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二三九章 私货

诡三国最 第二三九章 私货

    不能说李儒愚笨,而是只能说思维定势这种东西,极少人可以灵活的突破。

    斐潜也并不是比李儒聪明多少,但是毕竟是后世那种拆东墙补西墙的活干得多了,像这种临时抓人过来顶个工的事情没少做,并且也是一个旁观者,也没有那么多的繁杂事务不断‘骚’扰,因此比较容易跳出来思索,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也不为奇。

    李儒的之前的思路的确是走到了死路,听到了斐潜这样讲,真的就像是又开辟出一条光明大道一般,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因此李儒才郑重其事的感谢,并明确表示不管斐潜是找自己什么事情,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都会帮忙,以此来希望神作书吧为‘交’换,让斐潜能够提供更多更好的迁都之策。

    可以说若是之前李儒对斐潜还略略有些不怎么在意,现如今就是已经将斐潜视为平等之辈来进行对待了。

    斐潜也是拱了拱手,谢过了李儒,说道:“确有一事‘欲’烦扰李长史……”斐潜就将要“过所”之令的事情说了,当然,斐潜不会和李儒全盘托出,七分真话里面掺在三分的假话才不容易被人察觉。

    像这个事情,肯定是要动用到车马,所以只要李儒‘交’待一声,是运的什么东西,大概方向是走那边,都是瞒不住的,所以这些内容,斐潜都是实话告知,但是目的地,斐潜只说是送到河东。

    因为蔡邕之前毕竟和河东卫家有过联姻,虽然现在两家‘交’恶,但是一则卫家一直还扣着蔡琰的陪嫁,略有理亏;二则这种事情也不是什么可以光耀宣传的事情,所以大多数人也并不清楚蔡、卫两家到底目前处于什么状态。

    因此说送书籍暂时到卫家存储,以避遗失,也不是说不过去。

    况且斐潜的目的就是只要能出了司隶,脱离了董卓军的控制就好,在河东郡的地界,崔家的商路还是畅通的,转运到平阳郡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李儒当即点头同意,在他看来,既然是蔡邕的藏书,就是个人的财物,要怎样处置也是蔡邕自己决定,况且蔡邕又不是跟自己敌对,根本没必要拦阻,不过却像是非常随意的问了一句:“……汝视刘景升并非明主耶?”

    斐潜沉默了一下,拱拱手,并不回答,其实也算是默认了。毕竟这个事情并不难推断,如果斐潜视刘表为明主,一个是不会轻易辞职,二则将是蔡府的这些书籍也不会运到河东去,而是或许会想办法运到荆襄去……

    不过么,在李儒的观念里面,只要斐潜不是给关东士族在做事,略有一些‘私’心,又或是有一些隐瞒什么的,只要是与董卓方面无碍,李儒就选择‘性’的无视了,毕竟人都是有七情六‘欲’。

    所以李儒当即命人去办理了一个“过所”,将其‘交’到了斐潜手中,并让人上了茶汤来招待斐潜。

    李儒自己也端起茶碗,缓缓的喝了几口茶汤,觉得干枯的喉咙终于是得到一些滋润,舒适的‘露’出一点笑意。

    这几天,忙得几乎连饭都没有什么功夫吃,而且事务太多,千头万绪都加在他一个人身上,所以就算是山珍海味都食之无味,更不用说静下心来喝一碗茶了……

    李儒等斐潜也放下了茶碗,才缓缓的说道:“子渊方才所言一日之粟,需如何解之?”

    斐潜方才跟李儒提出了四个问题,第一个是基层官吏的问题,第二个就是一日之粟,还有异族而迁和同师进退的问题,见李儒如此痛快的就将“过所”‘交’到了自己手中,便也不拿捏什么,干脆一起回答了。

    “一斗之粟,以水徐徐煮之,所得糜粥可供一家三口一日所需,然若不得水火,囫囵而吞,一人虽食不得厌尔,故而迁徙必先设营地,日出而行,日落而息,东都西都相距不过六百余里,可沿水而设大营十余座,当可循而行之,如此方不为‘乱’。”

    为什么迁徙的时候人容易疲劳和死亡,而军队有时候也走同样的路程,甚至有时候还走更长的路,却没有像迁徙的时候那样容易产生疲惫感和‘骚’‘乱’,除了军队的纪律之外,没有目标参照物也是一个比较重要的因素。

    如果每一天知道下一站在哪里,走到那边就有东西可以吃,那么多数人都会坚持下去,并且不会轻易在半路上放弃,而且分批结成队伍前行,不但便于管理,而且也不会因为恐惧下一顿没有吃的,就胡‘乱’的过多的消耗粮草……

    如此一来,既加快了整体的行进速度,也不至于半路上死亡过多。当然,一些体弱和伤病是无法避免的,但是却可以因此比‘乱’哄哄的一窝蜂的迁移要少死很多很多人……

    李儒思索了一下,说道:“善!”

    原本就是要将粮草往西运输的,现如今不过是将原本间隔较长,数量较少的营盘,变成间隔较短,数量较多而已,虽然会‘花’费多一些兵卒的气力来修建更多的营盘,但是算起来能够保障更多的迁移人口,这一笔还是非常划算的。

    况且如果路上能够不‘浪’费粮草,尽快完成迁徙,按照目前洛阳城中的储备来看,也还是可以支付的,所以有序的行进更有利于整体计划完成,李儒自然是没有反对的道理。

    斐潜继续说道:“一族之人,同姓同宗,故而心齐,相互扶持,路虽远亦无碍也,若杂族而行,易生事端,故而可依同姓同宗分批而进,即可无碍也。”

    李儒点点头,但是没有说什么。这一个说法虽然很美,但是可执行‘性’么,还是有待商榷,因为同宗同姓在一起,就意味着所谓的乡间的那些乡老什么的也是在一起行动,若是遭到有心人鼓动,反倒是更容易引发问题。

    不过李儒也没有当场提出反驳或是训斥,在他看起来,这只不过是斐潜并没有太多实际的经验,所以才会说出这种想法虽好,但是却有些小问题的建议,属于无心之失,没什么好指责的。

    “围三阙一,‘乱’其军心尔。如今归乡在即,若无约束,军心亦‘乱’矣。当可令兵士随百姓徐徐而退,至京兆而计之,百姓存多者赏,亡众者罚,即可内安百姓之心,外攮外敌之患也。”

    李儒听完,微微笑了笑,看着斐潜说道:“此法虽良,然不得行尔……”

    斐潜的心不由得噗通漏跳了一拍,难道是掺杂其中的‘私’货被李儒发现了?马月猴年说先还盟主的欠账……积攒了好多天了……现在老底又是空空如也的了……继续加油吧……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