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一八零章 姗姗来迟的刘岱

诡三国最 第一八零章 姗姗来迟的刘岱

    其实这也算是斐潜对于曹操的次试探。

    原本斐潜还有些担心自己这样的推论,曹操能不能听的进去,毕竟这是还未完全发生,只是斐潜根据后世的些了解再加上现在手头上的些信息推演出来的种未来的可能性。

    但是看起来,曹操接受意见和观念的态度,就真的与历史上的所形容差不多,是个肯听并认真听各种建议的个人。

    只不过有点比较可惜的是,斐潜发觉曹操的重点并不在蔡邕身上,而是在关东士族身上,说到底曹操对于士族的梦想依然还是存在的。

    或者说曹操对于自身在士族这条道路上的前途的关注程度远远超出了他对于蔡邕的关心程度……

    从另外个角度来说,斐潜也能理解,毕竟曹操现在不光是化了自己的钱,应该还有陈留他自己那帮子兄弟的钱,才募集了这些的兵力,如果这次讨董战役不能胜利,曹操他又将如何自处?

    曹操勉强笑了下,似乎是在安慰斐潜,也像是在安慰自己:“或许不至于如此……”

    此时营门处,张超有些踉跄的跑了出来,手还拿着爵酒,靠在营门之上,高声招呼着曹操和斐潜……

    曹操应答了声,和斐潜对视眼,便转身往营盘走去。

    回到了大帐之中,孔伷和张邈基本上都已经是喝多了,摇摇晃晃,站在大帐中间手舞足蹈,张超似乎酒量好些,但是也喝得不少,拉着曹操硬是要拼酒……

    这种情况之下,要谈什么也都没办法谈了,斐潜干脆亲自端着个酒壶,看着孔伷张邈张超三个人,哪个人的酒爵里面空了,就给他加上,统统灌倒了事……

    **************

    第二天,斐潜还在自己营地的时候,就听到外面有些喧哗,正想出去看看怎么回事,却看见黄成走了进来,说是兖州刺史的帐下先锋,派了十几个斥候先到了张邈营盘面前,要让张邈前去迎接……

    可是昨夜张邈张超明显都喝得很多,没能及时起床,也自然没办法接见这几个斥候,更谈不上前去迎接兖州刺史刘岱了。

    因此这些斥候就在张邈的营盘面前不免闹出了些动静出来。

    这些斥候真的要辱骂或是冲撞营盘,倒也没有那个胆子,但是下了马,故意捣鼓些声响出来表示不满,倒也让人抓不到什么把柄。

    斐潜嘿然,这个兖州刺史刘岱,看来也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

    正常来说,兖州刺史刘岱派些斥候来告知下倒也没有什么问题,至于陈留太守张邈要不要迎接,那张邈自己当然会考虑清楚。

    但是现在摆明车马要地太守远远的出迎,那就不单单是礼节的问题,而是就是要给张邈个下马威。

    可是如此来,恐怕效果反倒是适得其反……

    斐潜干脆不去理会,自个儿就窝在营盘当中,反正这个事情是几个大佬之前相互勾搭也好,相互掐架也罢,都没有自己指手画脚的份,还不如静待事情的发展。

    到了快要日中的时候,斐潜忽然感觉到大地有些不寻常的震动,营房的拴好的马也开始不安的踢踏嘶叫起来。

    斐潜连忙出了帐篷,往东方看去……

    只见大队人马远远的从东面的地平线上冒了出来,原本只是条黑线,但是渐渐的就看出士兵其实穿得是绛色的战袍。随着人数的不断增加,就像是忽然在大地上染上层暗红的血色,无边无际滚滚而来。

    人数旦上万,简直就是无边无际,树立的刀枪宛如密林,旗帜在风中飘荡,大地似乎在这刻都颤栗了起来,人马的脚步声就像是闷雷,轰隆隆的在耳边响过,肃穆的人潮似乎将这块土地上的切都萧杀了,只剩下铁和血的碰撞。

    风中似乎也充满了锐利的金铁之音,虽然是日中,太阳正艳,但是迎面扑来的兵刃之上的寒光,似乎已经将原本就不多的温度直接降至了冰点,让人从内心中发出了寒意。

    此时竟没有任何人敢说句话,甚至连大声些的呼吸都有些不敢。就算是再凶恶的、神经再大条的人,在面对如岳如山,宛如潮水般覆盖过来的战争机器的时候,也都会变的谨小慎微。

    军队离大营越来越近,压迫感越来越强,但是似乎依然没有人下令停止脚步,直逼迫到了张邈大营前两百米的时候,似乎才有人鸣金举旗示意全军驻停。

    大军停住之后,鸦雀无声。

    忽然在队伍的正中间宛如被人从后面切开了道小裂缝样,露出了辆马车。马车之上,人头戴高冠,巍然正坐,在马车后面立着杆绛色大旃,上书兖州刺史四字。

    兖州刺史刘岱到了!

    竟威仪如斯!

    刘岱面容冰寒,望着营门紧闭的张邈营房,言不发。此时,除了些马匹在轻轻刨地,打着响鼻之外,整只大军竟没有发出半点声音,空气宛如厚重的棉被,层层的往下压,像要把人压块般。

    众目睽睽之下,张邈的大营渐渐的开启了……

    就在此刻,忽然刘岱大军中阵骚乱,左翼的部分军马竟然没有等到刘岱的命令,直接开拨向外转,然后轰然散开,安营扎寨起来,顿时人喊马嘶闹哄哄的其乱无比。

    刘岱勃然大怒,正待要让人前去发令制止,却看到张邈大营门口处挑出了杆大旗,上书豫州刺史四字……

    张邈没出营门,倒是孔伷摇三摆的从营门里面出来了,往外站,笑呵呵的拱手,朗声说了几句话,似乎是在问候刘岱的些客气的话语……

    要是来的人是张邈,刘岱自然可以大刺刺的端坐马车上,让张邈上前来参拜,毕竟自己级别比张邈要高,但是现如今没想到张邈没有出来,反倒是来了个孔伷,这就让他没办法再端坐在马车上了,毕竟自己是刺史,孔伷同样也是州的刺史,级别样,若是再坐在马车上,个狂妄尊大的帽子少不了要扣到刘岱的头上……

    所以刘岱也只得下了马车,与孔伷拱手见礼。还没等刘岱问及孔伷关于张邈的事情,却听到右翼人马也已经在本部长官的号令之下,往外转开,寻了块地皮,叮叮当当的扎起营盘起来……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