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一九六章 隐鲲

诡三国最 第一九六章 隐鲲

    不但是汉代,直到电力被发明以前,夜晚都是属于大自然的。

    因为照明的不便,也就带来了许多不安定的因素,因此在官方很长时间内,都是要求宵禁的,所谓的晨钟暮鼓,不仅仅是为了报时,也是种提醒。

    如果没有官方的差事,普通百姓夜晚在街道上游荡,被巡街的兵士抓住了,都要受到惩罚,当年曹操担任洛阳城北门校尉的时候,就是拿着缠着五色布条的木棒活活的将违犯了宵禁的蹇硕叔父打死了。

    因此,在汉代,绝大多数的百姓都是遵守这样的规定,也都习惯了日出而作,日暮而息的生活方式,不仅在城镇,就连住在郊外的也都是如此。

    所以,黄昏日落之后,冒出了三个窥视的人,还持有兵刃,难免就会让人疑心是否是歹人了。

    等斐潜到了营中的时候,三个人已经被捆绑在木桩之上。

    站在旁的黄成,捏紧了拳头,皱着眉头说道:“这三人嘴还挺严,什么都不肯说!”黄成是有些担心,此地临近五行山脉,黄巾之乱后,有许多的被击溃的黄巾残部逃到山区,做起无本的生意,这些人虽然没有多少战力,但是人数多,就凭借现在百多号人,对付起来也难免有些头疼。

    黄成原想从三人嘴中获取些信息,却没想到这三个人嘴都很硬,被打得鼻青脸肿也不吐露半字。

    普通的**上的疼痛,若是意志坚定的人,也是可以忍受下来的,这点斐潜倒是有点佩服眼前的三人。

    别说后世,汉代也有很多恶毒的审讯刑罚,剥皮、俱五刑、缢首、宫刑、刖刑、插针、锯割、灌铅、刷洗、弹琵琶、抽肠、炮烙……

    光听都觉得毛骨悚然,然而这些大都需要器具,黄成对于这些也不是专业人士,自然除了鞭打之外,时也没找到审讯的突破口。

    当然,那些阴损的审讯方式斐潜知道是知道,但是要实际操作么,倒是没有那个经验,不过现在看起来,倒是不定要大动干戈。

    斐潜接着火光,仔细打量了三人,又从地上捡起了三人所带的环首刀,敲击了下,似乎钢质还算不错,心中略略有了点底数。

    斐潜绕着三个人转来转去好几圈,嘿嘿笑了几声,连旁的黄忠和黄cD有些侧目,更别说被绑起来的三个人了,因为身体被束缚住,头颅转动不便,便只能是眼珠子跟着斐潜在转圈……

    “谁是领头之人?”斐潜冷不丁的问道。

    斐潜立刻看到其中有两人不由自主的眼珠子往边的人斜了下……

    哦,就是你了。

    斐潜拉过黄成,低声交代了几句。

    黄成面无表情的招呼了几个人,将那个带头的人生拉活拽,拖到了山坳后面,旋即声惨叫刚叫了半,就嘎然而止……

    留下来的两个人闻声身体都颤了下。

    就会儿的功夫,黄成转了回来,手中提着口沾满了血迹的环首刀,顺着刀刃还在滴滴的往地上滴落……

    剩下的两个人相互看了看,眼神都有些惊恐和慌乱。

    “其实你们不说我也知道……”斐潜忽然开口,笑着说道,不过这个笑容在忽闪忽闪的火光照耀之下,却显得那么的怪异。

    “你们不是黄巾匪,而是宾客……”

    斐潜注意观察着两个人的眼神,慢悠悠的接着说道:“……而且你们主上还犯了事对吧……”

    看到两个人的眼睛明显睁圆了些之后,斐潜却叹了口气,用种漫不经心的口吻说道:“其实说件事,我们行也不是官军,更对你们家没有任何兴趣,所以你们说与不说,我点兴趣都没有……原本放了你们也没有什么,但是看你们这样,倒是让我觉得有些不舒服……正好,荒郊野岭的也找不到什么肉食,如此就多谢你们了……”

    “……对了,记得要活着慢慢的割,要薄些,省得费柴火……”

    斐潜挥了挥手,黄成会意,上来便在两个人身上捏了捏,然后要便似乎是自言自语道:“这个肉比较软些,想必不错!”说完就拉扯着其中个要往山坳走。

    如此起起伏伏反差极大的话语,让两个没有经过任何这方面训练的人吓得屎尿都快出来了,又见到黄成如此做派,被拉扯的那个人终于是忍不住,大声嚎叫起来,说是有话要说……

    “既然你有话,那就等你说说也行……”黄成将手松,将其甩到地上,然后转头准备去拉另外个人,嘴里还说道,“……那就先来收拾收拾这个这个不说的吧……”

    另外个人也连忙大叫:“等、等等!我……我也有话要说……”

    问讯的最终结果和斐潜预测的差不多,果然不是什么黄巾,而是河内温县的个士族常家,因获罪于河内太守王匡,所以举家迁移,不料缺碰上了斐潜行,故而派人前来查看。

    既然也是士族,也就没有再演戏的必要了,斐潜让黄成将领头的人又给带了回来,对其拱了拱手,说道:“非常时刻,出此下策,若有失礼,还望见谅!鄙人是河洛斐家,斐潜斐子渊,不知足下如何称呼?”

    原来根本就没有杀这个领头之人,连那半声惨嚎也是黄成自己叫的,就连那刀上的血都是半路上顺手抓到的只野兔的血……

    领头的人苦笑了下,拱手施礼道:“郎君客气了,当真是好手段,佩服佩服!小人温县常怀常子顺,见过郎君。”既然斐潜行人不是河内太守王匡派来抓捕的士兵,而自己的两个手下也都招供了,也就没有遮遮掩掩的必要了,因此常怀也就派了个人回去报信,自己和斐潜坐下聊了起来。

    常怀将斐潜的名字低声念了几遍,忽然又双手拱,有些热切的说道:“河洛斐家,斐子渊……郎君可是师从于熹平石经的蔡大家,后又游学荆襄庞德公的隐鲲斐潜斐子渊?“

    什么?

    隐鲲?

    斐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是什么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