家到六百里之外的关中,就将变为现实!

    汉代的摊到基层农民身上的赋税役制度其实非常可怕的。通常个普通的自耕农,需要向汉代国家缴纳三个方面钱粮:

    个是税,这个不算高,汉初定的是十五税,景帝之后定到了三十税,直沿用至今,也就是土地都是国家的,种地产出了就要交税,但是这个税确实不高……

    二是算赋,与轻租税不同的是,算赋直都在不断的加重。所有民众只要是15岁到56岁,都必须缴纳“赋钱”,每人120钱为“算”,为治库兵车马之费。如商人、奴牌要倍算;女于年15—30岁不嫁,五算。

    不过不要以为年龄小就不用交钱,民众从7岁开始至14岁,每人每年20钱……

    三是徭役,最普通的就是戍边役,也就是年当中必须有三天去边境上免费戍边。

    如果对于本身就居住在国境线边上的人口来说,这项徭役不算什么事情,但是只要想象下个远在荆襄的农民让其自带粮食武器,自负路费,到并州,甚至是幽州,凉州去戍边三日再回来……

    所以基本上是不现实的,因此就出现了代戍的“过更”钱,年300文……

    另外还有临时的“军调”、“口敛”等等,所以实际上,自耕农想要从自己的土地上通过努力劳动,去获取整个家庭在收支上的平衡是非常难的。

    晁错《论贵粟疏》:“……今农夫五口之家,其服役者不下二人,其能耕者不过百亩,百亩之收不过百石……春不得避风尘,夏不得避署热,秋不得避阴雨,冬不得避寒冻……勤苦如此,尚复被水旱之灾……于是有卖田宅、鬻子孙以偿债者矣……”

    因此实际上,汉代到了末期土地大量被兼并,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这些生活在底层的自耕农,或许无奈,或许主动变成了豪强的附庸,导致原本能够收取的赋税进步的减少,就不得不再次加赋,就更导致了剩余的农民破产,恶性循环……

    所以现如今,在河洛地区,能保持自己生活的所谓五口之家的自耕农,已经为数不多了,大部分都是附庸在乡间豪强,地方士族其下,变成了隐户……

    有的甚至已经是几代人为这些乡间豪强、士族在劳了。

    所以可以想象,当这贫困得无所有的附庸农户,突然就有这样个机会,转眼就可以获得这么诱人的财富的时候,那种躁动,惶恐又欣喜的复杂心情。

    这种情绪就像是种蔓延的瘟疫般,转眼就感染了洛阳周边的区域,影响最大的就是位于洛阳边上的弘农郡。

    如今弘农郡大部分的良田都要么是纳入了弘农杨氏的名下,要么就是附庸于跟杨氏有所关联的其他士族豪强的手中,所以当李儒开始推行斐潜的这个铁牌之策的时候,整个杨家就像遭遇了大地震般,连些原本在家中坐看风云变换的老家伙都被震出来了……

    杨彪苦笑的将块铁牌至于桌案之上,轻轻的推到袁隗的面前。

    “此当五鼎烹!”袁隗也是少有的清晰的表示出自己的态度,或许是因为杨家和袁家利益相同,或许是因为这招实在是伤得太痛,“李儒贼子!着实可恶!”

    虽然斐潜现在刚刚被授予了左署侍郎,但是大部分人还以为这个是董卓还是优待于蔡邕做出的举措,另外董卓最近段时间也提拔了不少乡野士族,比如荀爽也是从介白丁升任三公的司空,所以也暂时没有对于斐潜这个小小的比四百石的官员有多少关注度。

    袁隗、杨彪在内的干人,现在都还是认为着个政策的出台是李儒搞的鬼。

    杨彪也是咬牙,说道:“此举乃断吾等根基!端为毒计也!”这次杨彪特意来找袁隗,目的就是为了寻求和袁家的合,毕竟现在受影响最大的就是弘农杨家,如果任其发展下去,弘农杨氏就算能够留存在司隶,没有了农户,又有什么意义?

    难道还让养尊处优的杨家老太爷也下地干农活不成?就算去别的地方吸纳流民又是怎样,个是时间上来不来得及,赶不上春耕也就至少荒废年;二是若是这些流民又受到了引诱怎么办?岂不是又替人做嫁衣?

    所以杨氏就想次性的解决现在的这个问题。现在杨家的那些长老们都堵着杨彪的门,要杨彪解决问题,否则就……

    杨彪也是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那么早辞官了。原来以为他带头之下,将河洛地区的大部分官吏撤出来,就等于是针对迁都釜底抽薪,必然逼迫着董卓李儒不得不放慢步伐,举步维艰,但是没想到李儒现在反手过来用了这招,简直是刀砍在了杨家的要害之处,痛的是无法忍受。

    现在杨彪就来寻求依旧在官场的袁家帮助,为了不让董卓方面发现,甚至不惜轻车从简曲身从侧门进入了袁府。

    袁隗拿着铁牌看着,现在正式推出的样子已经不再是原来简单的模样,不仅边缘多了复杂的花纹装饰,显然是灌模浇注之后又经过略微修饰打磨的,还在原本空白的背面阳刻了说明的文字和河南尹的大印,等于是用官家名义给这个铁牌做保了。

    而且现在这个铁牌的派发已经完全绕开了袁杨等派系的基层官吏,全部都是原本西凉的军中书吏再登记派发,想做些手脚都找不到目标……

    袁隗将铁牌放到桌案上,竖起手掌,如刀般砍在了铁牌的文字之上,说道:“唯今之计,只有釜底抽薪尔……”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